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魔之玥上为尊在线阅读 - 一百零三、家法伺候

一百零三、家法伺候

        。。。

        “咱们赶紧走快一些,晚了,就没有位置了!”,男子催促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容玖闲来无事,便悄悄地跟着、前面两个人一起去了那所谓的兰竹馆。

        ……

        “大师兄,我可算找到你了!”,赵煜之看着眼前的男子恭敬的说道。

        “师傅让你来寻我的?可是殿里出了什么事?”,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师弟,钟离疑问的问道!

        “大事没有!小事倒是有一桩。之前岭山脚下不是天降异象吗!师傅派我过来检查一二。另外,师傅让我把一封信,转交于你!”。赵煜之拿出了那一封,师傅要求转交的信。

        钟离打开信封,右手拿出信纸,浏览了一下内容,看完脸瞬间就黑了。右手缓缓地将信纸捏成了一个团,手再放开时,地上只剩了一堆粉末!

        “怎么了大师兄?”,赵煜之惊呼。面前的这个男子可是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是什么事让他如此的沉不住气,当场黑了脸。

        “无事!你去忙你的事吧!”,钟离明显什么也不想说。

        “那我先去忙了,大师兄!”,赵煜之行了一个礼,恭敬的退了出去。

        他的这位大师兄,是破凡殿除了师傅以外,修为最深不可测的人。

        赵煜之只知道到,师门上下都称他一声离公子。或者有时按师门辈分,唤一声大师兄。至于其他,比如姓氏、家住何方、他就一概不知了。说来,他的这位大师兄倒是神秘的紧!

        “贱人!她怎么敢!”,钟离咬牙切齿的说道。

        正在他怒火中烧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他设在桃花寨的那个封印破了!

        是谁?他可不认为那个寨子里有人,能破得了他的封印。哪怕是那个深藏不漏的刀疤大当家!

        他出了门,急忙向桃花寨的方向赶去,没走几步迎头遇见三个身穿青衣的男子。

        “呦!没想到啊!找了你这么多年没有丝毫信息。如今可算是歪打正着的碰到了!”,一个领头的中年男子口气鄙夷的说道。

        想当年,他可是被眼前这个人坑的不清。他本是星辰大陆青龙学院的内门管事。同时也是钟离英的得力助手。

        当年奉命追杀眼前这个野种,谁知一时大意。居然被这个野种借机拉进了空间空隙,两人一起掉到这个灵力贫瘠的灵洪大陆来。

        不过他,好歹曾经是青龙学院的内门管事,修为也到了筑基后期。就算掉到了灵洪大陆,他也是人上人。所以一手建立了玄门,手下门徒无数!

        要说他此生最恨的人是谁,眼前这个人绝对的要排第一。当初这个小子狡猾的紧,带着他的那个小仆人溜得太快。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不见了人影!此时仇人相见,怎能不眼红!

        此次下山本是应徒儿所求,倒不曾想还有意外的收获。

        “野种!此次,我看你往哪里逃!”,说完便率先攻向了钟离。

        钟离知道,今天遇上王时光,便不可能善了了。他这么些年隐姓埋名,努力布局,无非是为了报当日之仇。但是,他还是太弱了!

        钟离不敢托大,全身玄力散开。集中全身的力量,拼死一搏。

        王时光看着眼前少年不要命的打发,有一些缩手缩脚。看着眼前爆发出筑基初期实力的钟离,也不由得暗自心惊。

        难怪当年,大公子想方设法的要除了他。这才短短几年的时间,此人在灵力贫瘠的灵洪大陆,居然已经成长到如此的高度。如此的天赋,确实让人心惊!

        王时光这几年在高位呆的久了,自然分外爱惜自己。看着钟离同归于尽的势头,他往旁边让了一下。他没必要为了这个野种的命,让自己受伤。

        钟离乘着王时光躲避的空隙,一个闪身进入了一个院子,不见了身影!

        “你们俩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追。见到他,格杀勿论!他刚刚耗尽了所有的灵力,短期内不会有半分修为!他跑不远的!”。王时光阴狠的吩咐道。

        “是!尊上!”。

        王时光身边的左右护法,领命追了上去!

        ……

        “主子,你怎么了。伤的如此重!”,阿乾看见自家的主子,直接跌落在院子里。连忙上前小心的扶起他。

        “后面还有追兵,你赶紧去取一件衣服给我换上!要快!”,钟离掏出一把丹药,也不看种类,直接一把全部吞了进去!

        “咳咳……,果然现在跟废物一般无二,半分修为都没有了!”。钟离自嘲道。

        “主子,这衣服你先换上吧!”,由于时间紧迫,阿乾没有时间去拿公子平日的衣物。看到院子里有裁缝店刚送过来的衣物,便随手拿了一套过来。

        钟离看着手里浅蓝色的衣物,嘴角抽了抽。

        阿乾此时才反应过来,裁缝店今天送来的衣物,是给今天的那些新人穿的。

        “公子,要不我再去换一件。”,阿乾弱弱的说着。

        “来不及了!”,说着便自己动手换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看着换完衣物,显得弱不禁风的自己。钟离眉头的厌恶一闪而过,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今日耻辱,他日必加倍奉还!

        “扶我去楼上!”。

        ……

        走到兰竹馆面前,容玖才知道这个兰竹馆是用来干嘛的。原来是一个男风馆!话说,她还没逛过男风馆呢。

        容玖一时起了兴趣,便也跨了进来!接着耳边传来一个老鸨的声音:“哎呦,哪里来的小公子呦!长得这么俊俏!公子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

        容玖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你能想象一个男子嗲声嗲气的跟你说这些话吗?实在是太惊悚了。

        但是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要走完。自己选择的男风馆,忍着也要逛完!这话没毛病!

        “给我楼上安排一个上好的雅间!作陪的找一个相貌绝色,会弹琴的。不要太闹腾的!”,看着一个弱不禁风状的小公子要往自己怀里倒时,容玖立马扔了一个金元宝给老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