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15、第十五眼

15、第十五眼

        第十五章

        大年三十的凌晨,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或者说,像穆际云这种大年三十还在外面跟朋友喝酒的,鬼见了都得愁。

        他坐上车,面色不善,司机小心翼翼地问:“穆先生,是回家还是去哪儿?”

        “……”

        穆际云一股气冲到嗓子眼儿,憋了半晌,却说:“回家。”

        他也只能回家,不然还能上哪儿去。

        路上,段骁打电话来了。

        “穆老师,你发什么神经呢?我可不管啊,你得回来。”

        车里安静,段骁的话被司机听的清清楚楚,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穆际云气压这么低,段骁简直就是来找刺激。

        “我回家了。”穆际云说,“回家睡觉。”

        “喂?我没听错吧?”段骁说,“赵日天难得回国过年,你就这样对人家啊?啊!你打我干嘛!”

        电话那边段骁跟赵清媛吵了起来,穆际云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直接挂了电话。

        过一会儿,赵清媛又打来了,“穆老师,今儿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啊,明天陪我去上海玩儿。”

        穆际云说:“我不去。”

        “为什么?”赵清媛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不是说你过年期间没事吗?”

        “有事。”

        “什么事?”

        “教书育人。”

        “穆老师,现在寒假了。”

        “嘟嘟嘟……”

        “啧啧,穆老师怕不是魔怔了。”赵清媛被挂了电话,朝着段骁挤眉弄眼,“我就说过他去当老师,早晚要疯,看吧,预兆来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就是新的一年了。

        楚昭昭睁开眼睛,听见外面闹哄哄的,她起床推开门,看见楚明明和妈妈正在包饺子,两个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楚昭昭利索地洗了脸,回到客厅拿出手机看了会儿。

        大清早的又有不少人发了祝福微信,短信收件箱一般是没什么动静的,但楚昭昭看了眼,发现穆际云回她消息了。

        “一句谢谢就完了?”

        发送于凌晨三点半。

        楚昭昭看着这短信,愣了半天。

        她昨天收到尾款的时候就想过怎么感谢穆际云,送礼肯定是不行的,钱呢……他会不会收下?他看得上这点儿小钱吗?

        楚昭昭没遇到过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办,父母也不是人精,肯定也不懂。楚昭昭想来想去,还是给穆际云打了个电话。

        穆际云没接,楚昭昭想,说不定昨晚又浪去了,还没起床。

        于是,她给穆际云发了条短信。

        “穆老师,谢谢您的帮忙,开学可以请您吃饭吗?”

        若是换在以前,楚昭昭是不敢请他吃饭的。学生请老师吃饭,落在有心人眼里说不定会翻出什么浪来。但是现在不同了,她马上就要毕业了,下学期就一门专业选修课,不是穆际云的课,也没有什么需要评定的奖项,现在请老师吃饭纯粹就是个谢师宴。

        但穆际云一直没有回消息,楚昭昭又打了个电话还是没接,只好作罢,心想说不定他过年期间太忙,过一段时间再联系他吧。

        春回大地之时,也到了开学的时候。

        这是楚昭昭学生时代的最后一学期,不再像往常一样拖着行李箱踏上回校之路,她只背了个书包就去学校报道。

        寝室里除了甘甜都来报道了,她去国外旅行还没回来,学校对这种大四的学生也比较宽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楚昭昭的工作也将在这个月开始实习,由于是大四学生,每周三还有一门专业选修课,公司特意批准她们这一批实习生可以每周回学校上课,其他时候就跟别的员工一样上班。

        报道之后,没什么事儿的楚昭昭就回家了。当然,还是表姐借她的那个房子。

        实习公司就离那里不远,她不用搬家,每天坐地铁就可以去上班。

        回家的路上,楚昭昭打开朋友圈,一刷新就看到甘甜发的照片。

        她跟方泽去欧洲度假,照片里的她站在塞纳河片,和方泽依偎在一起,笑意盈盈。

        楚昭昭看了许久,终是忍不住,给她发了消息。

        “甜甜,有空吗?我想跟你打个电话说个事。”

        两分钟后,甘甜回复:“我逛街呢,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啊。”

        到了晚上,楚昭昭想甘甜应该有空了,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却处于关机状态。楚昭昭有些着急,就给她连续发了几条消息。

        “甜甜,你什么时候给我回电话?”

