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礼物

第六十八章、礼物

        第六十八章、礼物

        人之所以言之凿凿,是因为知道的太少。——富朗索瓦·基佐

        老人正在院里的躺椅上发呆,秦慕仙问她晚饭吃的什么,她就去厨屋把饭给秦慕仙端了出来,秦慕仙也没拒绝,这是老人的一番好意,他不能伤了她的心。

        狼吞虎咽之后,秦慕仙陪着老人聊了一会儿天老人才进屋休息。秦慕仙等她睡熟了,精神意识一转才返回仙界。

        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秦慕仙在仙界有的是时间去清楚杂念,但这股邪念越是压制它就越清晰。堵不如疏,秦慕仙决定得再抽个时间去见见那个姑娘,这样一想他反而放开了,然后脑海中再浮现那个姑娘的身影也不再是强烈的占有欲了。

        看来有的时候心态真的是需要转换的,换个角度看到的风景是完全不一样的。

        比如现在秦慕仙想到的就是那个姑娘虽然看见他跟曹铁牛走在一起是比较害怕的,但在她跑回家的时候似乎有过回头,只是动作较小,当时秦慕仙没注意。

        现在他将事情整个在脑海中回放一遍,他还注意到,那个姑娘逃走的时候有目光落在了凡凡小姑娘身上,似乎是担心,这样秦慕仙就越发决定要去将那个村子探个究竟。

        多想无益,秦慕仙放出精神意识将仙界打量了一遍,仙界似乎有了些许变化,天似乎比以前亮了许多。意识到达那片迷雾的时候还是无法渗透进去,秦慕仙也没太过深入探查,还是老样子,他的精神意识进入后不久他就感到疲惫了。

        在仙界美美地睡了一觉秦慕仙才返回地球。

        现在家里做饭喝茶用的水都是经过秦慕仙稀释过后的仙水,比例是一比一千,他还是害怕出事的,所以动作不敢过大,除了家里的菜园,他现在还没在动物身上实验。

        想了想他决定让自己的妹妹也饮用这种水,他妹妹秦玉梅今年已经八十四岁了,年龄已经很大很大了,虽然现在的医学技术发达,兔子的平均寿龄已经达到80岁左右了,但谁能保证老人的身体不会出现什么小毛病呢?

        秦慕仙现在还不知道蕴含仙界物质的水具体有什么功效,但从他自己身上就可以得出一点,就是那物质绝对是好东西,对人体有奇妙的作用。

        秦慕仙现在就剩妹妹一个亲人了,他会想尽办法延长自己妹妹的寿命,不然这个世界熟悉的人就太少了。

        天刚蒙蒙亮,老奶就醒了,这两天她喝过仙水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秦慕仙简单做了个早饭,早上吃面条他还是不太习惯,于是就煎了几个鸡蛋饼,熬了咸菜粥,再剥一个老人腌制的流油的咸鸭蛋,早饭吃得很简单也很满足。

        昨天秦慕仙忘了问田地的事儿,吃饭的空档他问了老人一下:“奶奶,咱是不是还种着地呢?我看别人都在收稻子,咱家的稻子是不是也该收了?”

        老人却迷惑了,“咱家没种地啊?”

        “啊?”秦慕仙有点怀疑了,难道是昨天那个汉子对自己撒谎?可是不应该啊。

        “奶奶,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记错了?”

        老人饭也停下了,皱着眉头,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奶奶也记不清了。”

        秦慕仙觉得老人可能是因为孙平安去世的事,选择将这部分记忆忘掉了,于是他就不再让老人回想,待会老人真的记起来,那乐子可就大了。

        “好了奶奶,别想了,赶紧吃饭,吃完饭了我去问问就行了。”

        给自己妹妹送水的事暂时放在一遍,他这边还没给小江打电话,小明跟小江就登门了。

        “莲奶奶,吃饭了吗?”、“李婶。”

        “小明啊,刚吃过,你们俩吃饭了吗?”

        “吃过了,吃过来的。”

        “婶子,你不知道平安的脾气啊,他可不想给我们俩做饭吃。”

        “不是我不给你们俩做饭吃,而是就我一个人做却有好多张嘴吃,太没意思了”,秦慕仙接过话来。

        “嘿嘿,那我们不是也给你打下手了吗?”小江搓搓手道。

        “你们找平安有事吧?那我出去了,你们年轻人慢慢聊”,老人现在是真的清闲下来了,就差给秦慕仙找个媳妇了。

        “那奶奶你出门慢点,别磕着绊着了”,秦慕仙叮嘱她。

        “婶子你慢点,我看老张家的门开着呢,你去她家看看吧。”小江口中的老张就是喜嫂子,他的辈分高这样叫也没问题。

        “对了,小江,我正好有事要问你呢。”椅子是自助的,小明搬了两把出来。

        “你说。”

        “我们家是不是还种着地?你婶子忘记了,但是昨天你婶子本家有个人却给我说家里的稻子该收了。”

        “有啊,地还不少,有两亩多”,小江想了想道,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那你家的稻子收了吗?我昨天从咱们村的田地里过,发现还没收的稻子不多了。”秦慕仙平静地问道。

        但小江和小明感觉秦慕仙话里有点不怀好意,小江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连忙解释:“我家的是收过了,但不是哥们不提醒你啊,你前段时间不是不在家嘛,这两天你又在家不知道忙啥,前天见你那一面又是各种事情我也没想起来。”

        小明在一旁很老实地道:“平安哥,我家的也是昨天才收完,所以今天就来给你帮忙了。”

        “对对对,你看我们来不就是给你帮忙的吗?”小江顺坡往下滑。

        “行了,我不是怪你们,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事”,秦慕仙挥挥手,“知道你们不是为这事来的,说吧,什么事儿?”

