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仙女 (儿童节快乐)

第六十七章、仙女 (儿童节快乐)

        第六十七章、仙女

        很少人会真的去爱别人,人们只是想借着给出一点爱而获得爱,那是一种垂钓。——张方宇《单独中的洞见》

        那汉子一直把秦慕仙送出村外,出了村子,走到小山坡,凡凡小姑娘终于不再做哑巴了。

        “叔叔,这个村子里的人好怪啊,而且他们看起来好可怕”,小姑娘紧紧抱着秦慕仙,将头都埋进了秦慕仙的胸前。

        孩子是很敏感的,他们有时候能轻易读懂成人间微妙的情绪。秦慕仙问道:“凡凡为什么感觉他们可怕啊?他们哪里可怕了,给叔叔说说。”

        小姑娘在秦慕仙怀中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他们对我们不友好。”

        秦慕仙笑着安慰她,“哈哈,那一定是凡凡感觉错了,就像凡凡害怕陌生人一样,他们也胆小,也怕陌生人。”秦慕仙不愿意给小姑娘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但他也不会让小姑娘再冒险进来,“不过凡凡以后还是不要来了,他们不喜欢陌生人的。”

        “哦,我也不喜欢他们”,小姑娘笑道,出了曹家村,小姑娘又开心起来。

        那边曹铁牛回去之后就去跟曹村长汇报了。

        “他有什么异常吗?”

        曹铁牛摇摇头,“没有,估计就是个无意走进来的游客,就在村里一些地方拍了几张照片,其它地方都没去。”

        “行吧,让他们最近都把自家看严实点,别出什么幺蛾子。”

        “放心吧村长,咱们这旮旯地方半年进不来一个外人,你是不是太担心了。”

        曹村长瞪了他一眼,“别给我打哈哈,我交代的事儿赶紧去办!”

        “得嘞!”不过铁牛出去又退了回来,“村长,他刚才碰到了那瘫痪的孙女,没事吧?”

        “什么时候的事?”曹村长问。

        “就刚才临走的时候。”

        “他们有说话没有?”

        “没有,那表字一看到他就跑了。”

        “行了,你去给他们通知一声,这事你不用管了。”曹村长摆手让铁牛赶紧离开,不过他也有了戒备之心,下次再有外人进村得做好十足的准备。

        路上秦慕仙将刚才的事情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他觉得那姑娘似乎不是在害怕他,害怕的是跟在他身后的曹铁牛。至于姑娘为什么会害怕同村的曹铁牛,秦慕仙估计曹铁牛应该是对她家做过什么不友好的事。

        越回想秦慕仙越觉得那个姑娘漂亮,而且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这让秦慕仙不得不怀疑古书中写的狐狸精到底存不存在,不然那姑娘为什么那么勾人?

        而秦慕仙的占有欲也在隐隐作祟,这种欲望不是来自生理方面,而是对美好东西的欣赏,进而想要拥有,就跟孩子看到玩具想要一样,他现在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

        如果秦慕仙给人的感觉是仙的话,那那个姑娘给人的感觉就是仙女下凡,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

        秦慕仙压下那些杂念,将凡凡小姑娘送回家,他也要返回了。离开的时候,凡凡的妈妈还没回来,而凡凡的爷爷奶奶很热情,邀请他有空了再来玩,而且送给了他一大推礼物,红薯装了一担子,另一个单子里装了中午他喝过的酒和他们家酿的红薯醋,秦慕仙中午的时候觉得好吃开口要了一点。

        “您二老真的太客气了”,秦慕仙推辞,“这肉就不要了,真的没地方放了,而且海边各种鱼类,肉不缺的,你们收回去吧,收回去。”

        全老爷子还往他担子里硬塞,“嗨,你们海边晒制的鱼类跟俺们这的湖鱼还是有点差别的,拿回去尝尝鲜嘛,还有这腊肉,回去炒个菜很下饭的!”

        秦慕仙只能苦笑着接受,他来的时候拿的东西还没有回去的时候拿的多。“那我谢谢二老,这样吧,凡凡上学的时候不是要在学校吃一顿午饭嘛,以后你们就不用给凡凡做盒饭了,中午放学了直接让她去我那吃饭吧,反正我家就我跟我奶奶两个人。”

        凡凡的奶奶摆手拒绝,“那不中,那不中,太麻烦你了,给她做好盒饭,学校老师只需要加热一下就行了。”

        “大娘别拒绝了,哪有什么麻烦的,不过就是加了双筷子。我真的挺喜欢凡凡的,那让凡凡来说”,秦慕仙看向小姑娘,“凡凡以后中午放学了去叔叔家吃饭好不好?”

        小姑娘笑嘻嘻地回答:“好!”

