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头宗师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讨要

第四百四十六章 讨要

        “您更想要天下。”原亮握住神书:“皇上,你想要什么?”

        “你手里那块玉,给我。”

        “给你也没用,澜沧门门主一直弄不明白。”

        “他弄不明白,我找别人来弄明白。”

        原亮轻叹一声:“相信我,能弄懂这个东西的高手,一定不会把这个东西再还给你,甚至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就像你现在这样?”李勍冷笑一声:“唉,这就是修行者,俗!真俗!”

        原亮伸出右手:“你不给我,我就还给你,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勍走上前:“好。”

        他想要拿,原亮却退了半步:“皇上别着急,我还没说完。”

        “说。”

        “咱俩不是谈条件么,你想要什么?”原亮说:“前几天,我身边四个高手去了趟大昌帝国。”

        “大昌?然后呢?”

        “杀了他们的皇帝,还有几个重臣,反正是没事就挑衅咱们的混蛋,那是必须要赶紧弄死。”

        “我没让你去。”

        “皇上,我这是跟你讨价还价呢,您配合一下啊。”

        “你继续说。”

        “要是说,我一个人就解决了西北边疆的战事,为百姓寻得安宁,皇上同意么?”

        “一半吧。”

        “皇上有失公允。”

        “公允?好,一多半,八成行不行?”

        “八成。”原亮继续说:“我一个人带兵去了南疆……”

        “这是以前的事情,功劳都给你了。”

        “皇上还去了我的所有官职,只留下一个爵位的虚职。”原亮拱手:“请皇上收回爵位。”

        “胡闹。”李勍转头看看,拽了把椅子放到原亮面前,安稳坐下:“继续说。”

        这个倒霉皇上是真讨厌我啊,除了烦我就是气我。原亮平伸右手:“这块玉作价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你家银子够大的啊。”

        “只是打个比方。”原亮说:“我在西北战场上起了八成作用,作价五两银子行不行?”

        “不行。”李勍还价:“一两。”

        “一两?”

        “你说这个是宝贝啊,连你都想要的宝贝一定很好……”李勍思考一下:“对啊,连你都想要的东西,你这辈子还没问朕要过东西呢,你想要它,说明非常好非常重要!”李勍转身问三位丞相:“你们说,作价一分好不好?”

        原亮急了:“一分?你刚才还说一两。”

        “朕的内库之中,不能说是应有尽有,但也拥有无数好东西,比如你现在穿的这件无尘宝衣,可你从来都不要,也不在意;现在却是问朕要东西,说明这块玉比无尘宝衣和染尘宝刀要好上太多太多,朕给这样的宝贝作价一分,有错么?”

        “皇上,你这是玩赖。”

        “玩赖?你是说君无戏言?”

        “差不多吧。”

        “好,朕说话算话,你在西北立的所有功劳,作价一两。”李勍吩咐一句:“茶。”又冲原亮说:“你接着说。”

        刘境进来泡茶。原亮有点无奈:“西北战场那么大的功劳,皇上只作价一两银子?”

        “大么?”

        于扬名轻轻咳嗽一声:“皇上,定边境、少兵事、百姓和乐,此乃大功。”

        李勍思考片刻:“刚才你说南疆,我把南疆的事和西北的事合到一起,算你二两银子。”

        “三两。”

        “三两?”李勍冷笑一声:“好,算你三两,还差七两。”

        “我在浮云山安南县开辟粮田,活无数百姓,还向外售卖,这一次水患,全靠安南县的援粮,才会让数十上百万灾民安心,这是大功吧?算二两银子怎么样?我不但免费送粮,还派出整支军队负责治安、维持当地秩序,加到一起算二两银子行不行?”

        “好。”这一次,李勍竟然没还价。

        主要是原亮表现的太耀眼,水灾刚一发生,大都城什么都不知道呢,原亮这边已经派人出粮,等李勍知道南方闹了水患,原亮这边已经算是解决了大部分问题。

        “刚才说的击杀大昌帝国的皇帝和重臣……”

        “这个不算。”

        “算五分银子。”

        “五分?你先说。”

        “前些时候,我带兵入南疆,杀了天拓国一些人,还杀了星南国一些人,都是杀进腹地,多的不说,起码十年之内,他们两国应该不敢冒犯咱们。”

        “一两银子。”

        原亮琢磨琢磨:“前些时候,我带人横穿沙漠,御敌于外,连续击杀多国军兵,让天下各个国家都知道我大李王朝的威名,这个值几两银子?”

