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五章、温暖的世界

第五章、温暖的世界

        第五章、温暖的世界

        你认我为亲,我为你养老。

        秦慕仙走到老人身边,慢慢扶起老人上半身,才发现老人非常的瘦,几乎就是皮包骨头了,就算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能感受的出来;因为是侧着倒下去的,老人一半的身上都是泥水,灰白的头发被泥水粘成了一缕缕;眼眶深凹,深深的皱纹如刀刻一般。

        就在秦慕仙准备将老人抱起的时候,老人慢慢醒转过来。通红的双眼提醒着秦慕仙老人的悲伤,老人的眼睛有些浑浊,连续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是有人抱着自己。

        “平安,你回来了,平安,你终于回来看奶奶了”,老人哽咽着,抬起手去抚摸秦慕仙的脸。

        孙平安,就是墓碑上刻的名字,也就是老人的孙子,秦慕仙很想告诉老人自己不是她的孙子,但看着老人的脸,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奶奶,那个从小把自己带大的老人,早已不在了吧?在去世前是否念着自己的名字?

        虽然欺骗是秦慕仙准则里的禁忌,但他现在却要违背这个准则了,对老人如实相告,他于心不忍。而且,老人估计也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现在告诉老人自己不是孙平安,老人怕不是要当场一命呜呼了。

        “平安,你说话啊平安,你不认识奶奶了吗?”老人的一声声呼喊终于让秦慕仙不再纠结,他要对老人撒谎了。

        “奶奶,我回来了,对不起奶奶,孙儿回来晚了,孙儿让您受罪了”秦慕仙对着老人道,何尝不是对那个老人说的呢。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你回来了奶奶就放心了,奶奶就怕你一去不回……”老人嘟囔着,颤巍巍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摩挲秦慕仙的脸。

        听着老人的话,秦慕仙潸然泪下,是啊,自己回来了,回来了,虽然回来的晚了。

        “平安,不哭,不哭啊,咱们回家”,看到秦慕仙哭泣,老人反倒安慰起秦慕仙来。

        “好,奶奶,我不哭。咱们回家,奶奶。奶奶,路不好走,我背你回去。”秦慕仙擦擦眼泪对老人说道。

        老人体重是真的很轻很轻,估计也就八十来斤,这点重量对秦慕仙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老人趴在秦慕仙的背上,用粗糙的手抚摸着秦慕仙的头说道:“平安,你的头发都长长了,等回家了奶奶给你剪剪”,说着老人又笑了,“你小时候就喜欢留长发,每次让你去理发你都哭闹着不去,现在终于如愿了,头发这么长。”

        “好,都听奶奶的,奶奶让剪我就剪”,秦慕仙答道,说实话,秦慕仙也不知道这次沉睡头发怎么会长这么长,可能是这次沉睡的时间太长了的缘故吧,以前在那个空间自己也有沉睡,但每次醒来身边的事物都没什么变化,想不通,秦慕仙也就不再纠结了。

        墓地应该是村里的祖坟场,一座座坟墓零散的分布在山脚下,为这片山林增添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走出大约一里来地,透过树林的缝隙,几幢房子已隐隐约约可见。

        “奶奶,咱家在村里哪个地方啊,怎么走啊?”秦慕仙对背上的老人问道。

        “平安,你几天不回来就忘了家了啊?咱家不就在村北边嘛,沿着前面的小路往左走,从你喜嫂子家屋后穿过,再走几步就到咱家了啊”,似乎对孙子“平安”忘记自己家门怎么走这事有些不满,老人用手拍了拍秦慕仙的头,又顺了顺秦慕仙的头发。

        这些动作对秦慕仙来说却很温暖,在那个世界待了那么久,他从没感受到过温度,老人的动作恰似凛冬里一抹阳光照在了秦慕仙的心里。

        “奶奶别生气,我是逗您的,我是看您还记不记得,看是不是年龄大了不记事了”,秦慕仙笑着回应。

        秦慕仙努力调动着老人的情绪,一路上让老人乐呵呵的。

        可能是村边缘吧,这条小路并没有用石板或者水泥之类的修建一下,又因为气温升高积雪融化,这条小路很是泥泞,也不知道老人是怎么走过来的,能解释的就是老人很早就去了墓地,那时积雪还没融化,所以老人即使腿脚不太利索,也能蹒跚着走过去。

