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40章 苏筱柒到京市

第 140章 苏筱柒到京市

        “我吃个地瓜,还抢了我的地瓜。”大姐上前又要拉扯苏筱柒。

        “喂,下铺的。能不能别吵了。”

        “下铺的女同志抢了地瓜,赔给她吧。”

        上面不悦的声音传来。

        “不赔。”

        苏筱柒更不高兴。

        地瓜片黏在下铺的被单上,一块显眼的印迹在那里。

        看的她难受。

        苏筱柒慢悠悠的玩自己的头发,“这位大姐,你别去找你前男人了。”

        “他结婚了。”

        大姐哭出了新高度,“我知道那个负心汉结婚了。”

        “可孩子的抚养费不能少,结婚以后的钱不能少。不然,我去他单位闹给他看看。”

        哭着哭着……

        大姐指着苏筱柒,“你赔我地瓜。”

        “都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恶狠狠的眼神落在了苏筱柒身上,双眼直勾勾的看向苏筱柒的脸。

        “你赔我地瓜……。”

        苏筱柒本想睡觉的,遇到这么个有大病的人心里疯了。

        “我说你别去找你前男人,是让你别去丢人。”

        “你儿子是谁的种,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谁头上戴一顶绿帽子还不跑。”

        苏筱柒本来想给她留点面子,这会是来个竹筒倒豆子。

        “你前男人倒了八辈子血霉,遇到你这么个颠倒黑白的泼妇。”苏筱柒直接坐了起来,“你儿子长得多像隔壁的老王。”

        胖女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吃惊的指着苏筱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怎么知道的……。

        还有,那个负心汉怎么知道的?

        “他,他怎么知道的?”

        苏筱柒翻了个白眼,学着大姐那扭捏的样子。“他兴冲冲的回家,看到了新婚床上躺着两块白肉晃眼。”

        “一气之下走了。”

        对面的男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苏筱柒。

        只淡淡的一眼,收回了目光落在了书上。

        耳朵却在听着苏筱柒说话。

        上铺的人探头一脸吃瓜像,“乖乖,还得是解放前玩的花。”

        “要是现在……”

        有个妇女接了一句,“挂破鞋。”

        胖大姐呜呜哭的很伤心,“孩子就是他的。”

        “你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

        苏筱柒闭上了眼睛,懒得跟她多费口舌。

        “再把地瓜放在我铺上,我敲断你的爪子。”

        胖大姐到底是怕了。

        她不是怕苏筱柒凶,是怕她怎么什么都知道。想到了这里,爬上了中铺,闭上眼睛又开始哭了。

        自从苏筱柒凶了后。

        上铺的人老实了许多。

        大黑猫一直窝在苏筱柒脚底,一双琥珀的眼睛总是盯着对面的男人看。

        深夜。

        对面的男人似乎陷入了梦魇中……

        看不见的黑气……

        飘了进来。

        苏筱柒睁开了眼睛,随手掐诀打了出去。

        “滚……。”

        一声厉喝。

        黑气退了出去。

        接下来的两天,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最后一站是京市。

        胖大姐提早一站下车,下来的时候似乎有话说,到底没敢说出来就匆匆下车了。

        苏筱柒整理好自己的东西。

        把大黑揣到布袋里。

        “别乱跑。”

        大黑很乖巧的磨了磨苏筱柒的手心。

        对面的男子将自己的包拿出来,顿了顿看向苏筱柒道:

        “谢谢你。”

        “不客气。”苏筱柒并没有多问。

        男子本来只是想确认,没想到苏筱柒承认了。

        “你去京市哪里?”

        “军区医院。”苏筱柒只知道战北珩被送去医院。

        对方点了点头。

        到底没有说话。

        出了车站,苏筱柒头疼了。

        京市挺大,可这会交通也不方便。

        要转好几趟公交车。

        她正在找公交车站的时候,一辆吉普车停在了他面前。

        坐在副驾的是方才的男子。

        “送你一程?”

        苏筱柒想了想,拉开了车门。

        “多谢了。”

        她上了车,“你有话不妨直说。”

        男子苦涩的笑了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小吴,先送这位女同志到军区医院。”

        “我每天都会梦魇。”

        “梦里,有无数亡灵……。”他低下头,“我是上过战场的人。”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梦到的是那些战友。”

        男子红了眼睛,声音有点哽咽。

        开车的小吴也红了眼睛。

        “这一个多月梦到他们似乎很痛苦……。”

        在火车上……。

        他记得那个晚上也是梦魇了。

        后面他睡得很香……。

        再后来的两个晚上,都没事。

        “你记得你梦到的战友名字吗?还有生日?”

        “知道。”男子说了几个名字,甚至还说了其中一个的生辰八字。

        一旁的小吴紧紧抿着嘴唇。

        “可以了。”

        苏筱柒闭上了眼睛,手指头掐算着……。

        “他们的魂魄因为执念留在了当地,原本是没事的,只是被一股邪恶力量给困住了。”

        “那股力量想要将他们练成阴兵。”

        不知道为什么……

        男子觉得苏筱柒说的是对的。

        小吴从后视镜里看了苏筱柒一眼,当中那个有生辰八字的人是他的父亲。

        他父亲死了以后。

        他母亲改嫁……。

        是霍北杉找到他,将他带回了京市。

        “苏同志,要怎么办?”

        苏筱柒皱紧了眉头,若是能前往当地是最好不过。

        可她……。

        见苏筱柒不说话。

        霍北杉就知道有点为难了,在这个紧张的局势下,确实强人所难。

        “这样吧。”

        苏筱柒顿了顿,叮嘱:

        “你们最好在半个月之内去当地,拿着我给你的这张符。到了晚上,我就能感应到,到时候我施法让他们进入轮回中……。”

        “好。我明天就出发。”

        霍北杉一口答应了下来。

        接过苏筱柒给的符。

        郑重的开口:

        “多谢了。”

        小吴:……?

        一个敢说……

        一个敢信……

        在这关键时期,见了一次面的人,凭借几句话搞定了。

        不怕给对方捅一刀吗?

        小吴有点疑惑。

        霍北杉是为了战友走钢丝……

        这女同志图个啥啊……?

        许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苏筱柒弯了弯眼眉。

        “我男人也是军人,我也算半个军人。”

        她可是如假包换的军事顾问。

        小吴:……?

        不像半个军人,倒像半个神棍。

        霍北杉就猜到苏筱柒是军人家属,刚好车子到了医院门口。

        他下了车。

        朝着苏筱柒伸手,“霍北杉,应该比你父亲还要大几岁。”

        苏筱柒伸手,“苏筱柒。”

        她这才发现霍北杉差不多有五十岁。

        “你放心吧。这半个月里,那些战士的魂魄不会被练成阴兵。过了半个月,就很难说了……。”

        “多谢。”

        苏筱柒转身进了医院。

        待霍北杉上车后。

        小吴才开口:

        “叔叔,你真敢信?”

        “有什么不敢,苏同志更相信我。”霍北杉有点疑惑,“总觉得她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小吴:……?

        这不是搭讪的话术吗?

        人走了……

        再说有用吗?

        苏筱柒进了医院,匆匆来到护士站问了战北珩所在的病房。

        好不容易才查到。

        军区医院的墙上写着标语,都是白色的石灰墙。

        苏筱柒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最后面的病房门口。

        里面有个年轻的姑娘握着战北珩的手,“北珩哥,你可要早点好起来。”

        “我等你好起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