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一章、仙临红尘

第一章、仙临红尘

        第一章、仙临红尘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赤壁赋·苏轼》

        夜,微风吹拂着雪花飘向大地,给这个燥热的城市带来一丝丝凉意。

        嗡嗡嗡……,随着手机的震动声,终于打破了客厅里父女对峙的紧张气氛。

        “我同学找我,我出去了”,抓起手机看了一眼,起身就要往外走,“大伯,三叔,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了。”

        “等等,小羽,我跟你大伯刚才过来的时候,外面就已经开始变天了,你出去多穿件衣服,别冻着了。”

        “知道啦,三叔。还是三叔最关心我了”。小羽回头对叮嘱自己的男人展颜一笑,一双淡蓝色的眼睛中满是黠光。

        “姐,我和你一起去,我也想出去玩”,没等自己走出门,一道不安分的声音就从楼梯上传了过来。

        “姚子静,你给我过来,你姐出去是有事要做,你去凑什么热闹?!”没等姚子静从楼梯上下来就被三叔给喊了过去。

        ……

        “喂,小羽,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啊?担心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喂,人呢,说话啊!”

        听着手机里的唠叨声,微笑慢慢地爬上小羽的嘴角——有个这样的朋友真好。“对不起啦我的姐姐,刚才在和老头子斗气呢。不过你能不能小点声啊,我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怎么又和你爸爸生气了,不是前不久才刚和好吗?”

        “还不是我妈妈的事儿,我妈妈想让我过去她那边,老头子偏不让。”走出庭院,踏着这条熟悉的小路,阵阵酸楚在小羽心中腾起。这条路是母亲最喜欢带自己走的路,母亲说这里静谧,给人心安,自己也依恋这种感觉许是母亲的影响吧,一点都不像父亲,总喜欢站在万众瞩目的地方,所以自己才会和他有那么多的冲突吧。

        “哎,你呀,怎么就不能把你心里的话好好地跟你爸爸说说呢,你这个脾气啊,就是太倔,太要强了……”。

        “好了,玲姐,别说我了。这么着急给我打电话有什么急事吗?聚会不是十点才开始吗?”

        “噢,忘了说正事了。你那边没什么异常吗?我这边都快要闹疯了!”

        “我这边除了有点凉之外没什么异常啊”,马上就要走出小区了,小羽环顾四周,除了几个来往的行人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突然,小羽感到鼻尖凉凉的,抬头一瞧,只见一朵朵雪花从空中簌簌落下,薄薄的,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就消失不见了。

        小羽仰着头,任由这雪花落在脸上,思绪却早已飘飞,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啊,父亲这几年的脾气变得好差,喜怒甚至于无常了,虽然从没打过自己,但总是要吵几句嘴的,自由啊,自己是多么向往。

        “小羽,小羽,你怎么了,没事吧!”玲姐的大嗓门把小羽的思绪拉了回来。

        “玲姐,我没事,就是我这边下雪了,真是奇怪,八月的天怎么会下雪呢?”

        “我想和你说的就是这事儿,你那边不会是刚下雪吧,我这边都已经下了好大一会儿了,这雪花也是真的大,就这么一会,地面就已经白了。小羽,你赶紧过来吧,大家也都快到齐了,你这个团队核心可不能迟到啊。”

        “知道啦玲姐,我这就打车过去。大家的活动,我什么时候迟到过啊。”

        “好,我的小羽最准时了,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啊。”

        “好的,玲姐拜拜”。

        话分两头,姚家客厅。

        “子静,你奶奶休息了吗?”姚家老大姚耀华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大伯,奶奶已经躺下了,不过在看书,我本来想陪奶奶聊天来着,奶奶说不用,我就下来了。”

        “嗯。子静今年已经十六了,可以参与我们大人的事儿了。接下来我们谈的事儿你就坐下来好好听着。”

        听到大伯让自己参与家事,姚子静就像接到了什么烫手山芋一样,立马从沙发上窜了起来,“大伯,可别,我还小,我还不想参与我们家的什么大事,我就想多玩几年。”

        “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给你起名字就是想让你文静点,还有玩什么玩,该有点责任感了。坐下!”姚子静看到老爹动怒,就像兔子见了鹰,瞬间蔫了。

        “老三也别生气,子静毕竟还小,再加上现在生活也安逸,玩性大点也没什么。不过,子静啊,生活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可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的两个哥哥今天没法过来,现在我们姚家年轻一辈的男孩就剩你了,你说,该不该坐下承担责任呢?”

        “一切都听大伯的。”

        “不,子静,这个家族可不是听我的,而是我们大家共同商量。今天呢是你第一次真正接触家里的核心秘密,不用太紧张。”

        姚子静还是第一次看到大伯这样对自己说话,以前的大伯说话虽然也都挺和蔼的,但那都是对小辈的态度,而像今天这样平视自己还真的是头一次,姚子静的态度也慢慢得郑重起来。

        “老二,先说今天这事儿,确实是你的不对,小羽马上就要十八岁了,也算是成年人了,有事情就好好商量,要给孩子足够的尊重,怎么能张口就吼孩子呢,你说是不是?”

