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灵异小说 - 利剑行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龙争虎斗

第二十九章 龙争虎斗

5号审讯室里灯光黯淡,烟雾缭绕,审讯工作已进入僵持阶段。一个肥头大耳的秃顶男人,坐在审讯桌前沉默不语,自顾埋头吸着香烟,嘴角上的烟头忽明忽暗,不时地映红那张焦虑不安的脸庞。屠龙是否已在恒富花园被捕?他的靠山万金油会不会出手相救?自己是坦白交代还是缄口莫言?如果招供会不会遭到打击报复?此刻,他的心里面反复盘算着其中的利害关系,艰难地做着抉择。
“马文杰,你不要再报任何幻想,国家政策与全国各地的打黑除恶行动都与你讲过了,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屠龙时代已经翻篇,他背后的保护伞迟早也会大白天下,谁也不能违背历史潮流,早交代要比晚交代的好。相信三号审讯室里的徐坤鹏,比你更懂明哲保身的含义。只有重大立功表现,法官对你的犯罪事实量刑时,才会给予宽大处理。相反,对于那些心存侥幸、知情不报、顽固不化者则会处以重刑。”刘涛端坐在审讯桌后面,双眼紧盯着他脸颊上的表情,旁敲侧击地说道。
马文杰听罢,身子像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一样,逐渐瘫软下来。他深叹了一口气,随手把烟蒂丢在地上,慢慢地抬起头。耀眼的聚光灯瞬间照射在他的脸上,刘涛清楚的看到,他的脑门上已渗出一片密密匝匝的汗珠。
“我,我交代。上次丢失的那辆肇事车,是冯悦故意安排下面人,把货车开到孔家庙加油站附近,人离开但不摘下车钥匙。具体交给了谁,我真的不知道。”马文杰耷拉着眼皮,避重就轻地说道。
“马文杰,不要耍滑头,这些情况我们早已掌握,还是说说其他的吧!”刘涛没等他说完,立刻趁热打铁地追问道。
“还有,瑞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屠龙,据说另外几名股东很有背景,他们是谁我不清楚,不过徐坤鹏一定知道,每年的分红他那里都有本私帐。”马文杰眨着狡黠的小眼睛,慢吞吞地回答道。
“瑞风公司存在哪些违法乱纪现象?你参入其中的有几件?”他的话音刚落,刘涛的嗓音突然提高了八度,紧接着质问道。
“让我,让我想想。经营的事情冯悦负责,财务上的事情徐坤鹏负责,我主要负责公司的扩张与并购。就是玩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游戏,利用屠龙的势力,对一些小公司实行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最终达到兼并或低价收购,形成规模后垄断与操纵市场价格……”马文杰紧张地抹了一把脸颊上的汗水,悻悻地说道。
“今年八月二十八日,孔家庙附近的汽车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是你干的吧?”刘涛猛地站起身,剑眉星目地指着马文杰的鼻子说道。
“不!不!不是我,是吴三贵与李破天干的!”情急之下,马文杰后仰着身子,像似躲避刘涛挥来的利剑一样,下意识地回答道。
“好一个马文杰,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那就接着聊聊他俩是怎么回事?”刘涛听罢,立刻走向前,顺着他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咄咄逼人地追问道。
此时,马文杰楞柯柯地张大嘴巴,像吃了黄连的哑巴。面对猝不及防的追问,让他极力隐藏着的秘密,一不小心暴露了踪迹。瞬间,他的心理防线崩溃,整个审讯室里除了噼里啪啦的键盘记录声,就是刘涛踱步所发出来的脚步声,他每向前迈出一步,仿佛都踩在马文杰的心尖上一样,令他疼如剜心,胆战心惊。
“吴三贵与李破天是瑞风公司的打手,就是与我一起玩牌的那两个人。扩张兼并别人的公司,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苦差事,经常会与人家发生冲突,屠龙得知后亲自安排他们过来,协助我搞定那些不听话的公司。
物博公司的袁总是位转业军人,每次约谈均不欢而散。他非但不接受公司的兼并重组,还囔囔着要去司法机关告发我们,因此得罪了屠龙。随即命他俩找机会办了袁总,经过多天观察,他们选择了汽车肇事方案。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我绝不会参入,当然也没那个胆量。”马文杰见刘涛已觉察出自己件牵扯到的人命案,索性坦然面对,坐直了腰语气平和地回答道。
刘涛听罢喜忧参半,喜的是没想到夜查瑞风公司,竟然歪打正着,抓捕到正在巨资赌博的公司高管。审讯工作刚开始,就获取了一起杀人案的重大线索。忧的是想挖出屠龙这棵根深叶茂的大树,必须尽快切断它身边纵横交错的根系,看来抓捕瑞风公司法人冯悦已刻不容缓。
