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11、第十一章

11、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穆际云到外公家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外公还是住在多年前那个旧小区里,他一直舍不得搬走。

        车门口听着穆母的车,穆际云知道,今天这顿饭又吃不清净了。

        这不,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的争吵声。

        穆际云站在门口抽了根烟才按的门铃。

        阿姨来开门时,朝着他挤眉弄眼,意思是,那父女俩又在吵了。

        穆际云早已习惯,倒是没说什么,径直走进去坐到沙发上,拿起水果刀开始削水果。

        “际云他这么好的料,不能在学校里浪费了!”

        “什么叫浪费?!搞学术教学生就叫浪费?你们这些人就是钻钱眼子里了!”

        这样的对话,穆际云听了上百遍,如今在他耳里就跟家里的阿姨每天报菜单一样平常。

        祁红在自己爸爸家里也不怎么维护贵妇形象,一只手抓着椅子背,一只手指着自己父亲,看样子好像随时要干架一般。

        “爸!际云他计算机和金融双学位,可不是为了在学校里当个计算机老师的!”

        祁青树梗着脖子说道:“那他也可以去经管院当老师。”

        祁红:“……”

        祁红憋了许久,终于掀翻了椅子。

        闹出这么大动静,穆际云手里的苹果皮也没断。

        “爸!这是我儿子,你能不能别管那么多?!”

        “我自己的孙子我凭什么不能管!你已经害了我一个孙女,难道还想害我一个孙子吗!”

        此话一出,祁红没声气儿了。

        这是她的致命弱点。

        耳根子终于清净了,穆际云也削好了一个苹果,放在桌上,说:“妈,外公,你们吃苹果,我朋友叫我晚上去聚餐,我先走了。”

        祁青树也不想跟自己女儿吵架,此刻便把话头转到了穆际云身上。

        “少跟你那群狐朋狗友接触,一个人民教师成天往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钻像什么样子!”

        穆际云从来不担心自己会被训,因为这种时候他的亲妈总会跟他站在统一战线。

        “人民教师就不是人了?就不能去喝酒了?”

        这不,战火又被引回去了。

        穆际云捏了捏眉心,拎起外套走了出去。

        今晚的云烟府邸请了个选秀明星来表演,没走到全国前二十名,但好歹是拿了赛区前五名的,引起了大厅里的气氛**。

        但b14的客人似乎与大堂的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他们自顾自喝着酒,管下面谁在表演他们都无动于衷。

        楚昭昭没上去过,一个多小时前穆际云来的时候她就看出他的醉态了,刚刚在休息室里还听说sara去推销酒被赶了出来,于是楚昭昭更不敢上去招惹他们。

        夜里近一点,那位明星也表演完了离开了云烟府邸,气氛一下子就淡了起来。

        楚昭昭闲了下来,四处晃悠,不知不觉就晃上了二楼。

        但是刚进入走廊拐角处,她就看见“钱”脚步虚浮地往卫生间走去。

        看来是真的醉了。

        楚昭昭站在过道上,见二楼客人都没叫服务,于是她就想着还是下楼算了。突然,楚昭昭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她寻声看过去,原来是穆际云找错了卫生间,误开了清洁工储放工具的小屋子,拖把扫帚倒了一地。

        楚昭昭连忙跑过去扶穆际云。

        一开始他很抗拒,推开了她,楚昭昭又扶上去,这下穆际云看清人了,身体重心就偏在了她身上。

        楚昭昭扶他到一旁的长沙发坐下。

        这个卫生间在最角落的地方,很少有人来,清净。

        穆际云仰着头,闲散地伸着腿,许久不说话。

        楚昭昭在一旁站着,感觉他已经好多了,便打算离开。

        刚抬脚,就听见他说:“兔子,你叫什么名字?”

        楚昭昭回头,发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迷蒙地看着她。

        楚昭昭小声说:“linda。”

        穆际云没听清,问:“什么?”

        楚昭昭只得走近两步,说:“我叫linda。”

        穆际云点头,同时也用手指轻扣身旁的沙发空位:“坐。”

        “我……还要工作。”

        楚昭昭语气踌躇,充满闪躲,哪儿骗得了穆际云。

        可他也不戳穿她,说道:“陪客人坐一会儿不算工作吗?”

        他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楚昭昭坐了下来,挺直腰,双手压在膝盖上,十足的小学生坐姿。

        穆际云倒是没看她了,直视着前方玻璃墙壁的倒影,说:“兔子,你很喜欢钱吗?”

        楚昭昭再次提醒:“我叫linda。”

        穆际云轻笑:“我管你linda还是prada,这重要吗?”

