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18、第十八眼

18、第十八眼

        第十八章

        下课后,楚昭昭和甘甜一起去吃饭。

        秦舒月实习的地方比较远,下课后匆匆赶回了自己租房子的地方,而张可已经保研,下课后也回家享福去了。

        但是甘甜却一个人住在学校宿舍里,没有工作也没什么课。

        “你真不回家住啊?”吃饭的时候,楚昭昭说,“我要是你我才不住学校呢,家里多舒服,还不会断网。”

        “我爸妈管多严你又不是不知道。”甘甜说,“一点儿都不自由,哪儿有学校舒服。”

        楚昭昭搅着汤,踌躇几秒后,说:“那……你男朋友呢?”

        “我周末会回去啊。”甘甜笑着说,“你没谈过恋爱你不懂,每天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每周见两次刚刚好。”

        “哦…………”

        “嘻嘻,别难过哦,你也快找个男朋友。”

        “你好烦啊。”

        “别嫌我烦,你之前不是挺关注大三那个直系学弟吗?这都要毕业了,不去要个联系方式?”

        “我没有啊,那不是你们常常在宿舍谈起他我才多看了几眼吗?”

        甘甜挤眉弄眼地看着楚昭昭,“你就是闷,这都什么年代了,帅哥是全球共享资源,你就承认你觉得人家长得帅多看了几眼又怎样。”

        楚昭昭说:“甘甜小姐,人家学弟最优秀的地方是脑子好吗。”

        “咱们计算机的男生有几个又是脑子不好使的?”甘甜说,“但他能打败音乐系表演系和体育系的男生成为校草,可真是为我们计算机学院争光了。”

        “哈哈哈哈哈你可消停点儿吧。”

        两人在饭桌上聊了半天的帅哥,楚昭昭也该回去了。

        原本甘甜说送她去学校外面的公交车站,可走到半路,她看了眼手机,就说有事要离开。楚昭昭自然不会拦她,一个人往公交车站走去。

        微寒的晚风夹杂着南大特有的玉兰香,楚昭昭走得慢,想着这是最后的学生时光了,连学校的小路都有些不舍。

        突然,楚昭昭听到有人叫她,回头一看,是网络工程专业的李宇航和……刚刚和甘甜聊的那个大三学弟!

        “楚昭昭,你今天回来上课啊?”李宇航手里拿着篮球,而身旁的那个男生也笑着和楚昭昭打招呼,“学姐好。”

        那个男生叫陆景,是计算机专业大三的学生。

        去年他们几个一起在一个老师的实验室里做项目,合作了几个月,建立了一段革命友谊。

        楚昭昭对这个男生……怎么说呢,他长得很好看,又很聪明,作为一个学弟却在项目里主导了方向,待人又有礼貌,明明智商高出一截,做事却很踏实,这样的男生,谁都会有好感。

        但楚昭昭自知自己在这样的男生面前黯然失色,所以也只是对他有一点淡淡的钦慕。

        “嗯,回来上选修课。”楚昭昭说。

        李宇航说:“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几个也聚个餐吧,张思思她今天也在说,咱们要毕业了,好歹也是一起被老王虐过的,一起请老王吃个饭。”

        老王就是那个实验室的老师,一个完美主义者,楚昭昭他们在他实验室里没少被略。

        “好。”楚昭昭说,“下个月月底我论文答辩,就那个时间可以吗?”

        “没问题。”李宇航又问陆景,“你呢?”

        陆景也说没问题,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李宇航还想和楚昭昭聊聊,身后突然想起一阵急促的鸣笛声,他回头一看,原来他们堵了一辆车的路,于是赶紧让开了。

        这么一打岔,陆景说自己还有课,李宇航也就不多留,两人一同离开。可楚昭昭看着那辆车的尾气,感觉太阳穴有点儿疼。

        转眼到了四月底,这段时间楚昭昭一有空就去云烟府邸,一来,她盘算着握住一点儿方泽的证据,不然这件事总梗在她心里,又不好空口无凭地去跟甘甜说。二来,她也想着要把衣服还给穆际云。可不管是穆际云还是方泽,楚昭昭这段时间都没遇到过,也不知道是总错过还是他们真的没来。

        再这样下去,楚昭昭都觉得自己留在这儿毫无意义了。每天实习那么累,好不容易空了还要来这夜场溜达,整个人都没精神气儿了,还没赚到什么钱。

        又过了好几天,皇天不负苦心人,楚昭昭终于看到了段晓和赵清媛。

        她往他们那桌转了几次,终于确定,穆际云确实没来……

        但赵清媛却注意到了她,似笑非笑地说:“小妹妹,找穆老师呢?”

        楚昭昭:“……”

        她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

        “来。”赵清媛让她过去,“穆老师没来,你陪陪赵老师呗,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段骁没好气地说:“赵日天,打你兄弟女人的注意呢?”

        楚昭昭:“……”

        “不、不是。”

        但这两个人压根儿就当她的解释是耳边风,赵清媛直接一把搂住她,挑衅地看着段骁:“人穆老师现在一心养身,每天待在家里喝茶,打死不来喝酒,还女人……我看他要出家了。”

        段骁这么一说,楚昭昭有些迷茫了。

        他不来这里,她怎么还他衣服?那衣服看起来很挺贵的,总是要还的。

        这边儿段骁和赵清媛开始插科打诨,楚昭昭坐在这里又很尴尬,于是说:“段先生,请问您方便帮我带个东西给穆先生吗?”

