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27、第二十七眼

27、第二十七眼

        第二十七章

        楚昭昭今天效率极低,又因为是周五,公司里同事渐渐都走了,只剩楚昭昭一个人。

        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都黑了。

        做完手头的工作后,楚昭昭揉了揉肩膀,准备开始写今天的工作日志。

        忽然,过道里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楚昭昭一下清醒了几分。

        这个点,谁还来公司啊?

        她悄悄回头看了一下,一个男人的身影渐渐清晰。

        原来是何国华何总。

        这是他们开发部的顶头老大,是国企里出来的,做事风格很官僚主义,开发部的同事们都不是特别喜欢他。看他这个时候回来,楚昭昭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怕何国华又念叨她工作效率问题。

        不过人来了,楚昭昭还是站起来跟他打了个招呼:“何主任,您这么晚还来公司?”

        何国华吓了一跳,一看是楚昭昭,立马就松了一口气,“哎哟,我还以为是谁呢,那谁……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公司?”

        “我还有点东西没调试好。”

        何国华慢慢朝她走了过来,站在她工位旁边,说道:“哦,这样啊……对了,我记得你已经来实习……我算算,三月份来的,也有一个季度了,感觉怎么样?”

        楚昭昭说:“挺好的。”

        “我们公司出了名的工作强度大,你还能承受吗?”

        “还行,平时彤彤姐很照顾我。”

        何国华笑了笑,上下打量楚昭昭,“看不出来你这个女孩子看起来瘦瘦的,还能扛压。”

        楚昭昭又跟他闲聊了几句,然后才想起来问:“何总,你怎么这个时候回公司了?”

        何国华指着自己办公室说:“东西忘在公司了,回来拿。”

        他说着就往自己办公室走,走了两步,又回头问楚昭昭:“下个月就要实习考评了,你觉得你留下的机会有多大?”

        楚昭昭最害怕回答这种问题了,她酝酿了一下措辞,说道:“我已经尽最大努力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达到公司的标准。”

        何国华笑了两声,说:“你跟我过来。”

        包厢内,穆际云心不在焉地盯着盘子里的一对虾。

        两只大小相当,摆得面对面的虾,像两个正在拜堂的人。

        “际云……际云!”穆际泽低声叫穆际云,“外公在跟你说话。”

        “嗯?”穆际云倏得抬头,“外公你说什么?”

        祁清树暗自瞪了穆际云一眼,“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学。”

        “哦,九月四号。”穆际云说。

        “那正好。”祁清树对刘彤的爸爸刘斯河说,“看彤彤什么时候有年假,让年轻人一起出去玩。”

        刘斯河侧身问刘彤,刘彤低头笑着说:“我回头跟老板请示请示吧。”

        穆际云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外公,见他根本不搭理自己,于是又去看祁红。

        祁红拨了拨手镯,表情淡淡地,说道:“际云虽然在放假,但是事情也多,不一定就有时间,爸你别老是给孩子做主。”

        祁红这么一说,刘彤立马有些尴尬。

        女人是敏感的,她能感觉到,穆际云的妈妈对她并不满意。

        而且并没有给她面子。

        所以祁红这么一说,她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之前穆际泽跟她聊过,穆际云的妈妈眼光高,从来就没认可过穆际云的任何一个女朋友。曾经有一个还是拿过黑池大奖的舞蹈家她都看不上。

        当时刘彤听了这些,还莫名有些期待。她对自己原本是有信心的,一是学历,二是长相,三是她出色的工作能力,肯定能得到祁红这个女强人的认可。

        没想到……

        正好这时,刘彤手机里进了一个电话,她立马出去接了,以缓解现场的微妙气氛。

        刘彤出去之后,包厢里气氛一落千丈。

        祁清树觉得祁红不给他面子,但又不好在外人面前发作,脸色就不太好。

        穆际云看得好笑,他作为当事人还没说什么呢,莫名其妙被骗到这饭局来,这两位又因为他的事情不对付起来了。

        “刘叔叔,外公,我去一趟洗手间。”穆际云起身说。

        祁清树看他一眼,声音冷硬地说:“快点回来。”

        每次安排他认识女孩儿,他去个洗手间就能去小半个小时。

        “好。”穆际云点头,笑着出去了。

        走廊里,刘彤语气有些焦急。

        “半个小时内就要用吗?”

        “我有是有备份,但是在公司,不堵车的情况下我半个小时内也到不了啊。”

        “这样,我看看我们公司还有没有人,我打个电话问问。”

        挂了电话后,刘彤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楚昭昭,她是开发部唯一有可能还在公司加班的人的了。

        刚刚一个客户打了个越洋电话给她,说是临到要开会了,却丢失了产品的重要文件,立马就要要。刘彤记得自己把那份文件放在桌面的,现在最快的办法就是看有没有人还在公司。

        拨出楚昭昭的电话后,第一遍没人接,第二遍才被接起。

        “喂,昭昭啊,你还在不在公司?”

        刘彤问出这句话时,穆际云正好从洗手间出来,与刘彤点头示意后,从她身边经过。

        听到“昭昭”两个字,他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

        “你在就好,你现在赶紧去我办公室打开我的电脑,开机密码是76985431,桌面上有一个叫做‘致胜5.6’的文件夹,里面有一份‘’的pdf文件,看见了吗?”

        片刻之后,刘彤又说:“对,你把这个文件发到我手机上来。”

        “嗯好。”

        交代好了事情之后,刘彤准备挂电话,脑子里却闪过了什么,问:“昭昭,你声音怎么这么奇怪?你是不是哭过?”

        “没有吗?我听着你声音不太对劲,是不是生病了?”

        刘彤听着楚昭昭的回答,脸上有一丝狐疑。

        “哦,这样啊……那你怎么这个点了还在公司?”

        “昭昭,你加班别太晚,工作不急在一时的,周末回去做也行。”

        “行吧,那你早点下班回去,天黑了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后,刘彤猛然发现穆际云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这是在……等她?

        刘彤理了理额发,说:“你怎么还不进去?”

        穆际云动了动唇,目光微闪,最终只是说:“出来透透气。”

        两人回包厢后,发现祁清树和刘斯河聊得起劲,别人的都插不进去嘴。

        祁清树是南大美术学院的老院长,已经退休了好些年,颇有些艺术家的怪脾气。而刘斯河是个金融学教授,难得对美术还有一些研究,两个人就格外聊得来。

        穆际云想,还给我安排什么相亲,你们俩凑合着过得了。

        而刘彤坐了一会儿,心里总是慌慌的。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太敏锐,她总觉得楚昭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分钟后,她坐不住了,站起来说:“爸,祁爷爷,祁阿姨,我公司里还有些事情,我想先过去一趟。”

        在座所有人,除了穆际云,都惊讶地看着她。

        “现在?这么急?”

        刘彤点点头,“嗯,很急。”

        祁清树有些不满,而刘思河也不太开心。

        “今天周五,什么事情这么急非要现在回去……”

        刘彤不知道怎么开口,正踌躇着,穆际云突然说:“我送你过去。”

        这一下,祁清树开心了,“行,你送彤彤过去,路上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                放心,不会写两个女人为这个男人撕逼的。

        但是,看在我双更的份上,能不能球球留言!十五字以上的还有红包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