        路过老人所说的喜嫂子家,远远就能看到村头一座二层小楼,相比其它人家的房屋来说,这座楼房可就太新了,应该是最近两年新建的。

        “平安啊,你看前面就是咱家,咱家楼也盖起了,东西也都置办的差不多了,就差你结婚了,等你结婚了给奶奶生个大胖小子,奶奶就算是死了也没有遗憾了。”老人在秦慕仙背上,语气很是期待,这辈子最大的憧憬就是如此吧。

        “奶奶,你可别乱说哈,什么死不死的,您啊,可一定要长命百岁,我还等着你把重孙给养大呢”,秦慕仙现在对死这个字太敏感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家人可能都不在了,现在碰到这样一个“傻乎乎”的老人,他不愿再失去任何人,所以急忙劝慰老人。

        将老人放下,秦慕仙仔细打量这个地方,小楼没有院墙,只是用竹子当作篱笆简单围了一圈,院子倒是挺大的。小楼坐北朝南,山的余脉一直到小楼后面,说是小丘更为合适。院子东南侧有一棵十几米高的大树,树皮呈暗灰色,表面光滑,椭圆形的叶子,枝丫上挂着像小灯泡一样的绿色的果实。

        秦慕仙虽然是北方人,但有些树木他还是认识的,而且在那个世界里,树木的种类更要繁多。这棵树学名叫作土沉香,也就是沉香树,在自己从这个世界消失前,这种树木就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不知道现在的保护等级提升没有。这种树木也是一种珍贵的中药药材,具有温补肾阳、行气止痛、缓解疲劳、镇静安神等效用。

        看这棵树的粗细,起码得有十几二十年的树龄了,与这个新建的小楼房相得益彰,按说这种树的价值可不低,也不知道老人是怎样保护的这样好的。

        抬头看看天,太阳还老高,但估计也是下午了,那老人差不多将近一天滴水未进了,秦慕仙没在墓边发现什么贡品。

        “奶奶,你把屋门打开,进去喝口水歇歇吧”,秦慕仙搀扶着老人走到堂屋门口,压了下门把手发现门是锁着的。

        老人从兜里拿出钥匙将门打开,从屋子外面看不出什么,里面设计的倒是挺让人挺舒服的,很大的客厅,只是摆件比较少,只有一张实木沙发,一张包了浆的老桌子,几把椅子,更显得客厅宽敞。

        “奶奶,咱家的水壶在哪呢?”秦慕仙扶老人坐下后,左顾右看也没发现,实在是客厅里没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只好问老人。

        “平安啊,你别忙活了,你看你穿的是啥啊,你赶紧去洗澡换个衣服,奶奶这边不用你操心,你先把自己收拾好再说”,老人非但不要秦慕仙找水壶,反而催促秦慕仙去把自己打理干净。

        “奶奶,还是你先去收拾一下吧,看衣服上都是泥垢了,别和我争了奶奶,赶紧换身衣服,然后再把头发洗洗。”

        秦慕仙反过来督促老人道,实在是他不知道这个家的情况,连洗澡的地方在哪都不清楚,况且看老人的状况,现在根本没力气做饭之类,再说让一个老人给自己忙东忙西的,秦慕仙根本没这个习惯,也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哄着老人去洗头换衣服,秦慕仙快速了解了一下屋子的大致情况,这一层有四个房间,主卧应该就是老人的孙子的房间,一个是老人的房间,一个书房。

        因为是复式套房,楼梯被放在了屋里,浴室和楼梯在一起。秦慕仙在主卧里找到了一身衣服,但秦慕仙个子太高,一条长裤穿起来倒像是七分裤,幸好衣服的原主人胖一点,不然根本没法穿。

        穿好衣服,秦慕仙去院子里用水桶打了盆水,仔细地将手和脸洗了一遍,其实秦慕仙身上并不脏,只是泥土罢了。

        走进厨房,发现老人用的还是地锅,看情形,已经好久没生火做饭了,怪不得老人这么瘦弱。

        快速将锅碗瓢盆清洗了一遍,秦慕仙先烧了一大锅热水,将两个热水瓶灌满,又给老人额外舀出一碗水,放在旁边凉着。

        米饭已经煮上了,只需要再炒个菜就行了,秦慕仙刚才注意到院子里有个菜园,里面栽满了菜,只不过没仔细看都有什么。

        秦慕仙转身,原来老人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厨房门口静静地注视着自己,她是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孙儿了吗?