        “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

        “关于你男朋友的事情。”

        “甜甜?”

        这事儿楚昭昭已经埋在心里许久了,但甘甜十个低调的人,不爱秀男友,也很少把男朋友挂在嘴边,所以楚昭昭一时还能忍住不说。但突然看到她秀恩爱,楚昭昭心头突突跳起来,罪恶感一下子到达颠覆。

        两个多小时后,她给甘甜发微信还是没人回复。楚昭昭心烦意乱,随手翻了下朋友,却看到甘甜在三个小时前更新了朋友圈。

        “手机被偷了!用男朋友的手机登陆微信告知朋友们一声,有事请留言,我用男朋友手机看,如果有急事麻烦直接打我男朋友电话哦!”

        也就是说,楚昭昭给她发消息的时候,她已经丢了手机。

        那么很有可能,她不仅看不见楚昭昭的消息,还全被方泽看了去。

        楚昭昭一下子有些慌了,脑海里又回想起方泽曾经说的话。一想到现在甘甜用的是方泽的手机,她的勇气就又土崩瓦解。

        处于极度纠结的楚昭昭,始终无法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只能让自己内心继续这样煎熬着吧。

        三天后,楚昭昭准备好了实习的东西,还抽空给邱四哥打了个电话。她现在有稳定收入了,妈妈的单位又给她涨了工资,爸爸的工作也渐渐稳定了下来,而且政府还批了补助,楚明明的病情趋于稳定,所以楚昭昭不打算再去云烟府邸上班。

        邱四哥听了也没什么异议,干这一行的流动性本来就大,于是说:“那你今天晚上过来一趟,我们把以前的账结了。”

        “好。”

        是夜,楚昭昭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去云烟府邸,可临到出门,她犹豫了一下,又退回屋里。

        就算去辞职的,也不能这样去。

        她又仔仔细细化了个浓妆,坐上了公交。

        九点的云烟府邸只坐了稀稀落落的客人,楚昭昭直接去了休息室,找到了邱四哥。

        他拿了个账本出来,对着计算器算了半天,写了一堆数字,说:“把押金除了,一共还要补你四千二,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楚昭昭仔细对了一遍,“没问题。”

        “好。”邱四哥收了账本,数钱的时候,抬眼瞟楚昭昭,“真不做了?最近刚有点儿起色。”

        “不做了。”楚昭昭说,“我找到工作了,有固定收入。”

        邱四哥嗤笑一声,那笑声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什么固定收入,一个月赚的钱能有这里一晚上赚的多吗?

        像楚昭昭这种人,他见得太多了。由奢入俭难,习惯了一晚上几大千的收入,回去当几个月的上班族,又灰溜溜地回来上班。

        “到时候要后悔了,可别说四哥我不收人了。本来你也没啥本事,就是看你英语说得好,又是个大学生,不然凭你的业绩,老板早就看不过眼了,还不是我顶着压力留下你撑撑场面。”

        其实邱四哥这个人,平时做事风格很市侩,但他心地是好的。就像他说的,以楚昭昭的业绩,早该被炒了。只是邱四哥知道她家里困难,才一直留着她干。要说什么大学生撑场面,不过是借口罢了,在这种地方,哪里需要什么大学生撑场面。大家穿上工作服,端着酒,不管是大学生还是小学生,都是一样的身份一样的地位。人家客人买酒也不看学历,就看你嘴甜不甜,会不会来事。

        所以这段时间,楚昭昭对邱四哥还是心存感激的。但她嘴笨,说不来好听的话,除了一声“谢谢四哥”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邱四哥挥了挥手,楚昭昭便走了出去。

        大堂里的客人又多了些,楚昭昭尽量挑人少的地方走,却不想还是被一个醉酒的客人撞个趔趄。

        幸好她今天没穿高跟鞋,晃了几下就稳住了。

        楚昭昭还没抬头,就感觉到了面前的人那股酒气都压不住阴鸷感觉。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抬头一看,果然是方泽。

        女人和男人天生的体力差距就在这儿了,方泽只随手一扯,就把楚昭昭拽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放开我!”