        段骁问:“什么东西。”

        “一件外套。”楚昭昭说。

        “嗯?”赵清媛来了兴趣,“他的外套怎么在你那里?难道他那天在你家过夜了?”

        “不是不是!”楚昭昭连忙否认,“上次天气冷,穆先生好心借我穿的。”

        “操。”赵清媛脸色又变了,“那天我比你还穿的少,穆际云这孙子怎么没给我衣服穿?”

        楚昭昭:“……”

        你问穆际云去啊问我干嘛。

        段骁挑着嘴角,似笑非笑,“你跟人家能一样吗?你是日天,人家是linda。”

        赵清媛给他一巴掌,“怎么说话的呢?”

        楚昭昭听着段骁的话,总觉得不是滋味儿,她说:“段先生,您大概是误会了,我和穆先生……”

        “误会?”段骁打断她的话,“穆际云他每次买那么多酒哪次是喝完了的?你以为他钱多的没地方花?那天把人打成那样你当他见义勇为呢?”

        楚昭昭:“……”

        段骁又接着说:“你刚刚说那话,要是只是矜持就算了,你要真这么想,那就……”

        他歪着脑袋,眼里带着轻蔑。

        他一直不懂,穆际云怎么就对这女的不一样,这么长时间他愣是没看出来她有啥与众不同的。这也就算了,这女的居然还不领情,实在忍不住敲打敲打。

        “多事。”赵清媛冷着脸说,“开个玩笑你还说这么多,是找不到事儿干对吧?”

        段骁嗤笑一声,不再说话。

        气氛一下子僵了起来,赵清媛叫楚昭昭去忙,回头又说段骁:“人家就一小姑娘,又没招惹你,你说话刺人家干嘛呢?”

        段骁漫不经心地说:“我就实话实说而已。”

        过一会儿,楚昭昭把那件衣服拿上来了。段骁这次没说什么,晚上离开时,他那那件衣服拿出来看了看,似乎是洗过,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袋子里。

        第二天,他拿着这件衣服去找穆际云。

        段骁一进穆际云书房,见他端着一杯茶,手捧报纸,悠哉悠哉地坐在窗边,顿时觉得头疼。

        “穆老师,早上好啊,我今天忘了带脑白金来看您,怪不好意思的。”

        穆际云喝了一口茶,说道:“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段骁直接给扔在穆际云面前的沙发上,“你的挂让我带给你的。”

        穆际云打开袋子的那一刻,段骁发现穆际云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

        “你怎么了?”

        穆际云盯着里面的衣服看了几秒,随后将它随意地扔开,“没什么。”

        段骁走后,穆际云又把衣服捡了起来。

        有意思吗?楚昭昭当他真瞎呢?

        好歹是她老师,她就真敢这么一直骗他?

        穆际云越想越来气,上次给她衣服特意叮嘱“下次见面还给我”就是给她一个坦白的机会,还在教室里脱衣服提醒她。她到好,一个多月没在夜店见到他,倒是每周都在学校见,她竟也沉的住气,最后居然让段骁给送过来。

        当天下午,楚昭昭又从公司赶回学校上课。

        由于今天加了会儿班,耽误了点儿时间,楚昭昭就打了个滴滴来学校,结果滴滴司机中途居然拉肚子了,捂着肚子就往公共厕所里冲,误闯了女厕所,被里面一大妈追着骂了两条街。

        这事儿活活折腾了小半个小声,这样一来,楚昭昭就迟到了。

        她站在门口时,穆际云已经开始讲课。

        这,是楚昭昭人生中第一次上课迟到,而且还是穆际云的课。

        两人目光对视,一个不敢直视,左顾右盼,一个目光如炬,带着隐隐怒气。

        完了,连甘甜都在心里为楚昭昭捏了一把汗。

        穆际云慢悠悠地走下讲台,问:“为什么迟到?”

        楚昭昭如实说了原因,教室里哄堂大笑,而穆际云好像更生气了。

        唉……楚昭昭在心里叹气,早知道就说堵车好了,这理由听起来也太扯了。

        不过穆际云也没为难她,让她回座位上课。

        但继续讲课前,穆际云说:“还有一个月,大家就毕业了,即将走入社会。以后再也没有老师这样的社会角色会包容你们,所以你们想想,自己学生时代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老师的事情。如果有,最好找机会倒个歉。”

        穆际云说完这话,看了一眼楚昭昭,发现她正奋力地抄ppt上的东西,还不停问同学东西,沉迷学习,似乎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

        穆际云:“……”

        一节课下来,楚昭昭觉得今天穆际云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难道就因为她迟到?不至于吧。

        下课之前,楚昭昭不由得悄悄多看了他几眼,片刻之后,她恍然大悟。

        这都快五月了,穆际云还穿着上次借她那件外套,您捂着不热吗?

        作者有话要说:                景哥哥客串一把,明骚遇到闷骚,见证醋王的惊世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