        “二两,算上刚才击杀大昌帝国重臣的事情,一共二两。”李勍接过刘境奉上来的茶水,轻轻吹了吹:“你有七两了,还差三两。”

        还少三两……原亮低头想了又想:“皇上,我与我家娘子自成婚以来,始终没能洞房,我们俩都是整日忙于各种事务,整个浮云山的亿万百姓,还要教化异族百姓……反正很辛苦很辛苦,我家娘子更辛苦,整天都在处理公务,每天睡觉不过四个小时,我想问皇上一句,有臣子如我夫妻二人,是不是您做皇上的福气?”

        李勍沉默好一会儿:“好,再给你一两银子,毕竟是林一的功劳,不是你的。”

        还差二两,怎么才能把这块玉骗到手呢?

        原亮努力想啊想,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难道说曾经击杀过北朝很多敌人,捎带脚的安定了一下北疆?

        如果是单纯累计功劳,原亮曾经灭杀羿箭、并揭发有功;也杀过北朝很多军兵,也是灭敌有功……

        像这种功劳太多了,可惜是很早以前的功劳,李勍肯定不会认可。

        “我收皇子做弟子。”原亮憋了半天,憋出这样一句话。

        李勍愣了好一会儿:“哪个?”

        “就是你一早送去浮云山那个,一天到晚跟着我跑的那一个。”

        “好啊,你只能说出他的名字,这块玉就是你的了。”

        原亮懵了,叫什么来着?明明就在嘴边。

        可想啊想的,把三位丞相都看无奈了,于扬名开始颤抖右手,假装拿着什么东西。果一夫目不斜视盯着皇上李勍的左手,左手端着茶盏。张定邦做口型,好像是往外吹气的样子,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一开始呢,原亮是低头思考,想不出来就抬头思考,再看李勍、又看三位丞相,跟着就看到三位丞相的不同表现。

        于首辅怎么了?这是老了,身体有病了?

        果一夫想喝茶?

        张定邦又在做什么?吹口哨?可是嘴唇动作这么小,根本就吹不响好不好?

        李勍很有耐心,安静的看着原亮,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实在不行,就放下这块玉,回去好好想,慢慢想。”

        “不行。”原亮继续回忆那个小公子的名字。

        有点小骄傲,但是很懂事,作为皇子来说,这个小家伙比他的哥哥们可是懂事多了。还跟自己吃过饭?原亮忽然问话:“月牙稻好吃吧?”

        李勍被问愣了:“什么?”

        “月牙稻,我给我弟子的,他说要送回皇宫,给父皇和母后……”

        不管那些,先把名分定下来再说,至于教什么、甚至是教不教……那是另一回事。

        李勍沉默好一会儿:“好,再给你一两银子,毕竟是林一的功劳,不是你的。”

        还差二两,怎么才能把这块玉骗到手呢?

        原亮努力想啊想,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难道说曾经击杀过北朝很多敌人,捎带脚的安定了一下北疆?

        如果是单纯累计功劳,原亮曾经灭杀羿箭、并揭发有功;也杀过北朝很多军兵,也是灭敌有功……

        像这种功劳太多了,可惜是很早以前的功劳,李勍肯定不会认可。

        “我收皇子做弟子。”原亮憋了半天,憋出这样一句话。

        李勍愣了好一会儿:“哪个?”

        “就是你一早送去浮云山那个,一天到晚跟着我跑的那一个。”

        “好啊,你只能说出他的名字,这块玉就是你的了。”

        原亮懵了,叫什么来着?明明就在嘴边。

        可想啊想的,把三位丞相都看无奈了,于扬名开始颤抖右手,假装拿着什么东西。果一夫目不斜视盯着皇上李勍的左手,左手端着茶盏。张定邦做口型,好像是往外吹气的样子,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一开始呢,原亮是低头思考,想不出来就抬头思考,再看李勍、又看三位丞相,跟着就看到三位丞相的不同表现。

        于首辅怎么了?这是老了,身体有病了?

        果一夫想喝茶?

        张定邦又在做什么?吹口哨?可是嘴唇动作这么小,根本就吹不响好不好?

        李勍很有耐心,安静的看着原亮,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实在不行,就放下这块玉,回去好好想,慢慢想。”

        “不行。”原亮继续回忆那个小公子的名字。

        有点小骄傲,但是很懂事,作为皇子来说,这个小家伙比他的哥哥们可是懂事多了。还跟自己吃过饭?原亮忽然问话:“月牙稻好吃吧?”

        李勍被问愣了:“什么?”

        “月牙稻,我给我弟子的,他说要送回皇宫,给父皇和母后……”

        不管那些,先把名分定下来再说,至于教什么、甚至是教不教……那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