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总是被谋杀在线阅读 - 第015章 模拟凶手

第015章 模拟凶手

        陈默言突然想起来网上曾经流传的一个段子,新闻联播的前十分钟播放的内容是领导人,中间十分钟是国内人民很幸福,最后十分是国外的事情。

        当时,九楼的住客听见了电视中播放着国内的一件新闻,那么时间很有可能就是七点十分到七点二十之间。

        陈默言为验证一下,特意上网搜了一下昨天当天晚上的新闻联播,在后面十分钟的时间内确实没有播放国内的新闻。

        按照正常的擦玻璃的时间,到达九楼的时间应该七点二十分左右,到达八楼是七点二十五分,到达七楼的时间是7.30分。

        但是因为有误差的缘故,化妆师小雅说七点二十八见到了清洁工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如果凶手想要通过吊车进入到606房间,那么清洁工还需要在控制吊车上升,把凶手送回去。

        这势必要浪费一些时间。

        而且凶手作案,也是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这些时间也是加上去的。

        陈默言犹豫了一下,再次的拿起了电话给八楼的客人打了一个电话,仔细的询问的一下,他玩的什么游戏。

        八楼的人回想了一下,对陈默言说起,他当时因为正在王者荣耀,在清洁工出现的时候,他还抬头看了一眼,也正是因为,他的角色被人给偷袭了。

        好好优势断送了,在过后的一波团战之中,导致了整局游戏的失败。

        陈默言随即让他查询了一下游戏之中的记录。

        如果在游戏之中保留记录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找到了清洁工出现在八楼的精确时间。

        很快,八楼的客人就根据游戏的录像调查出来,清洁工出现在八楼的时间,在七点十三分钟。

        这个时间算的上比较精确的时间了。

        如果化妆师小雅说的是真话的话,那么清洁工在出现在八楼之后,等待了十分钟之后,才出现在七楼。

        他只能在七楼和八楼之间的墙壁上停留,而且在这个位置停留没有任何的意义。

        所以,有人在说谎。

        陈默言回想了一下几个人的口供,随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出了时间有些对不上之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服务员看着坐在一旁沉思的陈默言,随即拿了一瓶水,递给了陈默言,轻声的问道:“凶手还没有找到?”

        陈默言默默的摇了摇头,随后抬头看了一眼服务员,“还在调查之中。”

        服务员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只从发生命案之中,客人都走了,这两天一个人都没有,凶手怎么总喜欢跑到酒店里面去杀人?前段时间我听说千禧古堡酒店也发生过一起命案,还有小石城别墅。当时古堡酒店的营业额就开始下降。”

        “他们是底子厚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让人们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我们这小酒店,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陈默言略微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你刚刚说的那辆起命案,我都在场。”

        服务员一脸惊讶的看着陈默言,若有所思的说道:“这……可能就是不是凶手的问题了,是你的问题……”

        陈默言满脸的无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开的玩笑。”服务员突然笑了起来。

        “你还笑的出来?”陈默言反问道。

        “苦中作乐呗,我还能咋的?现在我就是免费让人来住,听到这里发生过命案,就不会有人来。”

        陈默言略微的思考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凶手在你们这里成功作案,说明在你们这里还是有一定安全隐患,被凶手给利用了,不如趁着这个功夫,加强一些安全措施。”

        “我们安全措施应该挺好的吧。”

        陈默言缓缓的说道:“相比其他地方要好很多,不过还是有漏洞的,比如给窗户增加护栏之类的。”

        “还有就是员工?”

        “员工怎么了?”服务员连忙的问道。

        陈默言回想了一下,几个比较有嫌疑的服务员,其中并没有面前的这个,便说道:“我只是有些怀疑你们酒店的服务员有人参与其中。”

        “真的假的?”服务员一脸的惊讶。

        陈默言默默的点了点头,对着那名服务员说道:“你想一想,你们其中有没有人的行为有些反常?”

        那名服务员回想了一下,随后缓缓的说道:“我们这里有个服务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你能碰到挑刺的客人,所以他总是被骂。他会不会因为被骂的多了,对那些人心生恨意。而且,那天结婚的那个人来订房间的时候,就是就是他接待的。”

        “监控视频有吗?”陈默言连忙的问道。

        服务员要了摇头,随后说道:“事件有些长了,那天的监控视频估计已经被自动删除了,我们这的监控视频,最多只能保存五天。”

        陈默言再次的问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服务员回想了一下,再次的摇了摇头,“好像那天倒是挺好的。”

        陈默言随机说道:“我只是怀疑,而且可能是帮凶而已,只是负责了其中的一部分。比如说帮忙处理凶器之类的,未必参与杀人。对了,你这里能不能查到,来预定酒店的是那一个人?”

        “稍等一下,我查一下。”服务员随即返回到前台,打开电脑查询一番,随后对着陈默言说道:“是祁娜。”

        “也就是新娘来预定的酒店。这样,即便是发生冲突,也是和新娘的冲突,被杀掉应该是祁娜。”说道这里,陈默言稍微的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的说道:“如何祁娜和服务员本来就认识,那么情况就不同了。”

        那名服务员连忙的说道:“这种情况,一般都会给一个内部的价格,我看一眼他们的价格。”一遍说着,服务员一边熟练的操作的电脑。

        “正常我们这的场地费是两万元,酒席每桌的价格分为了好几个等级,价格也是不同的。”

        “我查到了,他们最后确定的价格是一万五,酒席每桌是八百元,但是按照正常来说,应该是1000元每桌。”

        陈默言笑了笑,随后说道:“这个优惠倒是很大。”

        服务员点了点头,“这已经算的上是我们的员内部价了。”

        陈默言随后说道:“你帮忙整理一下,那名员工的资料。”

        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下,“把所有的员工资料都帮我整理一下吧。另外,给我606房间的房卡。”

        服务员点了点头,随后从旁边拿出来一张房卡交给了陈默言。

        陈默言拿着房卡直接的上楼,进入到606号房间之内,陈默言坐在了沙发上面。

        按照口供,霍春达的弟弟和另外一人把霍春达送回房间之后,便离开,霍春达的弟弟怕风吹到霍春达,便把窗户给关上了,随后便离开。

        “嗯?”陈默言暗自的疑惑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来,走到窗户旁边,将窗户给打开了,窗户是向外面推的。

        随后,便发起呆来。

        许久之后,陈默言拿起了旁边的电话,给前台打了过去,询问了一下,是否要求所有的客户关窗?

