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科幻小说 - 高武:我能登陆一万年后在线阅读 - 第44章 我儿林琅,有惊鸿之姿

第44章 我儿林琅,有惊鸿之姿

        热搜榜上,林琅的词条居高不下,各种媒体口诛笔伐,林琅已被冠上“全民公敌”的称号。

        “初赛第一天,来自龙城天性凉薄,道德败坏,无耻下流,十恶不赦,没有怜悯之心的冷血怪物林琅,正要面临来自正义的审判!他必倒在第初赛第一环节!”

        “初赛第二天,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环境破坏者,人类的耻辱龙城林琅,他虽然取得了五次胜场,但卑劣和冷血的恶魔,终究会被命运审判!他不可能取得十连胜的场次,无法离开初赛圈!”

        “今天,卑鄙无耻的窃贼林琅侥幸又拿到了十次胜场,他晋级了复赛,这个狡诈而且卑劣的家伙,他终将在复赛迎来对他的正义制裁!就和他的五十二个同学一样,灰溜溜的滚回龙城!”

        酒店里的林琅看着自己的热搜,不由暗暗感叹,自己的热度还真是高,这帮媒体是真的是闲的放屁了。

        不过,林琅并不担心,很快的随着复赛到来,进入决赛圈后,桑海一中这个大黑马会震动所有人的眼球,再加上传统武道学校的高手不断陨落,就没多少人会注意到自己了。

        初赛晋级复赛需要达成七连胜或者,十胜场。

        复赛晋级决赛需要达成七连胜且十胜场,而且七连胜的场次不计入十连胜。

        今天,初赛已经结束了。

        五十三个人的一中一班被淘汰46个,晋级复赛的有七个!

        这个数量已经非常厉害了。

        预选赛晋级是千选一,不管是一千选一,还是九千选一,都是千选一。

        初赛晋级是万选一。

        复赛晋级是十万选一。

        决赛圈晋级是百万选一。

        七个同学晋级复赛,而要想杀入决赛圈,林琅预测,三个人比较有希望。

        武德课代表李太玄,生活委员黄天霸,班长姜小乙这三人还没有用全力。

        如果不出意外,这三个人杀出复赛,挺入决赛的几率就很大!

        至于自己。

        初赛完全没有给到林琅任何压力可言,林琅也没有表现的一拳一个小朋友,而是陆陆续续上台,捡了十个软柿子捏,拿到十次胜场就下台了。

        可,软柿子和好运气到此为止。

        复赛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多的软柿子可以捏了。

        复赛需要七连胜而且十次胜场,也就是说打满要打十七场!

        所以也就有了一句话,初赛或许有幸运儿,复赛绝对没有幸运这回事。

        复赛打的就是一个实力!

        其实能走到初赛,很多同学都已经心满意足了。

        只要能进入初赛,最起码万选一,进入个一本大学是绝对不在话下的。

        要是能进入复赛,十万选一,你只要晋级,名牌大学不在话下,甚至说一些垃一点的常青藤学院也会收你。

        但你要是能进入决赛圈,那直接和常青藤学院对接。

        如果是惊鸿榜前一百,那就不是大学挑你了,是你在挑大学,联邦十大常青藤学院,只要你想,随便加入!学费什么的直接免掉,甚至学院给你发钱,奖学金各种福利直接拉满!

        像是林琅这种喜欢白嫖的底层少年,免费还给钱是对林琅极具诱惑力的一个选项。

        林琅感受着床垫的柔软度,看着电视上的重播着今天初赛的精彩画面。

        解说们给这些有些名气的选手都起了很有趣的外号,像是北方巨熊,深水砂壁,一剑红尘,不哭死神,天南一帅等等!

        屏幕上两个初赛的高级选手正在过招,其中一个手持一把长剑,另外一个手持长枪。

        解说不断的道,“天南一帅不愧是被选中进入决赛圈的准·种子选手,大家可以看到,他这一剑非常刁钻,直接切入对方的命门!”

        “这位灰尘滚滚的枪客也很厉害,他居然舍弃了长枪,一招魁星踢斗,朝着天南一帅的脸踢了过去!”

        “天南一帅退了!”

        “哎呀!糟了,糟了!”

        “天南一帅离开了他的杀伤范围,而长枪的范围又大过剑,完了!天南一帅被灰尘滚滚一枪撂倒!”

        “唉,事实证明耍帅是提升不了任何战斗力的!”

        “有些时候,武者不应该把脸看的太重要,如果天南扛着挨脸上一踢的结局,那他一剑就可以结果了灰尘滚滚,可惜了!”

        “恭喜灰尘滚滚,晋级复赛!”

        “接下来是我们的全民公敌林琅同学的初赛最后一场战斗!可以看出虽然全民公敌在媒体面前很浪很嚣张,但是他真的打起来还是很保守的。”

        “全民公敌被打到了角落里,看模样,全民公敌林琅是要撑不住了,全民公敌林琅是时候还债了!他已经陷入了理论上的死角,他已经没有退路了!给他封面一拳!终结这场比赛吧!”