        “大哥,今天这事确实是我有错在先,可是,你也看到了小羽那个态度,实在是……,唉!”

        “好了,这事你和弟妹还有小羽好好商量,我和老三还真的不好多说什么,但还是一句话,虽然小羽是女孩,但还是要尊重孩子的选择的。”

        “算了大哥,还是说正事吧,我和小羽他妈的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行,我们就说正事儿。前天,田家请人来找过我……”。

        ……

        坐在车里的小羽翻着手机,看到的消息全是关于这场怪异的雪,朋友圈有说有天大冤情的,有说世界末日要到的,等等不一而足。各种视频软件上也突然多了好多这场雪的视频,引来全国各地的人纷纷围观评论。

        “小姑娘,下雪了还往外跑,是去见男朋友吗?穿这么薄的衣服冷不冷啊?如果不是急事啊,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家吧,这鬼天气真是吓人啊,下午还是大热天,晚上就开始下大雪……”

        正胡思乱想的小羽听着前排司机温情的唠叨,不禁莞尔一笑,是啊,一个陌生人都会流露出的关心,却在那个身为父亲的人身上很少看到,有点可悲吧。“谢谢大叔的关心,我还真的有事儿,待会儿会一直待在屋里,应该冻不着。”

        “唉,你们年轻人啊,真不知道怎么想的,遇到这种怪天气不是想着往家赶,反而往外跑,真是不懂哦。我跟你说,我女儿跟你也差不多大,假期回家,除了晚上回来睡觉,白天基本见不到人,在外面疯浪啊……”

        虽然看不到司机的表情,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女儿的关爱啊,他的女儿应该很幸福吧,小羽心里如是道,再看自家老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大叔,感谢你这一路的叮嘱,现在我心情好多了,谢谢!”小羽推开车门朝前面的司机喊道,然后一个百米冲刺的速度往自己的“基地”冲去。

        说是“基地”,其实不过是一间咖啡屋而已,咖啡屋所在的这片小区的位置已经远离市区,再往外走个三四公里就已算是离开了城市,因为位置偏僻,来往车辆较少,再加上绿化搞得还不错,所以环境在这雪夜中更显得凄美。

        记得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只有一个破败的小村庄—薛家集,自己也是随着母亲郊游才发现的这里,然后结识了这里的村民。随着西南新区航空港的建成,这里才得以开发,最终划入石涯市的版图。

        推开咖啡屋的门,一股暖气扑面而来,与窗外自成两个世界。咖啡屋已经打烊,屋子的主人正在整理厨具,听到开门的风铃声,抬头一瞧,不禁喜出望外。

        “小羽,你好久没到薛姨这里来了,是不是都快忘了薛姨了?”

        说话的正是这间咖啡屋的女主人——薛梅,姚家以前的保姆,也是自己的奶妈。“小羽怎么敢忘了薛姨啊,我也就是一个多月没来而已啊,前段时间不是和玲姐去做了交流生嘛,跑得累了就在家休息了几天。我托玲姐带的礼物您喜欢吗?不喜欢我给您换一换。”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小羽买的东西最合薛姨的心意了”。薛姨放下手中的杂物,走出柜台,看着衣着单薄的小羽禁不住责怪起来,“下雪了怎么不穿棉衣服就出来啊,冷不冷,赶紧上楼去,我让小玲把她的衣服拿出来,赶紧穿上,可别冻着了。”没等话音落地,薛姨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小羽往楼上赶去。

        “薛姨,不要急,我没冻着,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雪呢,坐上了车雪才开始变大,我也没想到这雪会越下越大。司机师傅也是个挺好的人,把车内的温度调的高高的,还一个劲地劝我回家加衣服,我想着到您这也没几步路,根本冻不着。”

        “是啊,这天气真是怪,明明是农历的八月份,我们这还是南方,怎么会突然下这么大的雪。唉,真的是从战争过后,连天气都变得异常了,以前我们这啊,可是风调雨顺的,自从战争之后,一切都变了模样啊……”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薛姨忍不住长吁短叹起来,“小玲!小羽来了,赶紧把你的棉衣服拿出来让小羽穿上!”

        薛姨高分贝的声音刺的小羽耳朵微疼,恍惚又回到了大学前薛姨叫自己起床的时刻,玲姐的嗓门大也是有原因的啊。

        “妈,小羽赶紧来,妮妮、可可和慕儿她们都到了。”薛玲从门里探出头来。

        “你们年轻人玩吧,我下面还没收拾妥当呢。小羽,赶紧去穿上衣服哈,就你穿的单薄了。”薛姨拍拍小羽的肩膀,再次叮嘱。

        “好的,薛姨,您忙完了也赶紧歇息。”小羽转身抱了抱这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女人。

        “行,赶紧去吧。”

        小羽走进二楼最大的那间客房,只见四个莺莺燕燕的女生正在看电视广播,而广播的内容正是这场大雪的具体情况。

        “小羽,你先坐着,先拿抱枕暖和一下,我去给你找衣服,要棉裤吗?”

