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灵异小说 - 利剑行动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扑朔迷离

第十七章 扑朔迷离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余晖,斜照在办公楼前的银杏树上。树冠上的枯叶,在萧瑟的秋风中颤巍巍地摆动,发出了一阵哗啦啦的响声,随即零星地往下飘落。高大挺拔的树干,被斜阳拉长的影子,刚好落在楼前一排排干警们的身上。
各乡镇派出所的干警早已奉命到达,全体集结在楼前。丁伟正站在队伍前面,神情庄重地下达完各所驻防地点与抓捕对象后,又郑重其事的补充道:“同志们!打黑除恶、维护社会治安是我们应尽的职责与义务。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不管嫌疑人背后的保护伞是谁,我们都要依法办案,尽职尽责,严密布控,加强巡逻与警戒,把海风围成铁桶一般,为城内的抓捕争取时间。
如果谁胆敢徇私舞弊放跑了嫌疑人,必将受到法律的审判与人民的唾弃。俗话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希望同志们认清形势,坚决履行一个警察应尽的职责与使命。
另外,告诉大家一个沉痛的消息,朱清局长下午两点前往县委开会途中,被胆大妄为的不法之徒,预谋设伏撞成了重伤。现在医院抢救,凶手现场逃逸,刘涛队长正在率人追捕。
从这方面上看,海风的黑势力,居然向公安局局长发出挑战,充分说明他们嚣张跋扈到穷凶极恶的地步。望同志们疾恶如仇,为了朱局,为了正义,一定要打赢这场仗!
丁伟的话音未落,干警们早就情激奋震,不少人直嚷着要为朱局报仇,怒发冲冠地嗷嗷叫了起来。丁伟感觉战前动员已见效果,立刻挥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后命令各所立即奔赴自己的布防地点。
此时,警局大院井然有序地忙碌起来。一组租队伍上了警车,一辆辆警车呼啸而出。丁伟望着逐渐空旷的大院,心中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朱清平时爱兵如子,与大家情深义重,深得爱戴。他的遭遇让警局上上下下心痛不已,现在也不知他怎么样了?是否脱离生命危险?派兵遣将后,丁伟的心里空空荡荡,屠龙的影子像幽灵一样,在他的脑海中时隐时现。
“丁队长,今晚大约有多少干警参战?报个数给我,好让食堂给他们准备晚餐。”魏然不知何时已来到丁伟的面前,顺着他忧伤的目光望去,狡黠地说道。
“是魏局,各乡镇派出所的非值班干警都抽调来了,大约新增200人左右吧!”丁伟闻听有人和自己说话,迅速转过身,神色黯然地回答道。
魏然闻听心头一颤,暗暗佩服杨光的工作能力。竟然把各乡镇的警力都拉到了海风,看来屠龙的气数已尽,万金油一伙的孤注一掷,势必会引来大火烧身。
“好的,你们一线同志辛苦了!我这就去安排伙食,切实做好后勤保障工作。”魏然似笑非笑地说完,快步朝着餐厅走去。
丁伟瞧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心存感激地点了点头,自己也迈开脚步,上楼找杨光汇报工作。
大厅里一片沉寂,偶尔会有留守的后勤人员进进出出。丁伟顺着楼梯刚刚爬到三楼,就听到指挥中心传来一阵嘈杂声,他明白这里是警局的中心枢纽,每一拨执勤警力都与它保持着直接联系。
杨光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隐隐约约传出一阵私语声。丁伟止住脚步,抬手敲响了房门。
“啪啪!”
“请进!”屋里随即传出杨光嘶哑的声音。
丁伟推开房门,只见朱清的秘书钱晖,垂手站在杨政委的办公桌前,脸颊上流露出一副惊慌的表情,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低头不语。
“杨政委,各所的派遣布防任务已完成,我把屠龙、阿彪及鬼三等人的头像也分发给了他们,下一步工作需要我做什么?请指示。另外,顺便打听一下,朱局脱离生命危险没有?”丁伟瞧着杨光乌云密布的脸颊,小心翼翼地说道。
“丁伟,你来的正好,刚才梁军来电话称,朱局正在实施手术,如果顺利三个小时后应该下手术台。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来出理,具体情况由小钱向你介绍。检察院的同志正在会议室等我研究成立专案组的事。如果你发现了警情,务必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杨光说完,拿起桌上的笔记本,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丁伟听罢一头雾水,局长秘书能有啥事?这岂不是浪费时间嘛!自己还等着请缨抓捕屠龙等要犯。但政委有交代,只好耐着性子对钱晖轻声地说道:“钱秘书,具体啥情况?说来听听?”