        秦慕仙扭头看向两个老人,“看,凡凡都答应了。”

        两个老人都是很朴素的人,就道谢:“那中,那谢谢平安了,不过你可别惯着她,你们做什么她吃什么就行。”

        “好嘞,放心吧婶子,不会让小姑娘受委屈的。”

        秦慕仙弯腰摸摸凡凡小姑娘的头发,“那凡凡,叔叔走了,跟叔叔说再见吧。”

        “再见叔叔”,小姑娘挥手。

        秦慕仙挑着担子在夕阳下往家走去,走着走着他就哼了起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啦啦啦啦啦啦~”

        这可是他童年的夏天啊,03年他家里才买了一部彩色的大头电视,而且尺寸比较小,然后《新白蛇娘子传奇》、《西游记》就是他记忆中的常客,那个跟自己争电视的小姑娘如今也白发苍苍了。时光啊,你慢点走,让我多点时间在记忆中停留。

        哼着记忆中的歌曲,秦慕仙沿着山路踏着暮色而归,其实他可以通过仙界中转直接到达村里的,但那样多没意思啊,路就这么长,人生就这么短,何必太匆忙呢?

        路过他们村的田间地头,天马上就要黑了,里面竟然还有人在忙活,他们看到秦慕仙,其中一个汉子对秦慕仙喊道:“平安,进山了啊?看来找到不少好东西啊?”

        秦慕仙仔细辨别了一下,应该是见过的,他记得好像也是姓李的,就是他没记的名字,“叔还忙着呢,这天都黑了还不回家吃饭?没进山,去别村了,担子里是人家送的东西。”

        老奶跟村里的李姓之人已经没有亲戚了,不知道这个汉子为什么突然跟自己搭话。

        “哦,哦,把最后一点收完就回去了”,然后那汉子指了指旁边的稻田,“平安,你家的稻子不收了吗?再不收就要烂地里了。”

        秦慕仙一头雾水,他不知道老人还种着自家的地,而且老奶也没跟他提起过这事,他以为地就像别人家那样被老人租出去了。

        秦慕仙挠挠头,“收,怎么不收,这不是这几天有其它事给忙昏了头吗?明天我就来收,谢谢叔提醒啊。”

        然后他重新跳起担子,秦慕仙没有随身带烟,也就没去客气,“叔,天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老奶还在家等着呢。你们也赶紧忙完回去吧。”

        “好嘞,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婶子等着急了。”

        等秦慕仙离得远了,那汉子的媳妇才出声问他:“他就不是孙平安,而且咱们家平时跟莲婶子家走得不近,你搭理他干啥?再说了,你看你好心提醒他,他连过来说个客套话递根烟都没有,你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呢?”

        那汉子瞪了自家媳妇一眼,“你懂啥,我这叫混个脸熟,真的是妇道人家看得短!你知道江明跟村长他儿子那一百万怎么来的吗?”

        “怎么来的?不是他们卖虾卖的吗?”

        “是卖虾不假,不过这虾可不是他们两个逮到的,而是孙平安抓的。你看自从他来了咱们村,霸占了孙平安的身份,村长他儿子有空就往他那跑,就跟个狗腿子一样,今儿个下午我还碰到小江从他那出来!”

        “你不知道以前的孙平安是个啥样吗?老老实实的,跟着别人屁股后面混。你说他要是没点本事,小江会跟着他混?而且你看莲婶子最近这段时间家里添了多少物件,脸上多了多少油光,还不能说明问题?”

        他媳妇回想了一下点头,“确实是哈。”

        “而且我还听说,这个孙平安出手特别阔绰,他给咱们小学直接捐了五十万。”

        “五十万?这么多?够去咱们市里付个首付钱了”,那妇女惊呼。

        “不错,所以说啊,我趁着他来咱们村里时间不太长赶紧混个脸熟,以后只要他手缝里露点东西给咱,咱就能比别人家过的强。对了,从明个起,你多去莲婶子家转转,能帮忙的就帮忙,不能帮忙就陪着婶子唠唠嗑,不过可千万别乱说话啊。”

        “这样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啊?”,妇女有点不满自家汉子的安排。

        “你管它刻意不刻意啊,咱又不图他太多,只求跟着喝口汤就行了。”

        “行吧。”

        “赶紧收拾完赶紧回去弄口饭吃,日他酿嘞,兔崽子工作了也不知道给他爹打个电话,亏他爹我在这累死累活地给他攒房子钱!”汉子抱怨道。

        “行了,你当儿子工作不累啊。”

        “他累?他能有他老子在地里挥汗如雨累?!”

        后面就是夫妻之间日常的拌嘴。

        其实秦慕仙听到了那妇女的话,但他没多听就加快速度离开了,他大致能猜出他们要说的话,这都是人之常情。

        不过他现在想的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他现在心里充斥着另一股情绪,一股邪念:他要得到白天见到的那个姑娘。而这股邪念一起,他怎么都压不下去,不是源自生理欲望,而是跟收集癖一样,看到了一张古老的邮票,一定要让它进入自己的收藏室。

        这股邪念挠的他心里痒痒,恨不得立刻付诸实施。他需要赶紧回去,赶紧返回仙界把这股邪念给祛除掉,他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这是对别人的侮辱和亵渎啊。

        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所以了解,那种被温柔以待的感觉。——《夏目友人帐》

        ps:各位大朋友、小朋友儿童节快乐啊!年龄已经不允许我过儿童节了,但是脸皮可以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