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20、第二十眼

20、第二十眼

        第二十掌

        “昭昭,你听我说!”楚昭昭个子高,步子迈得大,甘甜要小跑才能追得上她的步伐,“你听我说啊昭昭!”

        楚昭昭深呼吸一口,微微放慢了脚步,“你说。”

        “我……我和他……”真让她说,甘甜反而说不出来了。

        “那这样,我来问你。”楚昭昭转身看着她,“你和方泽分手了吗?”

        “没、没有。”甘甜低着头,声音十分没有底气。

        “那这个男的是怎么回事?”

        “我……”

        “我想起来了。”楚昭昭忽然回忆起上学期的一些事情,“他就是追你的那个人,对吧?”

        甘甜点头:“是他。”

        “你那时候不是拒绝他了吗?”楚昭昭说,“你还把他送的礼物都扔了!”

        “是……我那时候……”甘甜脸涨红,手抓着包包链子,半天找不到说法。

        “你跟他什么时候发展成这样的?”

        “就这学期……”

        怪不得,楚昭昭想,谁大四了没事儿还住学校宿舍,当时她还真相信甘甜是觉得学校自由。

        想来甘甜这事儿其实是有预兆的,她跟方泽刚刚在一起那会儿并没有晚上天天打电话,看来最近跟她蜜里调油的都是刚刚那个男生。

        “甜甜,你到底怎么想的?”楚昭昭问。

        甘甜纠结了许久,才说:“我也不知道,方泽他很好,对我也很不错,爸爸妈妈又是认识的,他是最适合我的人。可……秦宸说他会默默陪在我身边,我……”

        “默默陪在你身边?”楚昭昭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陪到小树林里来接吻了?”

        “我……昭昭,我……”

        “算了,你别说了。”

        楚昭昭不想再听甘甜解释,她看出来了,甘甜觉得方泽家境条件是最适合她的,又享受学校里这个男人的追捧,这不是脚踏两只船是什么?

        楚昭昭顿时觉得自己才是傻逼。

        纠结了那么久,得罪了方泽,被折麽了一番,还让穆际云跟方泽打上了,结果这一切跟个笑话似的。

        一路上,楚昭昭都没再说话。

        到了订好的包间里,楚昭昭和甘甜也各自沉默着,气氛冷到西伯利亚去了。

        于是,穆际云推开门进来的那一刻,就看到两个女生黑着脸坐着,跟上刑场似的。

        至于吗?跟我吃个饭至于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吗?

        学校里想请我吃饭的女生能排到校门口,我赏脸跟你们吃饭你们这是几个意思?

        是你自己主动要请我吃饭的好伐?

        穆际云甚至有一刻想转身就走,可想想这样太有失师尊了,于是咳了两声,提醒对面的女生收起自己那要死不活的样子。

        楚昭昭怂惯了,立马扯出一个笑,“穆老师,您来啦。”

        穆际云瞥了甘甜一眼,她还是垂着嘴角,僵硬地说:“穆老师,您好。”

        我好个屁。

        穆际云拉开凳子坐下,又咳了两声。

        甘甜恍恍惚惚地抬眼,说:“穆老师,您嗓子不舒服啊?”

        我整个人都不舒服。

        穆际云擦了擦桌面,说道:“你们这是要毕业了,心情沉重吗?”

        穆际云都这么说了,甘甜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把负面情绪流露地太多,于是尴尬地笑了笑,“不是的,刚刚在路上遇到了点儿意外。”

        楚昭昭现在看到穆际云,那天晚上他打方泽那一幕更是挥之不去,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穆际云,于是把菜单递给穆际云:“穆老师,您多点点儿菜。”

        穆际云瞥了一眼菜单,慢悠悠地接过去。

        “爆炒猪肝。”

        楚昭昭:emmmm

        穆际云:“油炸河虾。”

        楚昭昭:呃……

        穆际云:“生煎馒头。”

        楚昭昭怎么觉得……穆际云心情不太好?

        一顿饭下来,三个人都不怎么说话,吃得像最后的晚餐。

        饭后,穆际云说他去一趟洗手间,包间里又只剩楚昭昭和甘甜两个人了,谁都没心情再维持表面的轻松。

        坐了一会儿,楚昭昭说:“我出去买单。”

        她走到柜台,发现穆际云正站在那里,刚收了钱包。

        “穆老师!”楚昭昭一个箭步冲过去,见穆际云手里已经拿着小票了,“是该我请您的!”

        穆际云随手将小票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说道:“我心领了,但我没有让女人付钱的习惯。”

        楚昭昭站在原地,怔住。

        女人?她一直觉得,她和穆际云的关系是老师与学生,可从他嘴里吐出“女人”两个字,楚昭昭还是一阵耳朵发热。

        不知不觉,穆际云已经走出去了,他回头看楚昭昭,“你站在那里干嘛?”

        正好甘甜也出来了,楚昭昭就和她一起跟着穆际云出去。

        穆际云走在前面,问:“你们回学校还是去哪里?”