        在这里工作久了,楚昭昭就算生气也不敢大吼,只能压抑着声音说道。

        方泽连眼神都懒得给楚昭昭,一只手臂就足以把她钳制在沙发上。

        “你知道你这种人最后怎么死的吗?”

        楚昭昭想说话,脖子却被他卡着,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只能瞪着他。

        方泽靠近了,在她耳边说:“死于话多,知道吗?”

        那天楚昭昭给甘甜发的消息,铁定是被方泽看到了。

        这一刻,楚昭昭吓得腿都在抖。

        她知道自己惹到方泽了,在这样的地方,碰上一个公子哥,她不知道会遭什么罪。毕竟在这里待久了,见过很多纨绔子弟,仗着背后有人家里有钱就敢为所欲为。

        方泽的眼神里,清清楚楚地倒映着楚昭昭瘦小的身影。

        “你说说,到底关你什么事?”方泽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唇齿咬得紧,音都是从齿缝里蹦出来的,听得楚昭昭后背一凉,“你想告诉甘甜什么事?嗯?先说给我听听怎么样?”

        楚昭昭只是死死抓着沙发扶手,用最后的冷静保持脸上的镇定。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多管闲事。”方泽的手劲儿越来越大,要捏断楚昭昭的手腕儿似的,“看来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说着,他伸手拿起一瓶酒,掰开了楚昭昭的嘴巴就往里灌。

        方泽身旁的人看猴戏似的,还有人鼓掌,方泽笑了笑,扯住楚昭昭的头发灌得更猛。

        这是一瓶威士忌,劲道极大,常年喝酒的人都得兑点儿饮料悠着来。像楚昭昭这种只会喝啤酒的立马就被呛得眼泪直流。

        楚昭昭的表情越痛苦,方泽就越兴奋。

        面前这女人下巴脖子上也不知道是酒还是泪水,流到领口里打湿一片,看起来狼狈又好看。

        “给我继续多嘴啊。”灌完了一瓶,早有人递上开好的另一瓶,方泽接过就又往楚昭昭嘴里灌,“老子最讨厌你这种长舌妇,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以为天下男人都不打女人是吧?”

        楚昭昭挣扎着,却始终没有哭,她双脚乱踹,手也乱抓,可就是挣不脱。

        “哟,还挺倔。”方泽直接把楚昭昭拽地上去,酒瓶垂直立着往楚昭昭喉咙里灌。

        这边的动静太大,邱四哥早就赶了过来,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方泽一把推开。

        “老子教训这婊|子!都给老子滚!”

        话音刚落,方泽感觉头上一阵剧痛。

        有多痛?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像浑身的力气都在那一刻被抽离。他机械地松了手,缓缓抬起来,摸上后脑,发现湿腻腻的。

        血。

        方泽整个都傻了,慢慢回头,看见一个男人手里拎着一个碎了一半的酒瓶子。

        “哐当”一声,那个男人把酒瓶子扔到了地上,低着头,松了松袖口。

        除了方泽,在场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方泽挨那一下就是这男人用酒瓶子砸的。

        头破血流,可真是下了狠劲儿。

        方泽懵了几秒,可算反应过来,一瞬间所有的戾气全都蓄足,双眼瞬间猩红。而对面这个男人,松了袖口,又慢条斯理地扯领带。

        看似漫不经心,却让人感觉一股乌云密布般的低气压。

        只抬了抬眼皮,甚至都没看方泽一眼,就让人清楚地感觉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嘿哟!”赵清媛站在一旁,嘴里叼着根棒棒糖。

        她这一声笑立马吸引了方泽的注意力。

        “咱们西辰中学霸王要重出江湖了喂!上一次看穆老师打架都是十年前了,刺激刺激!”

        话音一落,电光火石间方泽脸颊剧痛,一拳下来,他只觉眼冒金星,重重地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