        “靠!你怎么能打偏啊!这么近的距离,你居然打偏了!”

        “全民公敌林琅,侥幸获胜,他真是个运气好的混蛋!找了十个最软的软柿子捏,希望复赛他能被打爆吧,接下来看不哭死神的名场面……”

        叮!

        林琅收到了一条短信。

        武欢欢:听说你住的旅店很豪华啊!

        林琅:还行,一般般,就是历史悠久了一点,大概几百年吧!

        武欢欢:那是不是也有那种小卡片?

        林琅:什么小卡片,你别胡说,我这人洁身自好的很!

        武欢欢:真要是洁身自好,你给我拍一拍你的房间啊!

        林琅:别闹,天色很晚了,赶紧睡吧!

        武欢欢:心里有鬼,我都能给你拍我的房间,你就不能拍你的?

        林琅无语回道,是你主动给我拍你的房间,我又没说一定给你拍我的房间,多喝岩浆,早点睡吧!

        武欢欢发了一串表情后下线了。

        林琅转着手机,打算进入梦境特训一下,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是爸妈的电话,看来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晋级的消息了。

        之前林琅打给过父母报喜,但是很可惜都没打通。

        林琅急忙接了电话,“爸妈,是你们吗?你们跑哪去了!我这几天打电话都找不到你们!我找老师,老师说你们在我前脚离开龙城,你们后脚也离开龙城了!你们去哪里了啊!”

        电话那边传来父亲的声音,“去哪儿了?当然是出去避难了!臭小子你大嘴一咧,拼命的拉仇恨,你爹我这样的孤儿出身的能不怕吗?我当然带着你妈赶紧离开龙城四处避难了!”

        “你也是的,你干嘛这么高调啊,你低调点能死吗?”

        “你这么高调,你妈和我都很难办!”

        电话里传来母亲的声音,“孩儿他爸,快把辣椒和孜然拿过来!烤肉快熟了!啤酒快点拿来,好舒服啊!嗨皮起来!”

        林琅听得有点错乱感,你们不是出去逃难吗?怎么感觉他俩这是去旅游了?

        林父又道,“儿子,你不用担心我和你妈,我们现在日子虽然困难了一点,颠沛流离了一点,但,嗝——还能过得下去,你努力考试啊,不用担心你爹和你妈,我们俩啊,警惕着呢,想堵我林朝阳,门都没有!”

        林母一边道,“给谁打电话呢?”

        林父道,“儿子啊!”

        林母对着电话道,“小林啊,我们在电视上看你,你表现真不错,真应了你爹那句,我儿林琅,有惊鸿之姿!你可得加油啊!”

        “对,吸溜——真辣啊!”林父道,“儿子,你可真给我长脸,真不愧是我林朝阳的儿子,我儿林琅,有惊鸿之姿,真是不错啊!”

        林琅听到了老爹吸溜的声音,林琅不确定老爹夸的是自己不错还是烤肉不错。

        但是林琅可以确定一点,父母过得肯定比自己现在过得要好得多。

        林琅只能道,“爹,妈,你们外边小心点啊!”

        林父道,“安心啦,为父当年从起点孤儿院一路杀出来,环境可比这个恶劣多了!区区几个垃圾,就想砸咱家玻璃,想屁吃呢!”

        “想找到你爹我,那是做梦!”

        “你好好考试,不用担心我俩了!嗝……虽然为父现在过得比较苦,但都是为了你么!”

        “就这样了,省得有人又查到电话信号,来找我们的麻烦,挂了!”

        电话挂断了。

        林琅陷入了沉思,如果吃着烤串喝着酒旅着游也叫吃苦。

        那我这算什么?

        自己的诞生是不是一个意外,影响到了他俩的二人世界。

        现在自己高考了,如老话所说,当孩子高考,你和父母一辈子百分之九十的共处时间就完结了。

        然后,父母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还有自己这个理工男老爹,似乎有着顶级雇佣兵一样的防迫害经验,这该是一个工程师该有的警觉吗?

        这特么说他是雇佣兵出身都不为过!

        可老爹他不是个雇佣兵出身啊!

        他出身只是个孤儿,出身于一个不起眼的孤儿院,除了平常喜欢搞一些小发明,还读过很多小说外,也没有什么太出众的地方。

        可偏偏,他似乎提前预感到了他和老妈会有危险。

        所以,自己前脚离开,他俩后脚跑路!这个效率,让作为儿子的林琅,深表钦佩!

        林琅甚至怀疑,他俩该不会是他俩背着自己很久之前就制定了旅游路线,等着自己一高考,他俩解放了,就立刻出去浪?

        罢了,不想了,父母安全,老师抗揍,我就只管打就完事儿了!

        林琅思罢,进入了梦境,开始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