        甘甜说:“我要回家一趟。”

        穆际云放慢了步伐,回头对甘甜说:“快天黑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谢谢穆老师。”甘甜说,“我男朋友来接我,他已经到了。”

        楚昭昭:“……!”

        方泽来了?!现在?!

        她惊恐地看着穆际云的背影,感觉自己是被这狗血的命运扼住了喉咙吧。

        “穆老师!”

        “嗯?”穆际云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楚昭昭气血上涌,也不知道脑子怎么了,脱口而出:“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

        见她目光闪烁,脸颊涨红,双手不知道该放哪儿,局促地扯着书包带子,穆际云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轻哼一声,“你问。”

        楚昭昭:“某次旅行后张某留下了若干张飞机票,每张飞机票上写有出发和到达的机场名。他出发的机场是“muk”,他希望知道自己旅行时的准确路线。”

        穆际云:“?”

        楚昭昭声音小了些,“数据保证有解的情况下,当有多组解时如何输出字典序最小的一组呢?”

        穆际云:“……”

        沉默许久,穆际云还是开口说:“这个问题我上课讲过。”

        “啊……”楚昭昭说,“我可能没听到。”

        甘甜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俩,这边方泽又在打电话催了,她便有些着急。

        “穆老师,昭昭?”

        楚昭昭努力做出自然地表情,说:“甜甜,要不你先走?我这儿问个问题呢。”

        甘甜更迷茫了,“啊?现在问问题?”

        但最终她也没说什么,跟穆际云道别后就走出去了。

        “从muk机场出发,每次都选择一个可以到达的且字典序最小的机场,进行下一步的搜索。搜索的终止条件为……楚昭昭!”穆际云突然大声,把楚昭昭吓了一跳。

        她刚刚一直注视着甘甜出去的方向来着,根本没听穆际云说了什么。

        “你今天怎么回事?”穆际云已经带了隐隐怒气,声音也生冷了下来。

        “我……”楚昭昭似乎看见方泽的身影了,他们好像在外面说什么,一时没打算离开。

        楚昭昭心一横,说道:“我还是不太明白,穆老师,您能把代码写给我看吗?”

        说着,她从书包里摸出了纸和笔。

        手写代码?

        穆际云眉心跳了跳,她可真想的出来。

        “穆老师……可以吗?”楚昭昭小心翼翼地问他。

        穆际云脸上已经乌云笼罩了,他紧紧盯着楚昭昭,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拿来。”

        说着,也没真的等楚昭昭动作,直接把她手里的纸和笔拿到桌上俯身写了起来。

        “我刚刚说的是暴力dfs的算法,对于普通的学生够用了。”他顿了下,继续说,“但是你可以考虑用最优算法求图欧拉路径算法,这是图论中的经典算法。”

        穆际云的声线清冷,但却很温柔。

        此刻,他在餐厅的桌上,一纸一笔,详细地给楚昭昭讲解这个问题,而楚昭昭却有些走神。

        她悄悄抬眼看穆际云,他的眼镜后面,那双漆黑地眸子专注地看着纸。

        楚昭昭想起云烟府邸的穆际云,也是这么凑在她身边低声说话的。

        “听懂没?”穆际云写满了小半张纸,收起了笔,“我在问你。”

        “哦……听懂了。”楚昭昭把纸拿起来,仔仔细细地叠好,放进了书包里,“谢谢穆老师。”

        穆际云嗯了声,“走吧。”

        此刻距离甘甜出去已经十来分钟了,想必他们肯定走了,楚昭昭便不再担心,跟在穆际云身后走了出去。

        谁知——她一踏出餐厅大门,就看见方泽站在车旁抽烟!

        为什么这么久了,他们还没走?!

        不光楚昭昭震惊,穆际云和方泽目光交汇的那一刻,楚昭昭似乎听到了打雷的声音。

        这万里无云的……

        这时,甘甜从一旁拎着两袋苹果过来了,她一开始没看到楚昭昭和穆际云,直接走向方泽,“久等了,我们走吧。”

        刚刚出来时,她看见路边一个老奶奶还在卖苹果。

        这四年来,她看这个奶奶可怜,常常特意来买她的苹果。而今天再看到她,甘甜想着要毕业了,就把她剩下的水果全买了,顺便跟她聊了几句。

        “怎么了?”甘甜见方泽表情不对劲,便随着他的目光回头,发现楚昭昭和穆际云站在那边,“哦对了,那是我们穆老师,我跟你提过的,今晚就昭昭请他吃饭。”

        方泽看过来,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穆际云眯了眯眼睛,低头看楚昭昭。果然,她脸色已经清白交替十分好看了。

        原来她说的闺蜜,就是甘甜。

        穆际云清楚了这之间的关系,觉得没什么意思,转身走了。

        而楚昭昭站着不动,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

        另一头的方泽见穆际云走了,也上了车。

        不过他坐在驾驶座上,看着穆际云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楚昭昭,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弧度。

        “有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布吉岛大家喜不喜欢电竞文,良心安利两本。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国服第一adc女主x联盟第一辅助男主

        《吃鸡不如谈恋爱》女主播vs大魔王男主贼鸡儿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