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灵异小说 - 利剑行动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狗急跳墙

第十四章 狗急跳墙

深秋的阳光温暖而柔和,干爽适宜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蔚蓝色的天空宛如一池清澈见底的湖水,更是令人心旷神怡。此时此刻,偌大的院子里安静的出奇,偶尔会从参天大树上传来喜鹊的喳喳声。辛苦一夜的干警们,趁着中午空当,各自回到宿舍抓紧时间休整。
朱清回到办公室后,刚想眯瞪一会儿,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号码,这才想起自己一夜未归,心中顿时漾起一股深深的歉意。
朱清与夫人上官惠生活了三十多年,夫妻之间情深义重,恩爱如初。目前,上官惠已退休闲赋在家,不省心的女儿刚刚离异不久,暂时搬回家住,她的心思最近都关注在女儿身上。
“老朱,你没事吧?不回来也没来个电话,手机也不通,是不是局里有任务?你吃过饭没?”听筒里传来上官惠温柔体贴的声音。
“是阿惠啊,我挺好,刚刚吃过饭。你猜对了,昨晚是有任务,忙得焦头烂额也没顾上和你联系。莉娅……她怎么样了?”朱清挠了挠头,笑嘻嘻地说道。
“放心吧,我俩都挺好,记着晚上早点回家。我不耽误你了,好好休息会吧!”上官惠轻声细语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朱清握着手上的话筒,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既有对家庭的愧疚,也有对国家、对人民的责任。在正义与邪恶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但那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路。
“小钱,一点半叫醒我,下午我要去县委开会。”朱清放下话筒,冲着外屋大声地喊道。
“知道了局长,您好好休息吧!”随即传来钱晖那一嘴的娘娘腔。
哈欠连天的朱清,这才起身打开靠在墙角处的折叠床,从衣柜里抱出被褥,和衣躺在上面。一会儿功夫,震耳欲聋的鼾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杨光和魏然同在三楼办公。回到办公室后,他躺在长沙发上本想小憩一会儿,可脑海里皆是魏然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饭前他与钱晖在厕所门口偶遇,会是巧合吗?他去厕所单纯是为了方便?如果不是他在里面又做了些什么?翻来覆去的杨光,决定利用午休时间,前往查看一番。
杨光的办公室在走廊的西头,紧邻指挥中心,魏然的办公室则在东头,紧挨会议室,卫生间刚好位于两者之间。此时,安静的走廊里空荡荡,杨光轻轻地推开男厕所的房门。
厕所内空无一人,洗手池上方的水龙头没有拧紧,晶莹剔透的水珠,正吧嗒吧嗒地滴落在瓷盆中,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杨光站在洗手池前,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反复琢磨着,如果隐藏着东西,会把它放在哪里?
