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21、第二十一眼

21、第二十一眼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天早上是穆际云选修课的课堂测试,这也是楚昭昭学生时代最后一节课。

        课后,她把测试题收集好,送到穆际云办公室。

        同在他办公室的还有老王和陆景,楚昭昭放下测试题后就和陆景一起走了出去。

        老王抱着茶杯,踏着他们的背影,叹道:“年轻真好啊。”

        穆际云掀了掀眼帘,没说话。

        “啧,陆景这小子自打进校就招女孩子喜欢,我看这楚昭昭啊,好像也有那么点儿意思。”老王笑眯眯地跟穆际云说话,可他屁都没放一个。

        不过老王也习惯了穆际云这样,他又自个儿坐到沙发上泡茶,“可惜啊,楚昭昭这姑娘学习踏实,可其他地方差了点儿,不然两个人还是相配的。”

        老王本来认为穆际云是不会说话的,谁知他突然开口:“哪儿差了?”

        “嗯?”老王抬头,看着穆际云,“什么?”

        穆际云抬起下巴:“我学生哪儿差了?哪儿就配不上你学生了?”

        “唔……”老王说,“有点儿内向。”

        “内向只是一种性格,不是缺点。”穆际云说。

        老王觑了他一眼,又说:“长相吧,好像也不是太般配哦?”

        穆际云冷哼一声,“肤浅。”

        老王:“……”

        末了,穆际云又说:“少在学生背后谈论这些。”

        老王:“……”

        我就是随口提了一嘴,是你揪着我问的好不啦?

        拍毕业照这天,南大所有毕业生都穿上了学校送的学士服,前往学校标志性建筑物拍毕业照。

        楚昭昭前几天和甘甜再不愉快,今天也都先放下心结,好好拍照。

        毕竟大学毕业照,一辈子也就这一次。

        拍完了班级照片,她们又整个学校乱蹿,找每一个熟悉的地方拍照,大半天下来,每个人都累得够呛。

        寝室里,秦舒月悄悄把楚昭昭拉到阳台,问道:“昭昭,你这几天和甘甜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们俩怪怪的?”

        “啊?没什么啊……”楚昭昭说,“可能是我这几天不舒服吧。”

        “那就好。”秦舒月又摸了下她的肩膀,“大家同寝四年了,可千万别在毕业的时候闹什么不愉快啊。”

        “嗯。”楚昭昭嘴里应着,可甘甜这几天,晚上一出门,楚昭昭就会联想到那天的场景。

        方泽人品如何另说,但自己的闺蜜也是个脚踏两只船还心安理得的人,楚昭昭怎么也没办法坦然接受。

        现在,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跟甘甜说方泽的事情了。

        所以,即使她嘴上说和甘甜之间没什么,其他人还是看得出不对的。

        到了毕业典礼这天,大家再次把学士服拿出来,赶往南大体育馆。

        六月的气温已经预示了今年夏天会如何难熬,楚昭昭穿着短袖牛仔裤,外面还要套一件不透气的学士服,没一会儿就热得一身汗。

        她坐在观众席,将学士帽摘下来扇风。

        场馆中央,教授们正在学生的掌声中入场。

        出席的都是南大有资历的教授,楚昭昭描了一眼,发现穆际云不在其中。

        也对,楚昭昭想起,穆际云是在她们入校那一年才来南大教书的,资历实在算不上老。

        冗长的领导讲话和毕业生代表发言后,就到了授位仪式。

        全校几千名毕业生,二十人一组上台,站在各个教授前面,由教授将学生的帽子上的流苏穗子从右边拨到左边,这个动作完成,就代表学生顺利毕业了。

        轮到楚昭昭这一组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学生会的人过来安排,带着他们绕到舞台后面的候场区,跟他们讲清流程后,就带着他们到舞台边上排队。

        这时候,楚昭昭旁边一个人对她说:“同学,你帽子上的流苏穗子呢?”

        “嗯?”楚昭昭把帽子摘下来一看,果然没有流苏穗子了。

        “该不会是丢在哪儿了吧?”那个同学说,“要不去找找?”

        楚昭昭看了眼四周,说:“算了。”

        这学士服是学校统一发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加之前几天拍毕业照的时候大家都把帽子扔到天上拍照,帽子也是不堪□□,所以很可能今天早上拿出来的时候就不知不觉断了。

        而且现在他们已经站在舞台边上了,那么多人在下面看着,楚昭昭这时候要是跑去满地找穗子不是找不到事儿干么?