“马文杰,恒富花园是咋回事?冯悦的家住在哪里?吴三贵与李破天还有哪些违法犯罪行为?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既然你已经向悔悟迈出了第一步,希望能更彻底地坦白自己与其他人的违法犯罪事实,弃暗投明,争取宽大处理。”刘涛瞧着他那张彷徨的面孔,抽出一支香烟,边说边递给了他。
“恒富花园其实就是一个高级俱乐部,专供有头有脸的大领导消遣寻乐的娱乐场所。我和徐坤鹏从来都没去过,它具体接待哪些人,只有冯悦和屠龙知道……”心绪平静下来的马文杰,见大势已去,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便竹筒倒豆子,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如实地讲述了一遍。
这可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刘涛越听感觉压力越重。屠龙的触角涉及到方方面面,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很难让他们认罪伏法。嫌疑人冯悦是重要的证人之一,必须立刻向专案组汇报并申请逮捕令。
县委办公楼四层的会议室里,各大常委正各怀心思地坐在圆桌前,侧耳倾听着杨光的发言。市局的王运成紧挨着县委书记王刚而坐。
“各位领导,自朱清局长出事以后,警局的工作暂时由我负责,下面我简明扼要地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案情的最新进展。”杨光是第一次参加县常委会,内心略有紧张,他拘谨地站起身,瞧了一眼对面的王刚,清了清嗓子,声音洪亮地说道。
常委们闻听反应不大,稀稀拉拉地响起片刻掌声,不知是怀疑他的工作能力还是不愿陷于党政两派的角逐之中。杨光则毫不在意,继续接着讲道:“针对嚣张跋扈的黑势力,我们抽调了全县警力,对海风形成了一个铁桶式的围困,确保嫌疑人屠龙插翅难飞。
这个期间,案情发生了好多变化,内鬼张峰盗走局里一个重要的电话记录薄,交给屠龙的爪牙阿彪后,惨遭杀人灭口。屠龙借密室隐藏漏网后,曾流窜到万达商场,接着被同伙转移到县医院的病房,晚上又乘一辆出租车仓皇逃离,他之所以能屡屡从警察的眼皮底下逃走,皆因处处得到幕后保护伞的庇护。
今天凌晨,我们对伤害朱清的肇事车单位进行了突袭,从中获悉屠龙躲藏在恒富花园别墅,随即展开了行动。待赶到现场时,狡猾的屠龙随同姘头冯悦前脚刚走,其爪牙阿彪因劫持人质拒捕,被干警击伤落网,人质安全脱险。
利剑行动的专案组已经成立,审讯工作今天上午正式启动。针对近期治安恶化情况,我局在征得县党委同意后,如实地向市局做了汇报。市局领导非常重视,委派王运成副局长前来督察办案。在此,请允许我向他表示感谢。汇报完毕,谢谢!”杨光一口气说完,规规矩矩地向在座领导行了一个军礼,悄然落座。
“我提一点建议,围城方案的实施,不仅干扰了市民的正常生活,而且还直接影响到明天开发区的招商引资项目,一旦让投资商感觉到当地的治安状况不好,势必会取消投资意向,这样一来海风的损失不可估量,准备半年的招商会必定付诸东流。”负责经管工作的董副县长,率先开口发表了驳斥观点。
“是,我基本同意董副县长的建议。海风能发展到今天,靠的是信誉与开放理念。嫌疑人屠龙罪大恶极理应依法铲除,这也毋庸置疑,是否能考虑明天一早暂时撤下检查站,待招商会结束后再加以恢复。另外,瑞风物流公司是本市的纳税大户,我们既不搞单边的保护主义,但也不能随便搜查知名企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与声誉……”柳百川听完董副县长的一番陈词,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严肃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是的,是的。邓小平同志曾经指出发展才是硬道理,当年深圳的治安状况,远比海风严重的多,治安应为发展服务,我基本上同意董副县长的建议。”善于见风使舵的贾世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不停地转动着小眼睛,慢悠悠地说道。
这时,脸色铁青的王刚欠了欠身,忍不住扭头看了看一声不吭的薛春城,强压胸中怒火,连咳了两声后说道:“既然大家都认同董航提出的建议,我暂时保留意见。目前招商会的准备工作不能停,利剑行动也要继续,关于明天是否撤下检查站,会下研究后再定。如果谁背后胆敢捣乱,县党委绝不姑息养奸,严肃处理。会议到此结束。”
此时,一直坐在旁边的督察王运成,尴尬地瞅着眼前这幅情景,心里非常不痛快。自己一言没发,会议竟然宣布结束。颜面扫尽的同时,他已觉察到海风的领导班子出现了问题。屠龙之所以如此猖狂,在座的领导里一定有人充当了他的保护伞,那此人又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