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只妖怪不太冷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对于周离而言依旧是艰难的一天

第三百五十一章 对于周离而言依旧是艰难的一天

        “你们要去几天啊?”

        小表妹是在问一个问题,但她的语气和神态莫名给人一种她是在悄悄发问的错觉——不想让人听见,或者说不想让人知道这句话是她说的,淡化存在感,大概是这样的。

        “十来天唔……”楠哥嘴里包着东西说话,很不讲究。

        “哦……”

        “你去吗?”

        “不。”

        “去吧!”楠哥咽下了嘴里的东西,声音一下变得清晰起来,“你可以给我们拍照,我给你包吃住。”

        “……”

        小表妹沉默着。

        实不相瞒,她就是不想给他们拍照。

        要求又多,累得一比,后期做不好说不定还有人身危险,还不给钱。

        “去吧!”

        “不!”

        “为什么?”

        “去过。”

        “哦。”

        楠哥不再吭声了,专心吃。

        小表妹目光转动着,逐渐挪到了周离身上,见周离正在和团子讲话,她沉吟了下,说道:“去这么久,团子大人就拜托我替你们照顾吧。”

        团子一愣,扭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周离,立马说:“团子大人不想和她在一起。”

        “她不愿意。”周离转述。

        “为什么?”包子不甘。

        “她没有钱。”团子认真的说。

        “她说你没有钱,连冰淇淋都买不起,更买不起她喜欢的昂贵玩具和开水白菜。”周离继续转述。

        “她真的这样说吗?”

        “真的。”

        “可她只喵了一声。”

        “哦,我简单做了一些加工。”周离解释道。

        “……原来如此。”

        小表妹平生第一次体会到贫穷带来的自卑,她不禁深深低下了头——往常她即使穷得只吃得起馒头,需要违背内心向表哥和楠哥卖萌才喝得上奶茶,她也是丝毫不在意的,甚至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直到现在……

        网络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她一时想不起了。

        ……

        晚上十点。

        汤锅不抵饿,尤其是周离没怎么吃,现在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但他牙齿已疼出了新境界。

        这时楠哥的夜宵到了,她开门去哪,提了一大包,放在桌上将之一一打开。

        “十三香小龙虾!”

        “手撕烤兔!”

        “油泼脑花!”

        “这是田螺!”

        “烧烤!”

        周离面无表情的听着她报菜名,然后看见她从最下面拿出一个小碗,告诉他这是给他点的稀饭,然后还很大方的将老板赠送的很小一碗紫菜蛋花汤一并给他了。

        他可真是感动得一塌糊涂。

        “你们这样好吗?”

        周离面无表情的审视着几人。

        边上传来槐序的声音:“该遭!叫你让我帮你拔你不肯,要是我昨天给你拔了,以你天师的恢复能力,现在已经可以咬烂筒子骨了你信不信?”

        周离只轻飘飘的瞄了他一眼,依然无视了他的话,甚至还有些不屑——

        说得像是你吃得上一样?

        还有,狗才咬筒子骨。

        只见祝双有些愧疚的移开了目光,不和他对视,祝冰已经拿起一串烧烤了,又不由放了回去。

        就连团子也有些迟疑。

        而楠哥说:“好啊!好得很啊!”

        于是祝双又将目光移了回来,脸上逐渐露出笑意:“其实我也觉得很好……”

        祝冰重新拿起了烧烤,悄悄点着头。

        “喵呜!”

        周离面带微笑,已将这一幕刻在了心底。

        随后他默默端起稀饭和汤走回房间,还关上了门——只要看不见也闻不到味道,他其实是能接受的。

        打开稀饭的盖子。

        他又沉默了。

        竟然还是用干饭加水煮的!

        非得给个差评不可!

        用筷子搅和了下,待米饭和水和得比较均匀了,他闷头喝了一口。

        虽然口味不好,但也能解饿。

        可突然,他耸了下鼻子,不知从哪飘了一缕辛香重辣的味道来,被他敏锐的捕捉到。几乎瞬间,他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唾液也开始分泌。

        扭头一看,老妖怪抱着一盆辣卤八爪鱼,嘴里还咬着半个,几只触手掉了出来。

        “咋啦?你看着我干嘛?”

        “……”

        “他们都在吃,我不能吃哦!”

        “……”

        这一晚对于周离而言,依旧是艰难的一晚。

        次日。

        又是个大晴天呢。

        他一大早去医院挂了个号,在小门诊和大医院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这个选择应该是比较正确的——医生阿姨用针管和洗剂对他发炎的牙齿进行了冲洗,并让他消炎后来拔牙,这个过程分文未取。

        并且效果还不错。

        随后他们驱车前往大理,还在车上的时候,周离就觉得疼痛减轻了很多。

        祝双将窗户打开了一条小缝,吹着风:“外面还蛮凉快的。”

        周离剥了一颗葡萄喂到团子嘴里:“春明是比雁城凉快多了,不过今年雁城也没怎么热,但要是中午,晒着太阳你就能感受到火辣辣的痛了。”

        说完他顿了下:“对了,你们都涂了防晒的吧?手上也要涂。”

        “涂了的。”祝双点头。

        “他提醒我涂了的。”祝冰说。

        “那就好。”

        周离透过后视镜瞄了眼祝双,想了想:“你在这方面怎么比你姐姐还细心?比姑娘还姑娘。”

        祝双的脸一下憋得通红。

        周离满意的收回目光,又拿起一颗葡萄剥开,递到团子嘴边。

        团子凑近嗅了嗅,却将头扭开了,说:“这颗好酸,周离你自己吃吧……”

        周离想了想,将之递到楠哥嘴边。

        楠哥毫不怀疑的张嘴。

        砸吧砸吧,吞下。

        周离偏着头仔细观察她的反应,见她微微皱了下眉,于是他满意的笑了。但仅仅是这样的话,是满足不了他内心的那一丢丢难以言明的奇妙情感的。

        于是他还问道:“甜不甜?”

        “甜!”

        “嗯?”

        周离有些怀疑人生了。

        春明到大理,走高速的话,大概是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楠哥偷上高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大理古城的住宿向来便宜得不像话,虽然它很热门,但住宿竞争也着实太大了。上次他们来还是国庆,古城内一家民宿一晚的价格才一百来块,而且条件还算不错,房间挺漂亮的。

        卫生问题基本不用担心。

        现在是暑假的尾巴,也算旺季,价格要比平时稍高,但比不上国庆。

        今年生意不好做。

        不过周离和楠哥的经济比上次来的时候宽裕了很多,加上带着弟弟妹妹,还有停车需求,便订了就在古城其中一道门口的风花雪月酒店,停车出行都比较方便。

        顺便他还团了一个傣味手抓饭,感觉评价很高,满五星,全好评,上次来居然没有去尝过。

        对此祝双表示:“我们在车上吃狗粮已经吃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