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12、第十二眼

12、第十二眼

        第十二章

        楚昭昭回家的路上都是晕乎乎的,仿佛自己被天生的馅饼砸中了一般。

        八瓶……她做梦都没想过一晚上会有这个收入!

        而且确实不是她卖出去的,是穆际云他们自己点的单。结账的时候,或许他只是顺手签给了她,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区别,但对楚昭昭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楚昭昭简直想原地蹦两圈。

        但这份喜悦维持了三天,终于在她回校的那一天散去。

        一踏入南大校门,楚昭昭就会想起另一个穆际云。

        那是她的老师,和云烟府邸里完全不一样的穆际云。

        学校的一草一木都在提醒着她,那是穆老师。

        时间久了,楚昭昭都快把他们当作两个人了。

        下课后,楚昭昭和室友们迅速回了寝室,各个抱着热水喝。

        “天真的越来越冷了啊。”秦舒月说,“甜甜,你不是说请吃饭吗?什么时候啊,马上就要放寒假了。”

        “下周就放假了,要不就这周五晚上行吗?”甘甜想了想,又说,“昭昭周五周六晚上打工,要不我们周天晚上吧,如何?”

        室友都知道楚昭昭周五周六晚上去打工,但她们不知道她具体在哪里打工。

        大家都说好,没有异议,时间就定在了周天晚上。

        这次请吃饭是因为甘甜交往了一个男朋友,是家里介绍的,据说刚从国外回来,正筹备着一家小公司。甘甜这次想将他正式介绍给室友。

        甘甜家境十分优渥,长得漂亮,性格文静,却因为家里管的严,错过了早恋这班车,又没在大学里找到合适男朋友,最后家里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也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这个“男朋友”只存在与传说中,想到要见到真人了,几个女孩子都围着甘甜叽叽喳喳说个不听。楚昭昭听得入迷了,连手机震动了都没注意到。

        近一个小时过去,大家的八卦热情退散了,楚昭昭才看了眼手机。

        半个小时前,一个未接,穆际云的。

        楚昭昭的心跳陡然加速,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毕竟他上次主动联系她,就搞掉了她的奖学金。

        怀着忐忑的心情,楚昭昭拨通了穆际云的电话。

        他平静无波地说:“来我办公室一趟。”

        楚昭昭立马起身穿外套,走出宿舍大门时,发现天已经黑了。

        现在才六点多,有上晚课的学生正往教学楼赶。

        寒风瑟瑟,天冷得令人发指,大概是又要下雪了吧。

        冬天已经来很久了,也该下一场真正的大雪了。

        计算机学院办公楼的走廊永远都像交不起电费一样昏暗,遇到这样的天气,又阴又冷,感觉像走在太平间。

        楚昭昭叩响穆际云办公室门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在敲太平间的门。

        两声后,里面的人说:“门没锁,请进。”

        楚昭昭推开门,室内一股暖意迎面而来,人体下意识地就想汲取这样的温暖。

        室内开着大灯,明亮通透,和走廊的阴暗完全是两个世界。

        楚昭昭下意识地随手关上了门。

        穆际云看着电脑,不咸不淡地说:“把门开着。”

        “哦,好的。”

        楚昭昭照做了,关门的时候轻轻的,还偷偷看了穆际云一眼。

        他带着眼镜,镜片后的眸子沉静无波,眉头微微簇着,注意力全在电脑上。

        楚昭昭心里浮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

        到底怕什么呢?这个老师如此维护自己在学校里的形象,连和女学生谈话都要打开门避嫌,那么到底谁更怕自己在云烟府邸的那一面被人知晓?

        楚昭昭觉得,或许他们俩半斤八两。

        思及次,楚昭昭心稳了些,而且观察了几秒他的神态,并不像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穆老师,您找我什么事?”

        穆际云把笔记本电脑转了个方向给楚昭昭看。

        楚昭昭就坐在穆际云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她微微俯身,伸出脑袋去看屏幕上的内容。

        有那么一瞬间,满头青丝滑过肩头,飘过了穆际云的鼻尖。

        似曾相识的味道。

        穆际云仔细回想了一下,又记不起到底是在哪里闻到过这个香味。

        “穆老师,这是什么?”楚昭昭看了一会儿没看明白,便问道。

        随着她姿势的改变,那股香味儿也隐藏了起来,穆际云不再去回想,说道:“广大电大演播室管理系统的需求。”

        哦,原来是这事儿,楚昭昭差点儿忘了。

        “什么时候要?”

        “他们学校比我们晚放一周,要在教师期末工作完成之前做完,所以时间毕竟紧。”

        “嗯,好。”

        穆际云摘了眼镜,揉了揉眉心,说:“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来写框架,速度很快,你填充内容就可以。”

        楚昭昭怔愣片刻,说道:“穆老师,你真的要帮我写?”

        “难道我还能骗你?”穆际云说。

        “不是……”楚昭昭半垂着脑袋,踌躇半晌,说,“其实,我……我想……”

        穆际云看懂了她的欲言又止,“你想写框架?”

