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28、第二十八眼

28、第二十八眼

        第二十八章

        刘彤原以为穆际云的本意是送她去公司,但上车后,她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穆际云开车开得很快,全程没有说话,眉头紧锁,面露焦急。

        刘彤想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楚昭昭是你学生吧?”

        穆际云微惊诧地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是我的学生。”

        “别担心。”刘彤想拍拍他的肩膀,可刚抬起手,就发现他往另一边靠了一点。非常细微的动作,但刘彤还是发觉了,她放下手,说:“应该没什么事的,只是我担心她心态崩了。毕竟做我们这一行的女生压力非常大,而且她又刚刚毕业,所以我担心的是她压力太大,想去开解开解她。”

        刘彤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是去年带的一个女实习生就是因为压力太大,想不开,把电脑里的数据摧毁了,结果导致公司的内部系统瘫痪了半天。

        穆际云却摇头,“不,她如果哭了,一定是出事了。”

        刘彤看着穆际云,问:“为什么?”

        “你不知道她在这方面的毅力,再难的问题她都只会埋头去解决,不会是你担心的情况。”

        穆际云的语速并不快,但言语里的担忧随着每一个字流淌了出来。

        一个老师,担心自己曾经的学生,于情于理都是合适的。

        但刘彤是个很敏感的人,虽然她和穆际云总共才见过两面,此刻她却觉得,穆际云对楚昭昭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老师对学生的关心。

        这道思绪只是轻轻拂过了刘彤的心头,现在她更担心的是楚昭昭会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很快,穆际云就把车停在了停车场,然后疾步进了电梯。

        到了公司,走到开发部,刘彤发现这里灯火通明,却没有人。

        她和穆际云叫了楚昭昭几声,没听到回应,两个人神情凝重了起来。

        刘彤立马拿出电话,准备打给楚昭昭,却发现穆际云比她更快,已经拨了号。

        刘彤看着穆际云的手机屏幕,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穆际云冷冷开口:“你在哪儿?”

        刘彤听不到楚昭昭说了什么,但她似乎在某个角落听到了动静,于是带着穆际云走了过去。

        走廊外的茶水间,楚昭昭正蹲在地上,一颗颗地捡玻璃渣子。

        茶水间的柜子上原本有十来个水杯,此刻全碎了一地,而一旁的高脚桌子也倒在地上,一片狼藉。

        楚昭昭看到穆际云和刘彤来了,十分惊讶,手里还捏着一个玻璃渣,一不注意就划破了自己的手指,随之发出一阵细吟。

        穆际云叹了口气,蹲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见她手指没什么问题,便问:“你在干什么?”

        楚昭昭眼眶还是红的,她缩回了手,低声说:“我收拾一下垃圾。”

        穆际云扫了地面一眼,“收拾垃圾?你练杂技失败了吗?”

        楚昭昭被穆际云刺一下,心里委屈感又上来了,于是她别开头,努力憋着。

        穆际云目光往下看,发现她小腿居然在流血,白皙的肌肤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穆际云眼里寒意渐生,他又逼近了一些,问:“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楚昭昭揉了揉眼睛,没理穆际云,反而站起来看向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刘彤,“彤彤姐,我不小心把这里打翻了,我会收拾好这里,明天也会找人事赔偿这些东西的。”

        刘彤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地面的景象,最后说:“不着急,你受伤了,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回头别留疤。”

        刘彤虽然不知道楚昭昭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看得出来楚昭昭现在不想说,在这里强迫她也没用,不如先让她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楚昭昭还没决定要不要走,有些犹豫。

        刘彤又对穆际云说:“穆先生,麻烦你带她去一趟医院,我叫人来打扫一下,一会儿自己回家。”

        穆际云倒不像楚昭昭那么犹豫,他对刘彤说了一句“麻烦了”就拉着楚昭昭的手腕,一言不发地拽着她走了出去。

        至始至终,刘彤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

        她回想起几分钟前,无意中瞥到穆际云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拨出的名称是“兔子”。

        哪个老师会给自己的普通学生存这样的备注?

