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19、第十九眼

19、第十九眼

        第十九章

        五一劳动节过了,在外实习的大四学生几乎都有一个长假来回校搞定毕业事宜。冷清了许久的大四宿舍终于又要热闹了,毕业生们纷纷搬回来住最后一个月。

        这段时间,几乎每个人都有参加不完的聚餐。曾经参加过的学生会、社团、部门……都开始撺饭局。

        楚昭昭的朋友不算多,以前也没参加过学生会,聚餐相对就少很多,李宇航之前约的那一场算是比较正式的聚餐。

        晚上,楚昭昭到了李宇航约好的地点,是学校外面一家比较高档的中餐店。

        平时学生们自己聚餐都是选择大排档,但这次主要是请老王,自然要升一些档次。老王一到,服务员就开始陆陆续续上菜。

        这一桌除了老王,其他的都是他带过的学生。有研一研二的学长学姐,也有像陆景这样的学弟。由于是散伙饭,大家也没了平时的拘谨,说说笑笑,还缠着老王喝了不少酒。

        老王一喝酒就很可爱,脸红扑扑的,非要缠着陆景跟他比背诵乘法口诀。他拽着陆景站起来,数了个“1!2!3!开始!”,然后也不管陆景,自己就开始背。

        后来,老王从四九三十六背到五一劳动节,一桌子笑趴。背完了乘法口诀,老王又要陆景跟他比背诗。老王背了一首《归去来兮辞》,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陆景,没想到——陆景一开口就是《长恨歌》。

        老王问:“年纪轻轻的,就知道情啊爱的,没意思。”

        陆景拍了拍老王的肩膀,“唉,高考的时候背了,现在也没忘,记忆力好怪我咯?”

        老王立马捶胸顿足,直叹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尊老。

        楚昭昭也喝了些酒,她撑着双腮靠在桌上,看着陆景和老王打闹。

        楚昭昭对爱情也不是没有憧憬的,陆景这样的人满足了她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可幻想终究是幻想,她也看得清两人之间的差距。只是,陆景这么好,却一直单身,她也十分好奇他将来会找一个怎么样的女朋友。

        毕竟,他连校级美女的追求都拒绝了,最后应该会找一个跟他一样聪明,一样优秀的人吧。

        楚昭昭想着,眼里带着淡淡地笑。

        突然,楚昭昭感觉到背后一股阴风。

        她旁边那个起哄地正起劲的男生也突然收了声,埋着头假装吃菜。

        楚昭昭看了他一眼,然后下意识地转头。

        “呃……穆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穆际云身后还有一群学生和其他老师,看样子也是谢师宴。

        楚昭昭反应了过来,自知明知故问了。

        “我也是有学生请吃饭的。”穆际云冷冷地说。

        楚昭昭:“……”

        正僵硬之时,晕乎乎地老王看到了穆际云,跟他打招呼,两人说了几句,穆际云就走了。

        楚昭昭坐下来,松了口气。

        身旁的男生也松了口气。

        “哇……现在我看到穆老师我都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了?”楚昭昭问。

        那男生回头再次确认穆际云已经走了后才说:“我毕业设计不是他在带吗?卧槽,他比老王还完美主义啊!虐得我差点儿以为我要读大五了!我他妈最后熬了好几个通宵才达到他标准啊!”

        楚昭昭一脸惊恐:“所以最后还是过了吗?”

        “当然过了!不然我怎么能坐在这儿跟你们吃饭?”那个男生说,“你呢?毕业设计是哪个老师带的。”

        楚昭昭:“也是他……”

        那个男生立马一脸同情地看着楚昭昭,仿佛在说“咱们都是难兄难弟”。

        可楚昭昭在想,她的毕业设计其实过得很顺,从开题报告到大纲,再到最后的成品,穆际云都是让她一次过的,从来没挑过什么刺。

        但楚昭昭听了那男生的话,有点儿后怕。要是穆际云真的挑她刺了,她那么忙,估计会崩溃。

        “唉……不过换做任何一个老师,都不可能挑你的问题。”那个男生又说,“你做事儿肯定是没问题的。”

        话是这么说,但楚昭昭还是心里怪怪的。

        天色渐晚,老王不让学生们在外面逗留太久,就开始吆喝着大家回学校。

        楚昭昭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出来时发现手机进了一条短信。

        预览页面显示,是穆际云发来的短信:我下周有空。

        楚昭昭:???

        什么有空没空的?

        楚昭昭擦干了手,赶紧打开看。

        这条短信的上一条,是大年三十那晚上,楚昭昭发给穆际云的“我可以请您吃饭吗?”

        楚昭昭:“……”

        这都过去几个月了,才想起回她这条短信,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但谁让人家是老师,自己只是个学生呢。

        楚昭昭和朋友们散了,回去的路上给穆际云打了个电话,但穆际云没接,楚昭昭只好回他消息:穆老师,我刚刚给您打电话没人接,那下周六可以吗?

        穆际云:可以。

        楚昭昭:“……”

        秒回消息,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回了宿舍,其他三个人都在等着楚昭昭一起试衣服。她们前几天在网上买了一套同款的裙子,等着过几天一起拍毕业照。

        四个人换好衣服后,互相整理了一下,甘甜看着楚昭昭叹气,“妈呀,你这胸,这腰,还有这腿,太色|情了。”

        “好好说话。”楚昭昭见衣服大小合适,就脱下来拿去洗了,“对了,你们下周六有空吗?”

