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第五眼

5、第五眼

        第五章

        早上九点,楚昭昭到了医院,在一楼缴费大厅碰到了楚国华。

        “爸,钱收到了吗?”楚昭昭问。

        楚国华不到五十岁,鬓发却已经白了大半。

        楚昭昭定睛看了看,猛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爸爸的背已经佝偻了。

        “到了到了!”楚国华难得这么开心,挥了挥手里的单子,“正在缴费呢!”

        “妈在吗?”楚昭昭看了看表,这个时候妈妈应该没在上班吧。

        “唉,昨天她加班了,我让她在家里多睡会儿,你赶紧上去陪陪你妹妹吧。”

        “好。”

        楚昭昭上了四楼,走进楚明明的病房,一眼就看到了窗边床位的妹妹。

        十六岁的女孩儿,一张脸白得毫无血气。阳光透过窗外的树叶照进来,余辉洒在楚明明身上,像个玻璃人,碰一下就会碎。

        “姐姐!”楚明明本来在看手机,发现楚昭昭进来后激动地挥手,“你快过来呀!”

        楚昭昭昨晚四点才睡,早上七点就起来了,一路上疲惫不堪,可一见到妹妹,什么倦意都没有了。

        “少玩儿手机,对眼睛不好。”楚昭昭拿开她的手机,给她掖好被子。

        刚把她的的手塞进被子里,她就不老实地伸出来抱住楚昭昭的脖子。

        “哎呀姐姐~我下周就可以出院啦,你回家的时候记得给我带蛋糕哦!”

        “好。”

        “我要草莓味儿的。”

        “没问题。”

        “叫糕点师多给我放点奶油。”楚明明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比划了两下,“就多放一丢丢,不会多加钱吧?”

        “不会。”

        有时候楚昭昭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这么乐观。

        若是第一次住院,出院前兴奋一下是正常的。可楚明明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住进医院了,医生都跟他们家熟得跟邻居似的。可楚明明每次出院前,都觉得自己就是痊愈了,要一个蛋糕庆祝。

        第一次买蛋糕,楚昭昭很开心。

        第二次买蛋糕,楚昭昭很庆幸。

        第三次、第四次……直到现在,楚昭昭觉得自己都麻木了,楚明明却还是这么开心。

        可就是因为……她是楚明明啊,她是天使一样的存在。

        楚国华交了费上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水壶。

        “昭昭,渴不渴,我给你倒杯热水。”

        趁着楚国华倒水的功夫,楚明明又掏出手机,朝着楚明明招手。

        “姐姐,快过来!我们拍照!”

        “拍什么照啊,我今天头发乱糟糟的。”

        楚昭昭嘴里虽然嘀咕着,却还是走过去配合楚明明摆了个剪刀手。

        拍好了照,楚明明发了条微博。

        “我姐姐,漂亮吧?”

        楚昭昭看笑了。

        自己不修边幅,高度近视,带着一副厚眼镜,漂亮个鬼。

        可她在楚明明眼里就是最漂亮的。

        楚明明有个微博账号,只有几百粉丝,她却认认真真经营着。

        自从生病,楚明明便没什么机会出门了,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家里,爸妈都生怕她出门哪儿磕着碰着。而她以前的同学都升高二了,忙着学习,也没什么时间陪她,于是她的朋友就只剩这些陌生网友。

        楚昭昭听她说,这些网友常常给她留言鼓励她,还给她画漫画。

        临近中午,妈妈提着食盒来了。

        饭菜都很简单,味道也一般,但楚明明一个劲儿地说香。

        她从小就是这样,夸得妈妈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厨,厨艺就越来越烂啦。

        中间那一盘芹菜炒肉是妈妈最拿手的菜,不一会儿就见了低,碗里还剩几块肉。

        楚昭昭正要夹,两双筷子就先她一步把肉夹到了她碗里。

        来自楚明明和妈妈的筷子。

        楚昭昭捧着碗,心口一阵泛酸。

        “你们吃就好了,我又不饿。”

        “唉我才不饿呢。”楚明明撇嘴,“吃药都吃饱了。”

        “胡说八道。”妈妈一筷子敲到楚明明碗边,“别说这些不吉利的。”

        饭后,楚昭昭困了,想在隔壁床睡一会儿,楚明明非要她睡自己的病床。

        “挤死了。”楚昭昭嘴上不愿意,但还是钻进了楚明明的被窝。

        妈妈下午回去上班了,楚爸爸就一个人在阳台上晒太阳。

        病房里安静得只有爸爸偶尔发出的鼾声。

        “姐姐,你睡着了没?”

        被窝里,楚明明小声说。

        “没,怎么啦?”