        但刘彤现在没有心情想这些,她立马给安保室打了个电话:“监控室的人呢?现在立马上来,我要看监控。对!现在,立刻!”

        几分钟后,监控室的人匆匆而来。

        刘彤让他调出今晚的视频监控,看到何国华出现的那一刻,她脸色顿时黑了一个度。

        视频里,何国华站在楚昭昭的工位跟她说话,不一会儿,楚昭昭起身跟着他往另一个地方走。

        刘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在两人进入茶水间后,她忍不住骂道:“fu|ck!”

        茶水间是公司视频监控的死角,两人进去后就没了身影。

        但没多久,刘彤看到几个玻璃杯子弹了出来,紧接着何国华就捂着额头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随便找了个员工的位置抓了几张卫生纸捂着额头跑了出去。

        然后茶水间没了动静,刘彤把时间进度拉了很长才看到楚昭昭走出来,拿了个垃圾桶和扫把进去。

        车上,楚昭昭平静地讲完了事情经过。

        穆际云开车开得快,全程默默地听着,没有什么情绪起伏。最后楚昭昭说完了,他才开口说:“所以呢?你就这么算了?”

        楚昭昭低头看着自己手指,说:“第一,他没真得手;第二……”

        她顿了片刻,声音低了下去:“我真的没精力让自己陷入这样的纠纷中了。”

        如果说刚刚楚昭昭讲何国华的行为时,穆际云尚且平静,但楚昭昭说出这一句话时,他心口抽了一下,然后油门踩得更死了。

        穆际云不说话后,楚昭昭就安安静静地坐着。

        过了一会儿,她看见穆际云穿得很正式,于是小心翼翼地问:“穆老师,你怎么会和彤彤姐一起来?”

        穆际云说:“我和她一起吃饭。”

        “哦……”楚昭昭又问,“是……相亲吗?”

        “什么相不相亲的。”穆际云瞥了她一眼,“我需要相亲?”

        楚昭昭:“……”

        楚昭昭不说话后,穆际云似乎不太想对话停在这个话题上,于是他说:“平时胆子挺小,今天胆子倒是挺大了,你把你们主任打伤,有没有想过下场?”

        楚昭昭叹了口气,“工作多半保不住了吧……”

        穆际云在红灯前停了下来,腾出一只手薅了一下楚昭昭头顶,“保不住就保不住,我的学生还怕找不到工作吗?”

        绿灯亮了,他收回手,继续开车。

        楚昭昭的感官却还停留在刚刚那一刻,她抬手摸了一下头发,穆际云手心的温度似乎还残留着。

        楚昭昭又想起上一次见面,穆际云把她搂在怀里的那一晚。

        莫名的,楚昭昭脸颊有些烫,她偷偷看了穆际云几次,还是没能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她很好奇,穆际云和刘彤现在是什么关系,可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去问呢。

        到了医院后,穆际云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能走吗?”

        “能。”楚昭昭利落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却在脚着地的时候趔趄了一下。

        她今天和何国华厮打的时候一时情急抓起身后的玻璃杯子就朝他砸去,随后又打翻了一桌子的杯子,不知什么时候腿就被玻璃划了这么多道口子。

        穆际云下车后,站在她前面,低头看了几秒她的小腿,然后叹了口气,牵着她的手腕往医院里去。

        是牵着她的手腕,不是像刚刚在公司抓着她的手腕拽她走。

        虽然只是力度的不同,但楚昭昭的手心温度还是顿时上升,连指尖的疼痛都不怎么感觉得到了。

        到了诊断室,医生看了看楚昭昭小腿和指尖的伤口,说道:“手指没什么问题,不用管它,就是小腿伤口里还有些玻璃渣,我一会儿给你清理了,再消消毒,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楚昭昭问:“那会留疤吗?”

        医生说:“忌口,只要不是疤痕体质就不会留疤。”

        说完,医生就让楚昭昭坐好,然后去拿消毒器具。

        穆际云在一旁站着,突然开口问:“医生,忌口要忌哪些?”

