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灵异小说 - 利剑行动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步步紧逼

第二十八章 步步紧逼

公安局招待所门前,停放着一辆后厨买菜的面包车,几个年轻厨师正有说有笑的从车上卸下一筐筐蔬菜。忽然,有人手一滑,把整筐的西红柿斜摔到了地上,一个个圆溜溜的小红球儿立刻滚向四面八方,大家见状连忙躬身去捡。
这时,一辆丰田越野车开了过来,车轮压过几个西红柿后,缓缓地停在面包车的旁边。随即从车上跳下两个人,相互打过招呼,刚要转身离去,忽然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王副局长,一大清早儿,您这是去哪了?”
“噢,是杨政委,应魏副局长邀请,去海风最有名的馄饨摊吃早点去了。你这么早过来有事吗?”王副局长转过身,瞧着杨光手里刚刚捡起来的西红柿,满怀疑惑地说道。
“您是市局领导,不辞辛劳来海风督察办案,我理应过来陪您吃顿早餐,当然也是顺道接上您一起去县委开会。但没想到热情好客的魏副局长已捷足先登!”杨光边说边瞟了一眼魏然。
“杨政委,是我打乱您的计划,不好意思啊!我和王副局长很熟,白天他工作忙,只能趁早晨空档小聚一下,您千万别见怪。”对于杨光的突然出现,魏然先是一惊,而后故作镇静的咧了咧嘴,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王局的车不错,高大威猛,看来还是市局有钱啊!”眼窝深邃的杨光,并没有理会魏然的话茬,扭头瞅着身旁的越野车,答非所问地说道。
“是的,还是市局装备精良。杨政委、王副局长你们先聊着,我回局里上班去了。”魏然见杨光双眼直往车里面看,心里噗通噗通一阵狂跳,生怕后备箱里的屠龙发出声响,不敢再多啰嗦,急匆匆地向两位领导做了告别。
王副局长闻听此言也没再多说,冲他挥了挥手,转身对着杨光说道:“老杨,这么早赶过来,一定不是为了陪我吃顿早餐,是不是案情有了新的进展?”
“到底是市局领导,啥事也瞒不过你的眼睛。是这样,拂晓前我们在恒富花园别墅,抓捕到谋害朱清的主犯阿彪。屠龙因故提前离开一步,侥幸漏网,目前去向不明。”杨光深呼了一口气,无比惋惜地说道。
“太好了!朱清一案社会影响太坏,他的落网不仅大快人心,而且也是对猖獗的黑势力最有利的一次回击……”王运成听罢,脸上露出异样的神采,仿佛这次行动是他亲自指挥的一样,背着手派头十足地说道。
杨光不动声色地点着头,心中却暗暗猜测着魏然为什么急于见王副局长?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海风最有名的馄饨摊是指哪一家?魏然为何要开走别人的汽车?难道车里面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是,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秘密?