        “嘻嘻,姐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楚昭昭怔了片刻,笑着揉她脑袋。

        “没有男朋友,你瞎想什么呢。”

        “那有没有人追姐姐啊?”

        “呃……好像有吧。”

        “真的吗?!长什么样啊?你的同学吗?有没有照片啊!”

        被窝里,楚昭昭叽里咕噜地跟楚明明说隔壁那个常常找她聊天,约她去图书馆的男孩儿。

        不知不觉,就说了一个多小时,困意也没了,越说越开心。

        最后还是护士来进来的时候打断了姐妹俩,之后楚昭昭才继续补觉。

        晚上,楚昭昭在医院吃了饭,又回了云烟府邸。

        今天穆际云没来,幸好。

        可楚昭昭一晚上也只卖了四五千的酒,邱四哥立马又不满了。

        “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合着你昨晚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还真是邱四哥说的这么一回事。

        楚昭昭今晚也上二楼了,可那些客人根本就不拿睁眼瞧她,更别说卖酒了。

        还好燃眉之急已经解决,楚昭昭压力也没那么大。

        周末结束,楚昭昭就该回学校上课了。

        大四课不多,周天到周二没课,楚昭昭就在学校外的服装店打工,每周三四五才有课。

        到了周四晚上,楚昭昭睡不着。

        明天早上可是穆际云的课,虽然他没认出自己,可楚昭昭却心知肚明。

        上课铃打响时,楚昭昭下意识一哆嗦。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其实想想,她又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或许,只是不想他再次对自己失望吧。

        如果上一周的课是楚昭昭无法静下心来听课,那么这一周就是她刻意躲避每一次与穆际云对视的机会。

        她连头都不抬。

        可穆际云好像不让她如愿。

        “实现运行时的多态性,必须通过什么函数实现?”穆际云无波无澜地说,“楚昭昭,你来回答。”

        突然被穆际云点到名,楚昭昭站了起来,依然没有抬头,假装在书上找答案。

        穆际云对于她这个举动很不满,“抬起头来,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翻书?”

        楚昭昭不得不抬起头,却依然不敢和穆际云对视,“虚函数。”

        “坐下。”

        楚昭昭坐下后,又把自己缩进了壳子里。

        甘甜觉得她不对劲,又低声问:“怎么了?有心事啊?”

        甘甜是楚昭昭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人如其名,长了一张圆圆的脸,笑起来有酒窝,像盛了甜酒一般。

        “没有啊,昨晚没睡好,有点儿累。”楚昭昭说完,偷偷看了一眼讲台上的穆际云。

        没了夜色的修饰,他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一板一眼,肃穆冷静。

        楚昭昭突然想到,其实他们俩一样,一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只是她有化妆品修饰,更难认出而已。说不定穆际云还更怕自己被学生知道原来他私底下是那个样子呢。

        思及此,楚昭昭竟轻松了许多,也敢抬起头来听课了。

        下课后,穆际云带上书离开了教学楼。

        车停在办公室楼下,他步行过去,路上遇到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辅导员张老师。

        穆际云和同事们来往不深,平日里见到了不过打个招呼,聚会之类的,除了必须的,他也会推脱。

        但今天看到张老师,他突然就想到了楚昭昭,于是主动上去搭话。

        “张老师,你来听课?”

        “对啊。”张老师同时带计算机科学专业大四和大一的学生,大四的他不操心,倒是常常来看看大一新生们上课的状态,“穆老师给二班的上课呢?”

        “嗯。”穆际云说,“刚下课。”

        大概是穆际云主动闲聊有些异样,张老师很快就想到了原因,他试探着问:“楚昭昭最近上课状态好吗?”

        “有点差。”穆际云说,“今天上课的时候,头都不抬。”

        听闻此话,张老师叹了口气。

        穆际云又问:“她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是说,除了奖学金那件事。”

        “唉,这孩子挺可怜的。”张老师见穆际云主动问了,便知无不言,“她有个妹妹,今年才十六岁。他们家里经济条件本来就一般,妹妹前几年又查出血友病,这是个富贵病,平时要捧在手心里不说,一旦出点问题,那医药费蹭蹭蹭的,一下子就压垮了家庭,作为姐姐,她也不容易啊。”

        张老师见穆际云抿着嘴唇,又说:“所以之前那件事,你也别太怪她,她过得真的苦。”

        穆际云依然没有说话,却感觉心跳慢慢沉了下来。

        ——求求你……求求你别告诉张老师……我、我的奖学金资格会被拿掉的。

        ——穆老师,我真的错了……求求你……

        他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到了楚昭昭在他办公室哭着哀求的声音,以及,那走廊上压抑的呜咽声。

        一声声啜泣,像虫子一般钻进他大脑,一阵阵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