        医生背对着他说:“辣椒、酱油、姜、蒜、酒这些有刺激性或深色素的食品最好都不要吃。”

        说完,他拿着器具朝楚昭昭走来,“消毒和取玻璃的时候有点儿疼,你忍着点儿。”

        楚昭昭点了点头,在凳子上坐好。半分钟后,医生往她的伤口上倒了小半瓶消毒水,楚昭昭一下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接着,医生开始取玻璃,第一下就疼得楚昭昭咬紧了牙,医生抬头看了她一眼,说:“别看伤口,越看越疼。”

        医生话音刚落,穆际云就走近两步,站在楚昭昭身旁,然后将她的头揽到自己腰间。

        “别看。”

        楚昭昭埋在他腰间,片刻失神。

        穆际云一只手揽着她的背,一只手抚着她的头,将她圈在怀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保护圈。

        他身体的温度很快传了过来,像电流一样,从楚昭昭的头部蔓延至全身。

        在她怀里,能听到他的心跳,而医生的声音反而飘得很远。小腿的疼痛,好像也游离在感观之外了。

        在楚昭昭极缺安全感的这一天,这个温柔的怀抱,有让她沉沦的魔力。

        楚昭昭甚至想抬起手臂抱住穆际云,可最终压抑住了冲动。

        她一边克制地从穆际云身上汲取安全感,一边又告诉自己这个人,是穆际云,是她的老师,这些安全感都是因为他是她的老师。

        可是,她心里又隐隐希望,这一刻漫长一点,再漫长一点,最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想沉溺在这个怀抱里。

        但越是这样,时间好像就过得越快。

        楚昭昭感觉才过去几秒一般,医生就处理好了她的伤口。

        走出诊断室,穆际云还是牵着她的手腕往停车场走去。

        楚昭昭小腿还有些疼,但她的脑子更浑噩,竟然希望这一条通道能有无限长。

        最后,她坐上了穆际云的车。

        穆际云系上安全带后,说:“得告诉刘彤一声你没事了。”

        一句话,又把楚昭昭打回现实,她似乎忘了,楚际云今天是跟刘彤一起出现的,而刘彤是他的“相亲对象”。

        她愣了许久,然后点点头,“嗯。”

        “嗯什么嗯,我让你打电话。”穆际云眼里浮现一丝笑意,“我没她电话。”

        “啊?哦,好,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楚昭昭手忙脚乱地找电话,四处一摸,才发现自己被穆际云拽着离开公司的时候根本没带包出来,手机自然也留在了公司。

        她尴尬地看着穆际云,还没说话,穆际云就说:“算了,我让我哥告诉她一声。”

        穆际云拿出电话,给穆际泽打了过去。

        “哥,你给刘彤说一声,这边已经没事了。”

        “你别问了,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

        “行了,管好你自己吧。”

        挂了电话后,穆际云发动车子,往楚昭昭家里开去。

        几分钟后,穆际泽电话打回来了,穆际云按了免提。

        “我跟她说了,她已经回家了。”

        穆际云嗯了一声。

        穆际泽又说:“我说你怎么……”

        “啪”得一声,穆际云按了汽车显示屏上的挂机键。

        不一会儿,穆际云把车停在了楚昭昭家的那条巷子口。他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而楚昭昭比他动作还快,已经打开车门,一只脚都踏了出去。

        穆际云突然说:“回来。”

        “啊?”楚昭昭回头看着穆际云,默默收回了一只腿。

        穆际云揉了一下太阳穴,说:“你的包忘在公司了,那你的钥匙呢?”

        楚昭昭瞬间懵了,对啊,钥匙呢?当然是也忘在公司了。

        可这个时候,公司大门都锁了。

        穆际云叹了口气,说:“系好安全带。”

        楚昭昭:“嗯?”

        穆际云:“钥匙没有,手机没有,钱包也没有,你准备睡大街吗?”

        楚昭昭慢慢挪回座位,系好安全带,问:“那去哪儿啊?”

        穆际云说:“老师我勉强收留你一晚。”

        作者有话要说:                什么动不动就社会穆的,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大家克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