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冲突

第二十五章、冲突

        第二十五章、冲突

        若非命运的庇护,你早就没了,你所有的梦想,你所有对人生远大的一些规划,都是烟消云散的,都只是一个笑话。——罗翔

        这种饥饿感并不强烈,但也足以引起秦慕仙的重视了,他怀疑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几天来他不觉得困,也没有睡意,这个倒还好。

        在那个世界没有日升月落,他每次都会探索好长一段时间才会找个地方入眠,而每次沉睡之后,身体素质只会变得越来越好。

        在那个世界探索时,渴了饮山间泉水,饿了摘些野果或者烤些野味,饭量也挺正常的。回到这个世界,他可是一顿饭都没落下,怎么会产生饥饿感呢?

        是因为食物不同吗?可是这个世界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啊,味道太足了,不像他在那个世界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找些调味的植物。

        饿了也很好解决,那就再吃。将米饭放进方才煮龙虾的鲜汤中,一锅稀饭就好了。

        呼噜噜喝完,肚子都被撑圆了饥饿感还是没下去,这样秦慕仙就大概知道怎么解决了,不过得等天亮了。

        一夜未眠。

        早餐就比较简单了,秦慕仙看老人挺喜欢吃虾的,就再煮了一只虾,而他就不再吃了,反正吃了也是饿。

        跟老人打过招呼,让老人自己去村里跟老太太们消磨时光,秦慕仙今天还是有好多事情要做的,首先就是要买大量的肉回来,证实一下他的猜测是否正确。

        不过在去镇上之前,他得上门去讨个说法,老人虽然不说,但从早上放鸭子出去时的神态,秦慕仙还是能感觉的到,老人心里的梗还是没过去的。

        老人并不是需要赔偿,而是需要一个态度,那秦慕仙就得负责找到表态的人。

        打电话喊来小江,这个家伙似乎没睡好,因为一笔横财太过兴奋了吗?

        “带路吧。”秦慕仙淡淡地道。

        “不知道人还在不在,那家伙每次搞到钱后都会在镇上胡搞一通,等只剩两三个钱了才会回村里歇几天,没钱了再出去,他家就是这样被败光的。”小江打着哈欠道。

        “我不想知道他是怎样活着的,我就想知道待会他会不会认这个错。”秦慕仙不是做情报的并不想了解那么清楚。

        “那谁知道,他这个人脾气挺怪的,有时候犯了错会乖乖认账,还会出海捞点东西补偿一下;有时候就是一头倔牛,死活不认。”小江也是说不准的。

        秦慕仙可不管他脾气倔不倔,只要知道是他偷了鸭子,那他就是打也会把他打得认错。

        村子东头跟村中是被江姓和曹姓占据了,这也是村里的两个大姓,据说当年就是这两个大户人家带着家眷来到此地才有了碣石村,其它姓氏的人都是这两户人家带来的仆人和佣人,也因此江姓和曹姓的人在村里辈分较高。

        砰砰砰!咣咣咣!敲了好久的门,里面才有人应了两声。

        “糙尼昂的,大清早的敲什么敲的!扰老子清梦信不信老子把你蛋给你挤出来!”里面的人含糊不清的嚷嚷。

        小江皱了皱眉头,这似乎不是曹家二愣子的声音。等门打开露出里面的人脸来,果然不是。这人一身酒气似乎还没醒酒,看到门外站着的秦慕仙和小江,很不耐烦地道。

        “你们找谁,没事赶紧滚蛋!耽误老子睡觉!”

        秦慕仙眉头皱了起来,看来来的不是时候,这种状态下的人能承认自己错误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在狐朋狗友面前。

        “我找志叔,曹德志,他在家吗?”小明隔着这个人朝屋里喊道,“志叔!在家没?有事找你!”

        “卧槽!别喊了,我去叫他。”眼前的汉子也逐渐清醒了,转身朝屋里走去,“老曹,赶紧出去,有人找你!”

        秦慕仙和小江走进院里,只见院里破败不堪,杂草丛生,很多物件乱七八糟的扔着,爬满了藤蔓(wan,四音),老屋屋顶还有些地方塌陷了下去。

        没一会儿,一个汉子打着哈欠顶着乱哄哄的头发走了出来,只见他身高比秦慕仙还要高上几分,而且粗胳膊粗腿,光着膀子挺着肚子,看上去很是强壮。

        “志叔,我就直说了,前几天你是不是拿了李婶两只鸭子?”小江现在是作为秦慕仙的代理人,而且他也并不怵姓曹的,他们江姓现在可比曹姓人多。

        “李婶,哪个李婶?”汉子没反应过来,揉了揉脑袋,将头发揉成了一团鸡窝。

        “西北角的李婶,孙老爷子家。”小明仰着头盯着汉子。

        “哦,那个老婆儿那啊,对,我是拿了两只,你看我这也不是办好事吗,她一个老婆儿死了孙子没精力照顾那么多鸭子,我这不是帮她消灭两只嘛,她不感谢我就算了,怎么,还去找村长向我要说法啊。”汉子不耐烦地道。

        小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不用看就能知道现在的秦慕仙有多愤怒,他于是抢先道:“志叔,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小江也有些怒了,他上大学之后对村里的情况关注就少了,这两年回村后,因为曹德志常常不在,而听到他的时候也基本上都是关于他的坏消息,所以小江对这个人了解的并不多,更多的还是他以前的印象,这个人比较愣是村里的刺头,但还是有点良心的。

        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坏了,难道连最后一点良知都没了吗?