        “要,可可把温度再调高一些吧,我现在有些冷。慕儿、妮妮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啊?”小羽坐在沙发上,拿起最大的那个抱枕朝对面两个抱成一团的女生问道,可可拿起遥控器,唰唰唰几下把温度调到了三十几度,随着空调功率的加大,吹出的暖风使屋子里顿时又暖和了一些。

        “我们也是刚到的,因为气温骤降,我和慕儿半路又折了回去,穿上棉衣我们才赶过来的。”妮妮拍拍抱着自己的慕儿示意她松开箍紧自己腰的双手,苏慕从妮妮的怀中抬起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盯着妮妮看,在得到妮妮肯定的表情后才不情愿地松开双手,转头看到抱着抱枕的小羽,嘟着嘴道:“小羽,你不爱我了吗?为什么你宁愿抱着抱枕也不来抱我?”

        听着慕儿带着撒娇的颤音,小羽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身上的鸡皮疙瘩更重了。

        “打住哈,你这招对我可没用,虽然你很可爱很漂亮,但我还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小羽很是头痛,慕儿这个丫头别看平时正经的像个女神,但在私下里几个姐妹聚会的时候,简直是个女神经,对姐妹们经常动手动脚,所以看到慕儿嘟着嘴向自己撒娇,小羽赶紧回击她,免得待会儿自己被纠缠。

        “小羽,你不会真的要舍下姐妹们出国吧?”作为这个团队最稳重的老大,可可问道。听到老大发话,妮妮和慕儿也都看了过来,焦点一下子就集中到了小羽身上。

        “你们这样盯着我看我压力很大的啊,我现在也还不确定,就是我妈妈想让我过去陪她一段时间,我们现在不也正好大四了嘛,就差实习和毕业论文了,我妈妈想着我去她那里实习,正好可以陪陪她;但是我爸爸这边呢,我一开口就是不同意。”

        “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啊,要去吗?”薛玲拎着衣服走了进来,“这两套衣服你看哪件合身,这两年你发育的特别快,我的衣服你都快不能穿了”。

        小雨接过衣服就立马往身上套,修长的双腿惹得在旁边的苏慕直流口水,伸出双手就要去抓,小羽急忙拍掉她的爪子,痛的苏慕急忙扑进可可的怀抱。

        “可能会过去一段时间吧,虽然她常年不回来,但她毕竟是我妈妈”小羽换好衣服重新坐下,“等我们的演出结束了我就再和老头子提这件事,放心,如果我决定出国了我一定提前和你们说,不会抛弃姐妹们的”。

        “对了,刚才广播里怎么说这场大雪的,真的是太怪了”,小羽岔开话题。

        “还能怎么说呢,还是气候异常引起的,再加上冷暖峰交汇,气温骤降,我们临海地区有丰沛的水汽,所以才有了强降雪”玲姐无奈道,“我感觉这主持人就是在胡说,你看在小羽来之前我给小羽打电话,她那边还没开始下雪,而我们这边就已经下得很大很大了,虽然这里离市中心有点远,但下雪不可能只下这一个地方吧,而且还这么大”

        “玲姐,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听啊”,妮妮反驳道,“主持人明明说了是以西南机场为中心方圆两百多公里有大雪,而我们这边靠近机场,所以雪比较大,小羽那边离这里可是有将近四十多分钟的路程,雪当然小了。”

        “那也不对啊,既然是冷锋过境,那降雪也应该是同时的啊,怎么还有个先后顺序!?”玲姐不服输地反问。

        “我哪里知道啊……”

        “轰隆~~~”一声宛如灭世的雷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啊!!!”几女同时尖叫起来,本就在可可怀中的慕儿这下抱得更紧了,恨不得钻进可可的胸口中,薛玲和苏妮妮两个人也赶紧往一起靠拢,待几个人镇静下来,却发现小羽一个人怔怔地站在窗前,呆呆地望着窗外。

        “小羽,你……”

        “看窗外!”小羽急促道。

        几个人女孩急忙走到窗前,只见窗外的天空中银蛇密布,道道闪电交织错乱,似乎整个天空已经被这蜿蜒的闪电所占据。

        “轰隆隆——”又是一阵长长的雷声,然后天地之间归于寂静,狂风夹杂着雪花打在窗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似乎要叩开这窗户一般。

        “你们几个没事吧,吓到没有?!”薛姨焦急的声音在楼下响起,然后就是急促的爬楼梯声。

        “妈,我们没事儿,你没被吓到吧?”玲姐回答道。

        薛姨推门而进,一眼就看到了伫立在窗前的小羽,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小羽跟前,摇着小羽的肩膀问道“小羽,小羽,你怎么了,可别吓薛姨啊”。

        随着薛姨的呼唤,小羽眼中又逐渐有了光彩,发散的思绪也逐渐集中起来,“薛姨,我没事。”

        看着逐渐恢复精神的小羽,薛姨拍着自己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气,对小羽这个女娃,她比自己的亲生女儿更上心。

        安慰着薛姨,小羽的心思却并不在这里,因为就在刚在电光四溢的时候,小羽发现有个东西随着那道长长的闪电降临到了这世上,也深深地砸在了自己的心里,似乎那个东西本就属于自己。

        ps: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