        张可说:“我和秦舒月要去学生会部门聚餐,怎么了?”

        楚昭昭说:“呃……没什么,甜甜呢?”

        甘甜坐在凳子上玩儿手机,随意地嗯了一声,“有空啊。”

        “那你陪我去参加个聚餐吧。”

        “没问题啊。”

        楚昭昭:希望你到时候还能这么轻松地说话。

        夜里熄灯后,甘甜还躺在床上打电话,虽然她说话声音很小,但她言语里甜蜜是藏不住的。

        楚昭昭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想到电话那头是方泽,心里就窝火。

        半个小时后,甘甜挂了电话。

        楚昭昭几次想说话,可其他人都安安静静地睡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实在说不出口。毕竟她现在没有证据,她不能保证甘甜会在爱情正浓时选择相信她。

        楚昭昭抽空回了一趟家,她自从实习以来就很少回去,这次就特意去超市买了一些补身体的食材,想着给家人做一顿好吃的。

        回了家后,楚昭昭发现客厅里挂了两幅画。

        “这是你画的呀?”楚昭昭问。

        楚明明满脸骄傲地说:“对啊,好看吗?”

        “好看啊!”楚昭昭笑了,“这只狗画得跟真的似的。”

        “姐姐你看。”楚明明把手机拿给楚昭昭,“我拍了我的画发在网上,有一千多评论呢!连那些学美术的人都说我画得好!”

        楚昭昭翻了翻评论,确实,有些从事美术的人从专业角度点评了几句,楚昭昭虽然看不懂那些专业术语,但也算从另一个层次知道了楚明明的天赋。

        这些人一定想不到,楚明明根本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全都是自己看网上教程学的。

        相比而言,楚昭昭就没有这样的天赋,她的绘画水平到现在还停留在火柴人的阶段。

        和楚明明玩儿了一会儿,楚昭昭去厨房帮妈妈做饭。

        她打开冰箱,说:“我买了两只乳鸽,是处理干净了的,一会儿我……咦?怎么只有一只了?我不是买了两只吗?”

        楚妈妈正在洗菜,“噢,上个月,楼下搬来一对小夫妻,那姑娘刚生了孩子,又没什么钱,男人工资交了房租买了奶粉就没什么钱了,我看那姑娘坐月子也没吃什么好的,就分了一只乳鸽给她。”

        见楚昭昭没说话,楚妈妈回头问:“怎么啦?你生气了?唉……那姑娘实在是可怜,奶水都没有,孩子也瘦……”

        “没什么。”楚昭昭摇头,“我没生气。”

        她埋着头宰鸽子,不再说话。

        楚妈妈站在池子边,龙头里自来水哗啦啦流着,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几次想开口,最终还是转身洗菜去了。

        吃了晚饭,楚昭昭就回了学校。

        也是临近毕业,一些杂事反而越多,每天都有各种表格要填,还有离校手续,注销校园卡等等。转眼到了周六,楚昭昭想起穆际云,便给他打电话。

        穆际云接起来的时候,声音淡淡的,“什么事?”

        楚昭昭说:“穆老师,今天晚上在阖家记吃饭可以吗?”

        阖家记就是上次他们请老王吃饭的地方。

        “哦,好。”

        穆际云的语气淡得让楚昭昭觉得他可能根本不想来吃这个饭,说不定他今天晚上有酒局呢,这会儿估计心思都飘到夜店了。

        但楚昭昭该做足的准备还是有的,她打电话订好了位置,然后就在宿舍看了一下午书。

        五点半一到,楚昭昭觉得该早点儿去等着穆际云,于是给甘甜打电话叫她。甘甜下午出门了,说到时给她电话,可现在她又不接电话。

        楚昭昭就去楼下甘甜最爱去的咖啡店找了一圈儿,没看到人,于是又去了图书馆,找到她平时最爱坐的位置,还是没人。

        此时已经快六点了,楚昭昭也不打算再找甘甜,一会儿她看到时间应该会自己过去。于是楚昭昭便往阖家记去,由于找甘甜耽误了点儿时间,她只好从抄近路过去。

        从图书馆到学校大门有一条“情侣路”,其实就是这些年学校的情侣从一片小树林里硬生生走出来的一条路。

        小林子里很安静,枝枝叶叶都疯长,这条小路却依然清晰可见,可以相信每天在这里约会的小情侣有多少了。

        楚昭昭步子迈得大,一不小心被一个石头绊了一下,幸好她扶住了一旁的树干才没摔下去。只是这一下的动静有点儿大,楚昭昭正准备继续走时,发现一旁的小树林里有声音。

        而且这声音……有点儿熟悉。

        楚昭昭抑制不住好奇,往里走了几步。

        就是这小小的举动,让她看到了一个她这短短二十一年人生中最有冲击性的一面。

        一对男女正抱在树林里接吻,那个男生穿着一身球衣,个子高瘦,皮肤白净。

        那个男人她不认识,但那个女生——居然是甘甜!

        作者有话要说:                瘦不了啦,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女主要和闺蜜喜欢同一个男人?!不可能的!闺蜜就是闺蜜!不会撕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