        “奶奶,你怎么站在这啊,赶紧搬把凳子坐树下歇着,正好,刚烧开的水,你端着,等凉了再喝。饭我马上就做好了,等我再炒个菜我们就吃饭”,秦慕仙扶着老人,端着水往树荫下走去。

        “好,奶奶歇着,奶奶歇着,平安啊,你几天没回来了,家里除了米面,也没什么好吃的了,等明天你再去镇上买吧,今天就先将就着。”老人接过水碗对秦慕仙说道。

        “奶奶,你种的菜啊比什么大鱼大肉都好吃,明天我再去镇上转转,您老啊,现在就先喝点水润润肠胃,待会我们就吃饭。”

        秦慕仙将老人安顿好去菜园里转了转,老人种的菜真不少,一小席韭菜,两垄辣椒,一垄西红柿,此外还有生菜、白菜、秋葵等。

        想到老人几天没好好吃饭,今天又是一天滴水未进,做什么菜对老人身体好一点呢。刚才翻冰箱的时候,冰箱里还有鸡蛋,西红柿炒番茄这个老人应该可以吃,酸酸甜甜的而且不油腻。

        其实最好的补身体的方法,是母鸡汤,奈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鸡汤秦慕仙倒是会做,而且味道还挺好,但是没有母鸡啊。看院子里是有圈舍的,但现在里面空空如也,应该是养的鸭子,只是现在鸭子出去找食儿去了,还没回来。

        另外,菜粥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食物,对老人的营养补充也是有好处的。想到就做,秦慕仙摘了几个番茄,拔了几棵生菜又钻进了厨房。

        ……

        就在秦慕仙盛好粥准备叫老人吃饭时,院子外面传来了呼喊声,“李大姐李大姐,你在家吗?我给你送点吃的!”人似乎还在远处,但声音已经传来了。

        秦慕仙不知道来人是谁,就走出厨房来看。

        院子的篱笆不高,一米五可能都不到,但所来之人更低,走到篱笆门口才看到李大姐坐在自己院子里乘凉。但看到秦慕仙站在厨房门口,这个矮小的妇人就僵在了那里,似乎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大姐,他……”

        没等这个妇人把话说完,李大姐,也就是老人—孙平安的奶奶—就把她堵住了,“张大姐,赶紧来,刚才我正想去找你呢,我给你说啊,平安回来了!”老人对站在篱笆门口的妇人招手。

        “平安啊,这就是我在路上给你说的,你喜嫂子,别愣着啊,叫人啊!”似乎知道秦慕仙不知道来人是谁,老人又转头对秦慕仙说道。

        “喜嫂子,你跟我奶奶先坐着,正好我也做好饭了,就别走了,趁热吃点再走。”

        秦慕仙也知道自己出现这里,对熟悉老人的村民来说有多么吃惊,但现在他除了占用孙平安的身份,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而且,现在的自己对老人就是一个精神支柱,如果这个支柱倒了,老人也会随之而倒吧。

        所以在进屋前,秦慕仙对怔着的喜嫂子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老人,似乎明白了秦慕仙的意思,喜嫂子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这样秦慕仙才放心地走进厨房。

        喜嫂子走到老人身边,放下手中的东西道:“李大姐,平安回来了这下高兴了吧,也该能吃下东西了吧?正好,我家小孙子今天嘴馋,吵着闹着非要吃鸡肉,我就杀了家里一只母鸡,想着你这边还没吃饭,正好给你送点。”

        喜嫂子打开带的保温盒,一股浓香扑鼻而来,里面是满满一缸子的鸡汤鸡肉。

        这世界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