“老杨,你在发什么呆呀?县委会几点开始?”王运成见杨光自顾盯着手中的西红柿出神,敷衍了自己的讲话,立马变了脸色,不耐烦地瞧了一眼手表,冷冰冰地说道。
“对,还有开会这码事,差点忘记了。您看我这两天都忙忙得晕头转向,抱歉啊!我们现在就走。”杨光把西红柿递给旁边的一个厨师,边打圆场边向自己的司机小张,招了招手。
此时,正值上班高峰,嘈杂的人群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逐渐汇集成一条庞大的人流,各自匆忙地奔向自己的工作单位。
杨光陪同王副局长上车后,知道自己刚才脑子走了神,惹得他心里不痛快,便没话找话的与他闲聊起来。一会功夫,王副局长又找回市局领导的感觉,怒气随即消散,嘴角不经意地漾起一抹唯我独尊的笑容。
当汽车行驶到朱清的车祸现场时,杨光特意抬手指给他看。王副局长闻听立刻降下车窗玻璃,瞧着路中间新换的一段护栏,不由自主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此刻,人民医院龚主任的办公室门口,人头攒动,却鸦雀无声。围观的医生与护士惊愕地睁大眼睛,看着龚主任正耷拉着脑袋,手握着签字笔,在两名警察的羁押下,哆里哆嗦的在传唤通知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昔日那股作威作福的劲头,一扫而光。
“龚韶华,有关工作上的事,你还有向他人交代的没?”一直站在旁边的梁军,默默地观察着龚韶华的表情,等他放下笔,故意地提醒道。
“各位同仁,请转告白院长,我被警察带走了,快想办法捞我!拜托……”平时目中无人的龚主任,现在却哭丧着脸,屈膝弓背对着大家恳求道。
龚韶华心里非常清楚,警察不会捕风捉影办事,一定是发现了昨天窝藏屠龙的事情。如果以窝藏罪立案,势必还会牵扯出其他方面的经济问题。现在只有让白院长尽快请出背后的“靠山“才能化险为夷。
“龚韶华,你老实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走吧,到了警局再说。”两名威严的警察,连推带搡把他带出办公室,直奔门外红灯闪烁的警车。
“活该,整天跟哈巴狗似的围着领导转,不出事才怪呢!”
“报应,他可没少糟蹋医院里的女护士!”
“这个王八蛋,不仅贪污受贿,还与自己小舅子合伙开公司,高价承包了医院的物业……”
“好!这才叫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住院部门口,围观了许多不明真相的员工与病人家属。面色苍白的龚韶华,在人们指指点点地叫骂声中,灰溜溜地登上了警车。
住院部对面的一扇窗户前,曹阳正低头瞧着垂头丧气的龚主任被干警带走,心里略微痛快了许多。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屠龙早就落入法网。
“老曹,医院这边责任重大,你可不能掉以轻心,朱局与阿彪的安全,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我先回局里给她录口供。”这时,两名干警带着一个脖子缠满纱布的女人走了过来,紧随其后的丁伟停下脚步,附在他的耳边低声地嘱咐道。
“是,您放心,我会提高警惕,全力以赴。”曹阳扭过头,瞅着丁副队长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丁伟笑着点了点头,刚要离去,旁边的电梯门突然打开,白晓棠与上官慧还有朱莉娅从里面走了出来。
“上官阿姨、白院长你们来了!”曹阳绝没想到他们会一起过来,愣了愣神,马上冲着他们打起招呼。
“这,这是咋回事?”白晓棠见电梯间里站满了警察,其中一个女人身穿带血的睡衣,脖子上缠满了白纱布,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表情紧张地问道。
“噢,今天早上暗害朱局的凶手阿彪落网了,这位是人质,只受了一点皮肉伤,不碍事。”站在一旁的丁伟,盯着白晓棠一脸惊讶的表情,随口补充道。
“阿彪?这个王八蛋!他人在哪儿?”听到暗害爸爸的凶手被抓,年轻气盛的朱莉娅怒目圆睁,愤慨地说道。
“阿彪现在手术室,因拒捕被打断左手腕,值班医生正在实施手术。”丁伟回话期间已悄然让开了路,待他们通过后,丁伟与干警们随即踏进了电梯。
上官慧闻听凶手已经落网,顿时激动地喘不过气来。朱莉娅赶紧搀住她的胳膊,缓慢地来到手术室门前的排椅上坐了下来。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走廊里的寂静。一直保持沉默的白晓棠,犹犹豫豫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扭过身子按下了接听键。
“好,知道了。”白晓棠短暂地接完电话,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这才转过身,摆出一副抱歉的样子,冲着大家说道:“有人找,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此时,脸色苍白的上官慧,双目紧闭,斜靠在朱莉娅的肩头,平复着刚才过于激动的心情。曹阳目光炯炯地望着白晓棠慌里慌张的背影,心中暗自猜测着是谁给他来的电话?电话内容又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