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2、第二眼

2、第二眼

        第二章

        当天下午,楚昭昭就被叫到了辅导员办公室。

        张老师大发雷霆,要不是考虑她是个女生,简直就要把奖学金评定表格扇她脸上。

        “你真的不中用!惹谁不好你去惹穆老师!而且明明知道这次课业设计那么重要,直接影响毕业成绩,你非要去挣那三千块!”张老师胖乎乎的,生气的时候总让人觉得他快要喘不过气了,“奖学金八大八千,不比那三千块多多了,来来来,你告诉我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楚昭昭中午已经哭过一阵了,鼻尖还是红的,一开口就抽泣,根本说不出话。

        但不用说,张老师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楚昭昭啊楚昭昭,我知道你家里情况,这几年也特别照顾你,所有的助学金奖学金和学校补助都头一个考虑你,可你也知道这是国家奖学金,全校多少双眼睛盯着,你让我怎么办?”

        张老师生气不是没有理由的,在大学这个相对单纯的环境,学生之间基本的明争暗斗无非就是学生会和奖学金两件事。学生会的竞争是团委老师的事情,但奖学金的很大一部分决定权就在辅导员手里了。

        几乎每个学校,从班委干部对奖学金候选人的资格评定开始,就有不少猫腻事情了,到了辅导员这一层,更是出过不少幺蛾子,收礼收钱,或者给自己偏爱的学生打高分,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所以张老师对于奖学金的评定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争取让每一次拿奖的人都是实至名归。

        可这次楚昭昭干的事情,说简单点就是收钱帮写作业,说难听点,等于收钱帮人家考试,这么多双眼睛盯着,除非张老师不想干了才会把奖学金给她。

        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楚昭昭就知道被提出奖学金名额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了。

        果然,四天后,奖学金名单下来了,没有楚昭昭。

        第二天刚好是穆际云的课,楚昭昭病了,她昨天晚上哭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觉得头痛。

        室友都让她请个假,可楚昭昭犹豫了下,没请。

        别的老师的课,请假给班长说一声,或者给老师打个电话就行了,但是穆际云的课要请假,必须要有辅导员签字的请假条。

        请假并不难,但是这个时候去找辅导员请穆际云的假,好像是她刻意逃避似的,楚昭昭觉得特难为情,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是开不了这个口。

        于是,楚昭昭拖着一副病怏怏的身体去上课。

        刚进教室,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她就又觉得头疼。他们班上只有二十来个人,教务处分配的是只能容纳六十个人的小教室,但穆际云每次上课,蹭课的学生都能把教室坐满,而且多是女生。

        今天楚昭昭来得晚,踩着点儿进的教室,一群人刷刷刷地抬头看着她,顿时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开电脑地穆际云不曾抬头看她一眼,依然用他那冷淡的声音说:“赶紧坐好,上课了。”

        楚昭昭立马低着头找到了室友帮她留的座位,胡乱翻开一页书,强行进入上课状态。

        逼了自己小半节课,楚昭昭发现,她现在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听课。

        因为奖学金的事,也因为讲台上那个人。

        因为他的一句话,她盼了许久的奖学金泡汤了,对于她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噩耗。

        甚至,这可能是压倒她妹妹生命的最后一颗稻草。

        室友甘甜戳了她一下,低声说:“昭昭,怎么了?还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医务室?”

        楚昭昭正想说话,突然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她一抬头,就对上穆际云的眼神。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带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楚昭昭浑身一凛,将嗓子口的话压了下去,局促地对着甘甜摇了摇头。

        这一堂课,上的真是煎熬,楚昭昭想,其实去找辅导员请假说不定会比现在好受一点。

        终于熬到第一节课下课,楚昭昭立马想去教室外透气,刚起身就被甘甜拉住,“昭昭,你妈妈的电话。”

        楚昭昭低头看甘甜的来电显示,果然是楚妈妈的号码。

        她心头忽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拿了甘甜的手机就急匆匆地去了教室外走廊拐角的隐秘地方。

        不管在学校里经历了什么,楚昭昭面对家人时都不得不打起精神,装出正常模样。

        家里已经倒下一个女儿,她不能再让自己爸妈担心了。

        “妈,怎么了?”

        声音一出来,嘶哑是装不了的。

        “哎呀昭昭你怎么了?”楚妈妈焦急地问,“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呢。”楚昭昭抽抽鼻子,“就是有点儿感冒,嗓子不舒服,怎么了?”

        “是这样……这不是十一月份了吗,你奖学金拿下来没有?医院里又要交钱了,我……我和你爸凑不出来钱了,你不是说你能拿八千奖学金吗?”

        一提到这事儿,楚昭昭眼泪又哗啦啦流下来,幸好隔着电话楚妈妈看不到。

        “嗯……批了,就是暂时还没到账,医院那边最晚什么时候要钱?”

        “今天周五了,最晚下周一,昭昭哦,你到账了就赶快把钱打到爸爸卡上,妹妹快没药吃了呀。”

        “好,周一之前,我一定把钱打过来。”

        楚昭昭说得笃定,手指却不自觉地抠着栏杆。

        这八千块,上哪儿去找呢……

        楚昭昭是个要强的性格,并不爱哭,这几天哭的次数加起来是她懂事以来哭的次数的总和了。

        仅仅为了那八千块钱。

        记忆中,上一次大哭,还是妹妹的病确诊那一天。

        此刻,楚昭昭又控制不住想哭。

        她胸腔内灼热的气流翻滚着,冲得人喘不过气,楚昭昭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捂着肚子蹲了下来,在角落里啜泣。

        一声声的呜咽在走廊的角落里弥漫,像一条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绞得人心痛。

        哭者无心,听者有心。

        楚昭昭后知后觉背后有人,连忙用袖子抹了抹脸,摁住胸口站了起来。

        一回头,却发现站在她身后的人是穆际云。

        他西装笔挺,身材高大,遮住了通道的光亮,身下阴影笼罩着楚昭昭。

        刚刚的哭声,他都听见了。

        “你……很缺钱吗?”

        穆际云问。

        楚昭昭那张清秀的脸上挂着泪痕,却不见楚楚可怜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拧劲儿。

        她抬着头,一言不发,从穆际云身边走过。

        落在穆际云眼里的,只有她通红的眼眶。

        午后,正在看书的楚昭昭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有人给她充了三百块钱话费。

        她回头张望了一下,室友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她。

        “呃……谁给我充了话费吗?”楚昭昭问。

        正在奋笔疾书的甘甜指尖一顿,懒懒回头,说道:“是我啦,我今天抽奖中了个话费券,可惜是联通的,我身边只有你用联通的号码,只能充给你啦。”

        楚昭昭愣住,悄悄握紧了拳,片刻之后才说:“谢谢。”

        “不用谢啦,反正都是抽的奖。”

        有了话费之后,楚昭昭第一件事是给邱四哥打电话。

        “四哥,我今明两晚都有空,能给我排个班吗?”

        电话那头的男人睡梦被吵醒,声音颇不耐烦,“行行行,你自己来就是了,周末场子热我还能把你赶出去么?行了没什么事我继续睡了。”

        没给楚昭昭说话的时间,电话里就响起“嘟嘟嘟”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