沉思片刻,他慢慢地蹲下身子,先从洗手池下方开始查起,但是瞧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杨光失望地站起身,直接走进最里面的坐便间。
坐便间里,除了马桶根本没有别的物件。杨光轻轻地打开水箱盖,眯缝着眼睛仔细的检查起来。只见里面装有大半箱水,清澈见底,除了压水连杆并没异常。然而,就在他欲将水箱盖重新扣上之际,忽然发现它的背面,粘贴着一个透明的小塑料袋,里面竟然装着一张手机芯片。
杨光心中一阵暗喜,由此推断,魏然很可能还有一部手机,每次都以上厕所作掩护,取卡向外部透露消息。俗话说“捉贼要见脏”,此刻时机并不成熟,他决定暂不打草惊蛇,原封不动地把盖子扣了上去。
杨光刚刚走出卫生间,廊道东头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他没有回头,径直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但凭着灵敏的听觉,早就猜出那人是谁。
回到办公室,杨光重新躺在沙发上,脑海中不停地回放着卫生间里的画面,深感忧虑。如果真的是魏然所为,那他下一步又会做些什么呢?针对目前出现的新情况,深谋远虑的杨光,正缜密地调整着他原来的布局。
“局长,局长到点了,我已通知聂青在楼下等您。”钱晖走进里屋,附在朱清的耳边,轻声地催促道。
“嗯,时间过得这么快啊?马上下楼。”朱清缓慢地从折叠床上下来,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意犹未尽地回答道。
“是的,您太劳累了,可要注意身体啊!”钱晖说完,拿起桌子上的公文包,紧跟在朱清的身后,来到了电梯间,抢前一步按下了电梯的下行键。
“局长,用我陪您去吗?”钱晖站在旁边轻声地问道。
“不用,你在家负责接听电话。我已把手机关闭,省的有人说情,有急事可以拨打小聂的手机。”朱清望着眼前入警刚满三个月的钱晖,语气严肃地叮嘱道。
“好的。中午叫您下楼吃饭时,在厕所外听到里面有说话声,误以为您在里边,就驻步等了一会儿,未曾想魏副局长从里面走出来,见我站在门口,他神色慌张地质问我几句,而后您就从那边过来了。”钱晖趁着等候电梯时间,把饭前的事再次叙述了一遍。
朱清闻听后,微微地怔了怔神,接过钱晖递过来的公文包,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知道了,好好看家。”
“是,您放心去吧!”钱晖回完话,望着两鬓斑白的朱清进了电梯,这才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
朱清出了办公大楼,司机聂青已在车里等候多时,待朱清上了车,他立即启动了引擎,一脚油门踏下,汽车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快地向前驶去,车后却抛出一股刺鼻的尾气。
公安局离县委大院也就十分钟路程,穿过两条马路即到。汽车刚出大院不久,正遇红灯,聂青耐心地排在一辆面包车后。
突然,一辆失控的大货车从后面撞了上来。
“砰砰!”瞬间悲剧发生了,帕萨特被夹在两车之间,撞得面目全非,后备箱已深深地陷了进去,整个车身已严重变形,周围的路人见此情景,吓得目瞪口呆。
此刻,肇事车司机迅速地跳下车,上了一辆摩托车,呼啸而去。事故现场立刻嘈杂起来,路过的人们蜂拥跑来救人,有人报了警,有人叫了救护车,路口的交警也赶来了……
当救护车赶到时,朱清与聂青已被大家救出车厢,直挺挺地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此刻,满脸是血的聂青已经清醒过来,他大声地叫喊着:“局长!局长……”
一旁的朱清毫无反应,安静躺在那里,嘴角处正咕咚咕咚地向外涌动着鲜血。
聂青几次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右腿已经不听使唤。医生警告他,右腿已经骨折,不要乱动,之所以伤势较轻,都是安全带救了你的命。聂青听罢,泪水与鲜血融合在一起,止不住地滚落下来,瞬间浸透了他身上藏青色的警装。片刻,两人被抬进了救护车,随着车上响起的警报声,他俩被送往了县医院抢救。
这时,事故现场赶来好多警车,杨光、刘涛及交警大队的人正在做现场分析。根据大货车制动系统正常,路面却没有刹车痕迹,且肇事者第一时间逃逸等等现象,最终结论是一场有预谋的蓄意谋杀。
悲痛欲绝的杨光,随即命令刘涛率人朝逃逸方向追捕凶犯,并通知各路口的执勤交警锁定两个骑摩托车的人,一有消息立刻向指挥中心报告。一切安排利落后,他这才掏出手机通知县委值班室,朱清同志在赴县委开会途中遭人暗算……
挂断电话后,怒火冲天的杨光心里明白,这一切肯定是屠龙的保护伞一手制造的。这帮穷凶极恶的黑势力,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胆大妄为,若不一网打尽,海风将永无安宁之日。
一阵秋风袭来,他背过身子,抹去眼角噙着的泪水,忽然发现忙碌的警员中,魏然正木讷地瞧着地上的两滩血迹,眼角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