        楚昭昭点头。

        穆际云轻笑出声。

        这还是楚昭昭第一次在学校里见到他笑。

        “可出息了啊。”穆际云整个人都放松了,靠在椅背上,但身体还是直的,不像在云烟府邸那样肆意。

        他一只手垂着,一只手转动桌上的钢笔,“你知道外面的人请我写个框架要多少钱吗?”

        楚昭昭当然不知道,老老实实的摇头。

        穆际云又笑了,摇了摇头,说:“你要写框架就写吧,我来给你填充内容。”

        说话间,他站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看样子是准备离开学校。

        楚昭昭识相,便说:“那穆老师,我先走了。”

        楚昭昭走后,穆际云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唇角微扬。

        “真的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真要动笔写起来,楚昭昭才发现,一个管理系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是别人花钱买的,不是她的作业,每一个细节都要尽量做到完美,所以楚昭昭这几天几乎尽对着电脑了,连话都没跟人说几句。

        直到周五傍晚,邱四哥给她打电话。

        “你今晚还来不来上班啊?不来我就安排别人了啊。”

        楚昭昭估算了一下手头上程序的进度,又看了看表,一咬牙说道:“马上就来。”

        匆匆忙忙换了身衣服就往云烟府邸赶,在门口碰到了邱四哥,他笑眯眯地说:“哎哟,以后就打车来嘛,总是坐公交车多麻烦啊,又不缺那点儿钱。”

        最近这段时间,邱四哥对楚昭昭倒是和颜悦色了许多,不像以前,稍微来晚点就劈头盖脸一顿骂。

        楚昭昭应了声好就往里走去。

        今天的大堂也一如既往人满为患,楚昭昭运气不错,逛了一圈儿就卖出去好几瓶酒。

        最中间的一桌坐了个常客,楚昭昭几乎每周都看到她,带的都是不同的人。

        今天她依偎在一个年轻金发男人怀里,时不时撒个娇,若不是楚昭昭每次都看到她带不同的男人过来,都要以为这是她男朋友了。

        这样的场面,楚昭昭一般不会插一脚进去卖酒。

        但那个金发男人却叫住了她,“喂,过来。”

        楚昭昭回头,走到桌边,说:“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吗?”

        那个金发男人问:“你们这儿还有什么酒?介绍介绍呗。”

        既然对方主动问了,楚昭昭也就尽职地推销了一些酒水,对方倒也爽快,下单毫不吝啬。

        楚昭昭今晚赚的都是小钱,但生意好,一笔笔加起来也不少了,就是穿着高跟鞋走东走西实在累脚,好不容易有了空档,她赶紧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来休息。

        要是去休息室,指不定邱四哥又要说她娇气了。

        楚昭昭坐的地方相对安静,身后是少有人来的厕所,她揉了会儿脚踝,重新穿好鞋往厕所走去。

        这里的厕所有两道门,第一道进去以后是公用洗手台,第二道门里面才是男女卫生间。

        楚昭昭伸手推门,第一下没推开,她又有些内急,就再用力推了一下。

        这下推开了,楚昭昭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楚昭昭看傻了,脑子里轰轰轰地响,而那位“活春|宫”女主角显然比楚昭昭更受惊,伴随着“啊”得一声尖叫从男人身上跳了下来。

        落地又没站稳,眼睁睁要摔倒了,下意识就拽住了身旁的楚昭昭,于是两人只能一起倒地。

        楚昭昭预先没有一点防备,就这么被她拽着摔下去,额头还刮在了洗脸台上,她立马就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偏偏那个男人还慌张地背对着她整理裤子,压根儿没有拉一把的想法。

        哦,不对,幸好他没有拉。

        要是他就这么转身拉一把,楚昭昭只会更尴尬。

        慌乱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片刻之后,三个人都稳住了心神。楚昭昭慢慢起身,身旁的那个女人也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整理衣服,而那个面壁的男人也整理好了裤子。

        楚昭昭这才发现原来这就是她刚刚碰到的那个常客和她身旁的金发男人。

        金发男人看了楚昭昭一眼,眼里有怒意和戾气,似乎在怪她坏了好事,随即拉开门走了出去,还用力地摔了门。

        常客小姐自然也不会在这里多留,她虽然不至于像金发男人那样瞪楚昭昭,但总归还是觉得丢脸,低着头匆匆跟了出去。

        洗手间又安静了下来。

        楚昭昭内心毫无波动,这种事情在这里不少见,她虽然是第一次亲眼碰见,但也不觉得奇怪。

        就是这额头……刚刚摔倒的时候被洗手台的镶边刮了一下,正中间给刮了一道“十字”,有半根食指那么长,虽然伤口不深,但甚是显眼。

        看来今天这班是上不成了。

        楚昭昭去招邱四哥请假,他看到她额头上的伤口也没多说什么,让她回去多抹点儿药,别留疤。

        楚昭昭等公交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奔驰而过。

        那不是穆际云的车,她只是联想到了穆际云。

        幸好他今天没来。

        要是他来了,肯定得看到自己额头上的疤,下周一学习委员又要交期末考评,势必要跟他见一面,到时候就不好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