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灵异小说 - 利剑行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血色反击

第三十一章 血色反击

“砰……砰……”一排排海浪撞击到礁石,所发出的声音传的很远。一群群白色的海鸥不停地盘旋在悬崖上空,一朵朵用生命筑起来的浪花,不时地沉沉浮浮,它们如同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奋进、豪迈与悲壮。
台海市南区那段蜿蜒曲折的海岸线上,两个衣着考究的男人,正站在悬崖边,面对着咆哮的大海沉思不语。像在回忆陈年往事,更似在等待一艘远航归来的船。
“大哥,您的吩咐都已牢记,时间不早了,我是不是该出发?”其中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人,昂头瞧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忍不住的率先开口说道。
“好吧,我再重申一遍,做事要果断,必要时可以丢车保帅。另外,你前往加拿大的机票已经买好,我等你凯旋归来!”另一个腆着南瓜肚的男人,缓慢地转过身,满怀期望地说道。
“您放心,没问题,我们就此告别吧!”八字胡男人说完,扭身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路虎越野车,一脚油门下去,转眼之间消失在蛇形公路的拐弯处。
腆着南瓜肚的男人,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弯下臃肿的肥腰,捡起崖边的一块石头,用力地把它抛向崖下浪花翻滚的大海。他瞧着石头坠落水中的那一瞬间,仿佛甩掉缠在身上的所有麻烦一样,如释重负地放声大笑起来。
“叮铃铃……”崖边的男人收起笑容,漫不经心地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仔细地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名字,这才按下键盘上接听键。
“领导,我是百川,刚和王副局长联系上,进展顺利,一切按原计划行动。”听筒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低沉的声音。
“好,百川,海风的局势很严峻,现在想保个平安都很难,你做事要果断些,实在不行就丢车保帅,明白我的意思吗?”男子抬手捋了捋被海风吹乱的头发,语气淡定地暗示道。
“明白,您放心……”待对方挂断电话,男子整了整衣襟,昂首阔步到路边的一辆奥迪车前,一直站在车旁的司机麻利地打开车门,男子弯腰缩脖钻进了汽车。
此时,海风县城的瑞风公司已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身穿橘红色衣服的消防队员正奋不顾身的忙碌着救火。但火借风势,越着越大,一会功夫,已无力回天。
刚刚赶到的刑警大队长刘涛,楞柯柯地望着眼前这片火海,束手无策地摘下肩头上的对讲机,把现场情况向指挥中心做了简单汇报。而后,沮丧着脸下令收队,无功而返。
一路上,他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火场的画面,内心顿感隐隐作痛。对手像似一只嗅觉灵敏的狡狼,总是先觉先知赶在自己的前面毁尸灭迹。这个人会是谁呢?下一步的攻击对象又是谁?乔珍妮?龚韶华?冯悦?还是白晓棠?
急诊大楼二层的走廊里,梁军正坐在长椅上与上官慧闲聊。刚刚拍完照片的曹阳走向前,把手中的数码相机还给他,同时简单地汇报了阿彪的伤情与白晓棠的动向。
忽然,一阵嘈杂声响起,几名医护人员推着一辆担架车,急匆匆地闯进了抢救室。紧随其后的专案组成员李浩楠,被阻挡在门外,着急地来回踱步。
“李副院长,您怎么到这来了?刚才推进去的人是谁?”梁军已觉察出异常,快步来到他的跟前,一脸疑惑地问道。
“是老梁,刚才审讯乔珍妮时,她突然出现晕厥,口吐白沫,这才用警车把她送过来抢救。”李浩楠眉头紧皱地回答道。
“什么?口吐白沫?会不会是中毒所致?难道有人要暗害于她?”梁军听罢,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的,我也这样认为,来医院前已上报了杨光副组长。”李浩楠深叹了一口气,悻悻地说道。
“人在看守所也能出这事?难道又是内鬼所为?这样吧,医院的事情统一由曹阳负责,你我立刻赶回警局。”梁军瞅了瞅早已站在眼前的曹阳,而后对着李浩楠果断地说道。
李浩楠听罢点了点头。旁边的曹阳立刻插嘴道:“梁局,医院这边的警力捉襟见肘,能不能再抽调俩人过来?”
“好吧,把与我一起来的林小江留给你。记住对白晓棠的监视,马虎不得。朱局、阿彪、乔珍妮等人的安全问题,全靠你们了。”梁军拍了拍曹阳的肩膀,边走边叮嘱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曹阳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内心顿感任务艰巨,压力山大。对手敢在看守所下手,就凭医院这几个人,能否经受得住考验,可不是刚才答应的那么容易。
梁军与李浩楠刚刚迈出电梯,猛然看到魏然提着一个大花篮,随着人流走了过来。
“老魏,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向耿直的梁军没等他开口,老远就开门见山地问道。
“嗯,朱局出事后,我一直都没时间过来看望,听说他的家属在,我忙里偷闲赶来略表一下心意。”魏然瞧着急匆匆的梁军,笑呵呵地解释道。
梁军听罢怔了怔神。心中暗想,全局的人都在忙着抓捕屠龙,他却忙里偷闲拍马屁,难道真如他所讲的那样?会不会借故到医院玩别的猫腻?假如暗害乔珍妮的人是他?现在来医院肯定是打探乔珍妮确切的死亡消息?
梁军疑虑重重地走到楼前停车场,请李浩楠上车后,随即发动着汽车,马不停蹄地驶向公安局。
县委招待所三楼的中餐大厅里,高朋满座,飘香四溢。一曲十面埋伏的背景音乐,悄然地回荡在每一个包间里。它清脆如小溪叮当,浑厚如隔窗闷雷,急切如雨打芭蕉,舒缓如绵绵细雨,激烈如金戈铁马……
“王副局长,我再敬您一杯,祝您来海风督察办案顺利,步步高升!”满脸通红的董航,端着酒杯频频地向王运成敬酒。
“柳县长,您的部下有些强人所难,我下午还要回市局汇报工作,真的不能再喝……”王运成扭头对着柳百川,百般推辞道。
“王局长,您就甭客气了,您是市局的常委,第一副局长,办完海风一案,您官称里的那个副字就去掉了!”心怀不轨的柳百川,一边阿谀奉承着,一边端起酒杯继续劝酒。
“哈哈哈……好!那就借您吉言,干杯!”爱听美言的王运成,听到去掉了压制自己多年的副字,顿时心花怒放,一仰脖干了杯子里的茅台酒。
柳百川见他喜欢听奉承,便投其所好地接着忽悠。一会功夫,把堂堂的市局领导灌得面红耳赤,东倒西歪。
“王局长,您别睡觉,下午市局还有会呢?一会去医院给您挂瓶葡萄糖解解酒,好不好?”柳百川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王运成,试探地问道。
“二哥,看来王副局长真喝高了,万福在大厅等候,我这就叫他进来帮忙,把他搀扶到车上直接去医院。”董航揉了揉涨红的眼睛,狡黠地笑着说。
柳百川点了点头,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拿起桌上剩下的酒瓶,给自己添了满满的一杯,冷笑着端起它一饮而尽。此时,万福与董航早已架着昏昏沉沉的王运成出了包间,跌跌撞撞地走进了电梯。
“滴滴!”片刻,楼下传来奥迪车的喇叭声。柳百川来到窗前,看到万福坐在车里,正探头探脑地冲着自己张望。他意会地挥了挥手,奥迪车随即驶出了县委招待所,朝着人民医院一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