        “没事赶紧走,我还没睡醒呢?”二愣子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志叔,你……”小江还准备理论一番,旁边的秦慕仙就已经动手了。

        只见他伸手就卡住了二愣子的脖子,微微一用力汉子就快喘不上气了,然后猛地一个掼摔,汉子就和地皮来了个亲密接触。

        砰!的一声,小江都没看清秦慕仙出手,汉子就已经躺在地上了。幸好二愣子家还都是泥土地,没用水泥硬化或者铺上砖石块,不然这一下他得少半条命!

        “咳咳!”二愣子咳了一声,呼吸终于顺畅,然后他就感到后背火辣辣的疼。他看秦慕仙温文儒雅的以为只是个书生,没想到是个狠茬子,出手这么快真狠。

        “咳咳,你个瘪犊子,敢动手!?”二愣子骨碌翻着身远离了秦慕仙,揉着脖子站了起来,“老金!他么的别睡了,赶紧起来,有人找茬!”二愣子扯着喉咙喊道。

        秦慕仙并没有趁着二愣子倒下上去补刀,他不会趁人之危,他要做的就是从正面碾压他,一点点击溃他,他既然说出了那种话,那就要承受秦慕仙的怒火,这个老人他可是真的当奶奶来对待的。

        屋里的几个人听到二愣子的喊声,特别是刚才那个开门的老金,第一时间就窜了出来,没等他了解情况,秦慕仙第二拳就打了出去。

        二愣子看秦慕仙抬起胳膊的时候就想躲,但秦慕仙的拳头太快了,一下就锤在了右侧的胸口,他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一下子撞到了赶来的老金身上。

        二愣子感觉右半边身子钻心的痛,然后他整个右胳膊都没了知觉。

        “靠!老金,还不帮忙!他么的,这孙子有点东西。”

        老金看到二愣子被打,挥着拳头就上来了。在秦慕仙眼中,老金太慢了,他往前走了一步,然后一脚踹出,正好踹在老金肚子上,老金就倒着飞了出去。

        倒地的老金双眼暴突,脸色通红,整个人弯着腰就跟虾米一样。

        秦慕仙一句话不说,而旁边的小江就被吓坏了,他小时候虽然在村里跟小伙伴们一起摸爬滚打,仗也干过不少,但像现在这样拳拳到肉的打法还真的是头一遭见,虽然秦慕仙只出了一拳一脚,可已经废了一个人了。

        从屋里又走出来三个人,一个瘦个子,另外两个却挺壮实。

        “窝草他酿的!还不赶紧帮忙!”

        两个汉子看院子里的情况见自己人被打,嗷嗷着就上来了,二愣子自己也拎着个木板上来了,现在他右边胸口还痛不可止,右手更是使不上力气。

        “平安,赶紧跑啊!他们人有点多,我去叫人!”小江有些无奈,早知道叫上小明他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了。

        秦慕仙没什么感觉,每次出手他可都是收着力的,不然——刚才那拳下去二愣子整个右肩膀的骨头都得碎掉。

        一脚踹翻一个冲过来的汉子,然后侧身躲过另一个人的拳头,秦慕仙不想真的废掉这几个人,他们可能也都是有家室的人,一家人可能都靠着这个顶梁柱吃饭,虽然他们走的路并不是正道。

        一个高鞭腿扫到二愣子脸上,这次他可没再起来。

        转身,那个瘦猴拿着棍子使劲挥来,想敲自己的闷棍。秦慕仙伸手挡住了,这一棍力气可不小,秦慕仙眼睛阴鸷了下来,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人。

        这次出手他可不再留情了,一个鞭腿扫到了瘦猴腰上,他就像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如果秦慕仙不在最后时刻收力,这一下绝对能把瘦猴的腰给打断。

        “啊~~~!我的腰!我的腰!断了!断了!救命!赶紧120!啊~,我的腰!”瘦猴在这边哀嚎,剩下两个人可不敢动手了。

        他们人没碰到一下,而自己这边已经倒下三个人了,一个昏过去了,一个在地上弓着腰倒吸凉气,一个在那鬼哭狼嚎,似乎受伤很重,他们两个看了一眼,就举手投降了,这不但是个狠茬子,而且还特别能打。

        他们虽然是混混流氓,但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可不想受伤,于是开口道:“别打了,别打了,赶紧救人吧!”实在是瘦猴的声音跟杀猪一样,让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

        凡事顺其自然,很多时候,你越刻意,越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