        小明有些不好意思,道:“平安哥,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吗?就是……就是搞钱的事。”

        “哦,这个啊”,秦慕仙想起来了,在他度过危机去见自己的妹妹之前,小明跟他说过这事,“怎么会不记得,上次多亏了你们帮我照顾老奶。”

        小明摆手说这不是什么大事。

        “怎么,又发现好东西了?”秦慕仙问道。

        “除了上次我发现的那个地方,前几天我又发现了一个地方,因为没有带潜水装备,所以没看太清,不过我觉得可能是黄花鱼。”

        “黄花鱼?!”小江一惊,“大的还是小的?是一个族群吗?……”小江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小明一一回答:“我觉得应该是大黄花,我当时碰到的那条不小,应该是一个族群,不过当时它们下潜的有些深,具体有多少我没看清。”

        “唉,你看清了又能怎么样?当时不捕捞它们,它们就游走了,黄花鱼很少长时间待在同一个地方,它们是洄游性鱼类”,小江有些遗憾。

        小明却笑了,“小江叔,这次你就错了,我当时碰到鱼群的时候也很激动,我当时虽然有渔网但撒了几次网都没收获,后面我又用鱼竿掉也没钓上来,所以昨天我就再次潜水去看了一下。小江叔,你们猜怎么样?”小明卖了个关子。

        “它们没跑?”小江希冀道。

        “对,没跑!”小明说起来还是有些兴奋,“它们似乎就是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不知道那个地方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我没潜那么深,只是从上面可以模糊地看到鱼群是不走的,就在那附近游荡。”

        “这事你不早说,你不是缺钱吗,怎么这么耐得住性子?”小江对钱没有太大的欲望,他好奇小明怎么能忍得住的。

        小明挠挠头嘿嘿一笑:“这不是等平安哥回来吗?上次平安哥带着我们发财,这次怎么能少的了他。”

        小江拍拍小明的肩头没说话,秦慕仙说道:“那我谢谢小明,不过今天我还有些事,地里的稻子也要收,等明天吧,明天我们早点出发。”

        “你还有什么事啊?我们两个给你帮忙,赶紧下地去收稻子啊!”小江不明白秦慕仙要忙什么就问道。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这样吧,你跟小明先去准备东西直接去我家地头儿,我待会就到。”秦慕仙想了想道,现在时间还早,他可以去给妹妹送完东西再动手收稻子。

        “行,那你快点,中午太阳太毒,趁现在还凉快早点干完得了。”小江带着小明去准备东西。

        秦慕仙给自己妹妹打了个电话,确认她在家,而且家里没外人在,秦慕仙就瞬移了过去。

        这次没有误差,他精确地来到了自己妹妹院子里,而秦玉梅也在院子里等他,看他出现,秦玉梅开口:“哥。”

        “嗯,上屋里吧,这次来给你带了点东西。”秦慕仙上去扶着她,她的腿是有些毛病的,拄着个拐杖。

        进了屋里,发现二儿媳妇在,龚静正在打扫屋子,估计是秦慕仙打电话过来就开始打扫了,“小祖,欢迎来做客。”

        “谢谢”,秦慕仙让自己妹妹做到沙发上问道:“家里有盛水的容器吗?要大一点的。”

        儿媳妇龚静说道:“有的,不过也不太大。”她从厨房里拿出一个纯净水水桶。

        秦慕仙摇头,“这个太小了,有没有大点的?”

        “哥,你要做什么啊?”秦玉梅问道。

        对这个妹妹,秦慕仙现在是只有心疼,“给你一些改善体质的水,没有大的水桶话,就多准备几个这种桶吧,家里还有没有?”

        “有,家里还有两个。”

        龚静和秦玉梅就看着秦慕仙从她们眼前消失再出现,一连三次,每次秦慕仙拿着水桶消失再出现,空空的水桶都会被装满水。

        “这些水喝了对身体有好处,不过具体功效我还不清楚”,秦慕仙给自己的说道,然后又对儿媳妇龚静说道:“以后做饭,烧茶都换成这种水,别看少,你要进行稀释才行,按照一比十的比例就行,尽量别用纯净的这种水。”

        秦慕仙再三叮嘱,不过喝纯净的仙水也没问题,反正都是自己的家人。

        “哥,再坐会儿吧”,看秦慕仙要离开,妹妹秦玉梅挽留。

        秦慕仙宠溺地摸摸她的头,打趣道:“我可不是像你这种老年人啊,你看我这么年轻怎么能坐得住?”

        秦玉梅开怀大笑,“是嘞,哥哥这么年轻,精力一定很旺盛,那我就不留你了。”

        秦慕仙和她们拥抱分别,然后从她们眼前消失。

        当我们最大为谦卑的时候,正是我们最近于伟大的时候。——泰戈尔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