        前台服务员告诉陈默言,当天确实要求所有的客人在清理门窗的时候,暂时不要打开窗户。

        陈默言挂掉了电话之后,便回到了沙发之上,缓缓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把自己想象祁娜,从她的角度分析,如果她是凶手的,是否能够利用现有的条件进行行凶。

        当总共出入606房间三次。

        第一次是在最开始进入酒店的时候,需要化妆。离开的时候是17:50分。

        第二次是在典礼结束之后,她需要换衣服,再次化妆,进入房间的时间是18:40分,离开的时候,18:50分。

        第三次20:00,在她进入房间后,发现丈夫霍春达死亡。

        监控摄像头并没有拍到她上七楼的画面。

        有什么方法可以躲避摄像头呢,而达到七楼呢?

        陈默言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安全楼梯内是没有监控的,但是当时陈默言站在楼梯口旁,如果他爬到七楼,陈默言也是可以发现的,但是陈默言除了见到了朱一志通过楼梯前往五楼上厕所之外,并没有见到其他人出现。

        而且,即使达到了七楼,只从从楼梯之中走出来,就会被监控摄像头拍到。

        所以,祁娜行凶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陈默言随后又从霍春达表弟的角度分析了一下。

        然而,却有另外一个问题,在他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从时间上面分析,他的时间是最符合作案时间的,所以他想要作案的话,就必须拉拢旁边的那个人,否则,他任何异样的动作,都会引起旁边那个人的注意。

        不过,按照他在606房间内所停留的时间来说,他是没有作案的可能的。

        因为时间太短了。

        如果作案的话,需要把霍春达身上原本的衬衫脱掉,并且换上在结婚时穿的状元服。

        一个昏倒的人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重心,这会导致他的身体便的异常的沉重,而且他们两个合作的话,这些就不是问题。

        陈默言计算了一下时间,时间还是来不及。

        倒是,有一个可能。

        他们并没有把霍春达放在床上,而是直接把他放在浴缸之中,这样凶手就不用将霍春达从床上搬运到浴缸之中,这样既然不会的耽误霍春达表弟的时间,也为凶手节省了时间。

        否则一个人将霍春达从床上搬运到浴缸之中,这有些太困难了。

        另外,霍春达表弟说是关上窗户的说法也并不是可信的,因为酒店方面已经通知禁止打开窗户,前面的人应该不会讲窗户打开。

        剩下一个比较有较大嫌疑的就是化妆师小雅。

        她的口供很有可能说谎。

        清洁工在清洁玻璃的时候,会事先做好准备工作,在六点四十的时候,他曾经前往606房间,那个时候,清洁工已经开始准备,所以事先会将绳子扔下去。

        为了保证清洁工的安全,准备的时间至少在十分钟以上,所以在化妆师小雅离开606房间的时候,会见到绳子扔下去,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她是知道一会会有清洁工擦玻璃。

        如果说那个时候被吓一跳,陈默言还是会相信的。

        但是,在已经知道会有人擦玻璃的情况下,还是被吓了一条,这个事情……有些不好说。

        可能是真的被吓一跳,也可能是说谎。

        因为她早就知道清洁工在那里,然后通过吊车,进入到606房间了。

        所以,霍春达的表弟绝对不是把窗户关上,只是将锁给打开了,这样就可以保证化妆师小雅可以进入到房间之中。

        陈默言稍微的沉思了片刻。

        推测清洁工很有可能也跟着进入到房间之中。

        帮助小雅将霍春达的衣服换掉,并且将被砍掉的手指带走。

        所以,清洁工的时间,全都花费在这个地方了。

        但是有一点,凶器是怎么被带到酒店之中的呢,又如何出现在一楼大花瓶之中的呢?

        如果化妆师将斧头装进化妆箱内?

        但是自己亲眼看到他化妆箱内的物品,已经确认没有凶器。

        想到这里,陈默言突然愣了一下,心想道:这化妆师不是在自己的面前演戏呢吧?

        故意将化妆箱内的东西展示给自己?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已经把凶器斧头藏在了606房间的卫生间内?

        之后,在找个理由,在自己面前把化妆箱洒掉。

        但是,如果她真是这么想的,那么就代表着他知道自己是警察的身份。

        可是自己是已经服务员装扮出现的,伪装的那么好,怎么会被发现?

        陈默言靠在了沙发上面,回想起化妆师小雅的点点滴滴,在第一次下楼的时候,她似乎看了自己一眼,难道是那个时候认出自己了。

        但是……

        就算自己在短视频上有些名气,但是不代表着他就看过自己的视频,因为在大数据时代,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信息茧房。

        他们只会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具体原因陈默言并没有猜测出来,但是他已经可以确定,小雅是故意把打翻化妆箱的。

        正常情况下,化妆箱有拉链紧锁的情况下,不会讲所有东西都洒落出来。

        而,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所以,小雅就是故意没有拉拉链,而且她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间比较晚,装作很着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