“丁副队长,是这样。下午朱局走后,我遵照他的意思,哪里也没去,一直坐在办公室听电话。后来,我趴在桌上不知不觉睡着了,等醒来之后,发现旁边的电话记录本不见了,那可是局长非常在意的一个记录本。
我翻遍了整个办公室,也没有找到,想必是被人偷走了。吓得我赶紧去找张主任汇报,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没动静。打他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待下楼找他才知道局长出事了。我不敢耽搁时间,这才向杨政委如实做了汇报,他还没来得及答复我,这不你就来了。”钱晖边说边哽咽地掉下了眼泪。
丁伟听完介绍后,疑惑不解地沉思起来。一个电话记录本有那么重要吗?但朱局恰恰非常在意?这说明里面记录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线索,谁敢趁小钱睡着偷走了记录本?这说明此人和钱晖非常熟悉,不用敲门就可以自由出入他的办公室。
那此人又会是谁呢?难道是办公室主任张峰?张峰不在办公室,他又会去了哪里?想到这里,丁伟抬起头,盯着钱晖那双泪眼婆娑的眼睛,低声地问道:“钱秘书,张峰平时进你办公室有敲门的习惯没?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间?”
“张主任是我的顶头上司,进门从来不敲门。平时房门都是敞开的,唯有这次我特别困,刻意带上休息一会。最后一次见他是朱局走后,我刚回到办公室,他就过来问局长临走时,有什么交代没?声称自己睡过了头,没赶上陪局长去开会。”钱晖怔了怔神,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是说局长很重视电话记录本?留你在家专门负责接听与记录电话内容?”丁伟听完钱晖的回答后,警觉的再次询问道。
“是的,今天上午我接了好多领导电话,基本上都是为昨晚被捕官员讲情的,局长看了记录很重视。”钱晖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怯生生地回答道。
丁伟听罢茅塞顿开,歌厅拉闸断电,朱局险些遇害,电话记录本丢失,现在玩失踪,难道张峰就是大家一直寻找的警局内鬼?
“喂喂!张师傅,我是刑警队的丁伟,请问下午您看到张峰主任出大门没?”丁伟走到办公桌前,快速拨通传达室里的电话,急促地问道。
“是小丁啊!张峰是在朱局出事之后离开的大院。他还和我打过招呼,说去现场看望朱局,现在也没见回来。你们刑警队在局里待着干吗?还不去抓坏蛋……”听筒里传来张师傅哽咽的埋怨声。
丁伟那有心思听他唠叨,匆忙挂断了电话。对着钱晖急切地说道:“钱秘书,你再拨打一遍张峰的手机,看看是否开机?”
钱晖听罢,这才意识到张峰失踪的严重性。打开免提功能,哆里哆嗦地按下电话机上的数字键。片刻,里面传出语音告知,“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打”。
得到进一步验证后,丁伟基本上断定张峰就是隐藏在警局里的内鬼。顿时百感交集,表情凝重地说道:“钱秘书,你先回办公室看好其他文件,如果有张峰的消息,立刻通知我。”
钱晖闻听连连点头,随后与丁伟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来到走廊,丁伟快步跑到会议室门前,一把推开房门,鲁莽地闯了进去。
此刻,杨光正在讲话,见丁伟没有敲门就闯了进来,知道他一定是发现紧急情况。便起身向在座的专案组成员打了招呼,跟着丁伟走出了会议室。
窗外的夜色已经拉开了帷幕,廊道顶上的LED节能灯,把丁伟的脸颊照的一片煞白。还没等杨光开口,丁伟激动地把刚才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他做了汇报。
杨光听罢,眉头紧锁,刚要下达应对指示,指挥中心主任张磊,慌慌张张地从廊道那头跑了过来,一脸震惊地说道:“杨政委!刘涛刚才来电汇报,垃圾场附近一间废弃的厂房里,发现局办主任张峰与歌厅保安鬼三的尸体。”
“啊?”杨光与丁伟闻听,顿时目瞪口呆。一个下午时间,接二连三发生了这么多意外,相互之间绝不是独立事件,必然存在联系。那么这里面又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阴谋?是杀人灭口?还是丢卒保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