        不重要,反正都是风月场所里的代号而已。

        楚昭昭却听得不开心,闷闷地说:“喜欢,谁不喜欢。”

        穆际云抬手枕着后脑勺,闭眼长叹了口气,“是啊,谁不喜欢钱啊。”

        楚昭昭能感觉到穆际云今晚情绪好像很低落,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想倾诉,可惜,她并不是个合适的倾听对象。

        至少,对他不是。

        于是,楚昭昭坐不住了,再次站起来。

        然而此时穆际云闭着眼,又半醉,没能感觉到身旁的人想要离开,又说道:“钱有那么吸引人吗?没劲儿。”

        这话就很招打了。

        这种富二代还真的不知人家疾苦。钱不吸引人?他可能不知道有的穷人可能因为区区几百块就愿意付出一切。

        一个富二代在她面前发出这种感叹,看来还真是找错人了,他该去跟他那群公子哥儿诉苦,或许还能找到共鸣。

        思及次,楚昭昭觉得自己确实没有必要坐下去了,“穆先生,你好点儿了吗?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再坐一下。”穆际云拿出烟,点上一根,“抽了这根烟就过去。”

        他抽烟的时候,楚昭昭就静静站着,盯着地面,浓密的假睫毛下,美瞳里没有任何神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她的面容沉静柔和,神态无害,站得规规矩矩,有那么一瞬间,让穆际云产生了置身校园的感觉。

        一个兔女郎,在夜店,让他产生这种感觉,神奇。

        穆际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接触这么久以来,他才注意到她有一双难得一见的好腿,即使穿着俗气的厚防水台高跟鞋和黑丝也掩盖不了它的美,反而引人遐想它退去黑丝和鞋子的时候,该是怎样一番美景。

        片刻后,穆际云别开头,掐灭了烟,说:“走吧。”

        他站起身时,步伐稳健,倒是没有一丝醉态了,看样子不需要人送。

        那,楚昭昭是跟上去,还是不跟上呢?

        楚昭昭就站着犹豫了一会儿,穆际云走出几步,回头说:“走啊,站着干嘛?”

        “哦,好。”楚昭昭驱步跟上,没几步就走到了b14.。

        他们每次来,都是b14。

        段骁一抬头看见楚昭昭,玩味地笑了起来,“嘿我说老穆,是这妞卖的酒好喝些还是咋的,还专门把人带过来。”

        穆际云懒散地坐下,接过段笑递的烟,没点,而是拍了下身边的空位,“过来。”

        楚昭昭知道他是在叫自己,可她也看到他们桌上摆满了酒,那她还坐过去干嘛呢。

        楚昭昭这边在犹豫,段骁微眯着眼睛,盯着楚昭昭看:“仔细一看,长得还成,身材也不错,怎么,老穆你看上了?”

        他还想继续说,你要是真看上了不得被你妈大卸八块?

        可惜他话没说下去就被穆际云打断,“你怎么成天话这么多?刚刚不是你说玩儿游戏少一个人吗?”

        段骁一挑眉,举起一只手,“得得得,我想歪了成了吧。”

        “但是话又说回来。”段骁手一垂,指着楚昭昭,“就她那酒量,玩儿什么玩儿?”

        段骁的话在楚昭昭身上绕两圈儿了,这个话题中心人物都没说话,这下,她终于开口说:“那你们玩吧,我下去看看。”

        “我们人不够,既然来了就别走嘛。”段骁叫住她,又斜着眼看穆际云,“要不这样,她凑一个数,不过她要是输了你来喝?免得显得我们欺负女生。”

        顿时,桌上另外几个女人不乐意了,“嘿段骁你什么意思?我们不算女人呐?”

        段骁挥手,“你们算个毛线女人,酒场豪杰!”

        最终,楚昭昭还是被留了下来,因为穆际云同意了段骁的提议。

        酒过三巡,桌上倒了一半,段骁撑不住了,提议散了。

        楚昭昭倒是滴酒未沾,但她看出来穆际云今天确实是来买醉的。

        他一个人喝了两人份,还好,没倒下。

        因为大部分下肚的酒都是楚昭昭输的,她有些不好意思,便说:“穆先生,需要我送你出去吗?”

        穆际云半合着眼,有几分迷离。

        “不用了。”他看了看外面,云烟府邸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早点下班吧,prada。”

        “我叫linda。”

        “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哦……”

        大部分客人已经走了,店里音乐也换成了舒缓的民谣。喧嚣过后,这个夜店显得尤其寂寞。

        楚昭昭可以下班了,虽然她今天没有收获,但她知道,再等下去也不会有客人上门,索性回去睡觉。

        往休息室走去的时候,楚昭昭碰上了sara。

        sara在跟邱四哥说话:“楼上b14已经买单走了吗?”

        邱四哥点头。

        sara失落地说:“唉,今天把人家惹到了,钱没赚到倒是丢了个脸。”

        邱四哥可没兴趣安慰她,他直接走到沙发前,对楚昭昭说:“b14的客人今天一共消费了八瓶路易十三。”

        楚昭昭“哦”了一声。

        他又强调了一次,“八瓶。”

        楚昭昭说:“不是我卖的。”

        这下邱四哥倒是震惊了,“不是你卖的吗?签在了你单子上。”

        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客人结账时候签了谁的名字,就算谁的提成。

        邱四哥的话,一下子引来了休息室里艳羡的目光。

        特别是sara。

        楚昭昭却无心在乎旁的,她瞪大了眼睛,想从邱四哥的眼神里求证这件事的真实度。

        邱四哥直接把单子拎她面前摆着。

        楚昭昭看清楚了,是八瓶,穆际云签的字,记在了她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