        再说穗子断了,就算找回来也粘不上去。

        于是,楚昭昭就顶着这么一个没有流苏穗子的学士帽上了台。

        当她走到对应的教授面前时,那个教授也愣了一下。

        不过台上二十组师生呢,楚昭昭的情况也不明显,教授假装用手拨了一下“隐形穗子”,忍着笑说了一声“毕业快乐”。

        说完,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一笑,楚昭昭更尴尬。

        拨了流苏穗子,拿了毕业证书,这一组学生又匆匆下了台,换下一组。

        楚昭昭走到舞台下的时候,觉得仪式太匆忙了,甚至没有给她回味的时间。若是日后想起来,她大学毕业这一天除了搞丢了帽子上的流苏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其他记忆点了。

        随着人群,楚昭昭往自己原来的观众席走去。

        抬起太热,她摘下帽子,擦了擦汗水。抬头的那一瞬间,她看见穆际云站在二楼观礼台上。

        人烟稀少的二楼,穆际云格外显眼。

        他长身玉立,白色衬衣勾勒出身材轮廓,黑色西装裤将修长的腿形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楚昭昭突然明白,他为什么会站在二楼了。

        如果他下楼,估计会被女生们缠着拍合照吧。虽然他平时严肃,不易亲近,但能跟这么一个老师合照,以后还是可以拿出来炫耀很久的。

        恍惚之间,楚昭昭似乎看见他动了动唇,口型好像是“过来”。

        楚昭昭看了看四周,最终确定,他就是在跟自己说话。

        他叫她过去找他吗?

        楚昭昭不太笃定,但还是戴好帽子,从楼梯走了上去。

        “穆老师,您叫我?”

        穆际云双手负在身后,看着她,点了点头,“过来。”

        楚昭昭又上前两步,正要开口,却看到穆际云伸手摘了她头上那顶没有流苏的帽子,扔到一边,然后将另一顶完整无缺的帽子戴到了她头上。

        这一系列动作太快,楚昭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微微抬起头,看着穆际云,眨了眨眼睛。

        这是干什么?

        下一秒,穆际云就抬起手,抚上她的流苏穗子。

        这个动作似乎被放慢了,楚昭昭看见他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眼前,看见他轻轻整理她的流苏,看见他将流苏从右边拨到左边。

        垂下手的那一刻,他说:“毕业快乐。”

        楚昭昭的心跳,好像突然漏了一拍。

        若刚刚楚昭昭还在想自己的毕业典礼毫无记忆点,那么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会一辈子记得今天。

        穆际云,补给了她一个完整的毕业典礼。

        穆际云没有观看完整个毕业典礼就走了。

        他沿着操场,往停车场去。

        他今天没课,原本是打算在家里待一天的。但早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不舒服,莫名其妙就走到车库,坐上了车。

        当车开上高架桥的时候,穆际云才意识到这是去往南大的路。

        用赵清媛的话说,他还真是当老师当魔怔了。

        所以,穆际云现在准备回家,在路上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今天莫名其妙的。

        天气这么热,还真该在家里好好吹空调。

        这时,一个足球从远处飞来,最后落地,朝着穆际云滚动,最后停在了他脚边。

        同时,穆际云听到一个男生在远处喊他,他寻声看过去,一个男生正朝着他挥手。

        “穆老师!麻烦踢过来一下!”

        穆际云看了看那个男生,觉得有些眼熟。

        两秒后,他想起来了。

        哦,是他。

        于是,穆际云伸脚碰了碰足球,然后

        ——朝着反方向用力踢了出去。

        理了理头发,他昂首挺胸地走了。

        远处的陆景:“????????????????”

        作者有话要说:                景哥哥的任务完成,可以退场了,接下来由教授开始表演。

        顺便,宣传一下预收,下本开,戳进专栏就可以收藏啦

        《卿本佳人》

        卿本佳人,奈何做偷心贼?

        江祁和姜绮长得像,刚进大学就被同学们调侃有夫妻相。

        江祁扬言,他绝对不会和姜绮在一起。

        因为长得太像,感觉像乱|伦:)

        后来,江祁惹姜绮生气,追到地铁站,拥她入怀,吻她额头。

        姜绮却大声说:哥哥,别这样,爸妈会打死我们的。

        江祁:……

        皮上天的戏精女主vs专治皮痒的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