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41、第四十一眼

41、第四十一眼

        第四十一章

        楚昭昭坐在床边,还处于飘忽忽地状态,但这样的情绪很快就被叮叮当当的手机铃声打断,她慌乱地从包里翻出来,竟然是妈妈打过来的。

        这个时间点,楚昭昭心口砰砰跳了起来,生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喂?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楚妈妈的声音有些着急:“昭昭啊,你现在有空吗?”

        “妈,出什么事了?”楚昭昭焦急地问,“是不是明明出事了?”

        “不是的……是你爸爸。”楚妈妈说,“你爸爸把腰闪了。”

        楚昭昭心里咯噔一下,立马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

        她的爸爸年纪大了,又常年做苦力活,腰椎一直不太好,“腰闪了”是比平常人更严重的问题。

        此时夜已经深了,楚昭昭要去的医院在郊区,网上没有车接单,她站在路边招的出租车一听去那么远的地方也不愿意去。

        就在楚昭昭着急时,出来吃烧烤的阿绿看见了她,问:“干嘛呢你这大半夜的?”

        楚昭昭眼睛还盯着路上来往的车辆,说道:“我爸生病了,我要去一趟医院!”

        “哎呀我送你过去!”阿绿拉着楚昭昭就往小区走,“这大晚上的你别跟这儿招车了。”

        楚昭昭就像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跟着阿绿往停车场跑了起来。

        阿绿开车本来就狂,这下为了送楚昭昭去医院,简直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

        路上,他见楚昭昭神情紧张,便想着法儿逗她开心,可楚昭昭最多就是嘴角扯一扯,阿绿没办法,只得好生安慰她:“别太担心,爸妈年纪大了生病是常有的事情,都去医院了,你要相信现在的医疗水平。”

        楚昭昭只是点点头,紧紧握着手机,生怕这个时候又有妈妈的电话打来。

        阿绿便不再说话,很快就到了医院。

        楚昭昭飞快解开安全带,一边往大门跑一边跟阿绿说谢谢。

        阿绿把车锁好,拿着包也匆匆忙忙地跟着她跑了进去。

        楚昭昭没有坐电梯,跑上了三楼,在一间诊断室门外的椅子上看到了楚明明。

        她垂着头,看起来情绪十分低落。

        “爸怎么样?严重吗?”楚昭昭走到楚明明面前问。

        楚明明张了张嘴,顿了下,才说:“你进去看看吧。”

        楚昭昭走进去,看到她爸爸正躺在诊断室的床上,而医生不在。

        楚昭昭问:“爸,你怎么样了?”

        楚爸爸抬头,露出老实憨厚的笑:“哎呀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闪了一下。”

        “什么没大问题!”楚妈妈冷着脸说,“医生都让做手术了!”

        楚爸爸的脸僵了,支支吾吾地说:“哪儿有那么严重,我从小就这么摔摔打打过来的,吃点药就好了,做什么手术!”

        正好这时,医生进来了,他看到楚昭昭,说:“家属是吧?”

        楚昭昭点头,连忙问道:“医生,我爸现在什么情况?”

        医生坐下来,慢慢说道:“病人股前侧的股神经痛和股后侧的坐骨神经痛已经持续很久了,并且已经出现下肢疼痛,麻木,下肢酸软无力、活动受限等症状,建议手术,不然会影响正常生活。”

        医生说得简单明了,楚昭昭却听得一阵心惊。

        她回头看了楚爸爸一眼,自己的身体,他不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爸,听医生的,做手术吧。”

        楚爸爸闷着不说话,盯着墙面看,乱糟糟的头发和满脸的沟壑在医院惨白的灯光下显得有些陌生。

        楚昭昭盯着他看了许久,不知什么时候起,爸爸那一头的黑发居然这么稀疏了。

        半晌,楚爸爸终于开口了:“哪儿……哪儿有钱做手术啊……”

        他这话一出,楚妈妈也沉默了。

        楚昭昭的手指不自觉地抠着手心,低声说:“爸,我刚发了工资,手里还有点存款,够的。”

        楚爸爸没说话,楚妈妈局促地说:“昭昭,你……你把钱留着自己用吧,你大了。”

        “我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楚昭昭说,“发了工资不给你们用给谁用呢。”

        楚妈妈和楚爸爸沉默着没说话,楚昭昭就对医生说:“医生,麻烦你开单子吧,我去缴费。”

        医生点点头,立马打印了单子出来。

        楚昭昭拿着单子,离开治疗室时,却走得很慢。

        她看着上面的数字,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她手里的钱能交了前期的钱,但后续的费用却让她头疼。最重要的是她爸爸打零工的,没有医保,也报销不了。

        阿绿一直没走,他跟在楚昭昭后面,见她步伐沉重,于是把她拉到一边,说:“要不我先借点钱给你吧。”

        楚昭昭抬头望着他。

        阿绿摸了摸头,说:“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啊,你们没关门,我站在外面就都听到了。”

        说完,他从包里摸了一张卡出来,“拿着吧,我一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先借你点,你以后慢慢还,反正我们一个公司工作,我还怕你跑了不成?”

        楚昭昭开始有些摇摆了,她缺钱,但一时想不到该找谁借钱。

        同学都是刚毕业的,都一样没钱,但和同事之间,她却不想车上金钱关系。

        阿绿又说:“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师兄妹,这点忙我怎么都该帮的。”

        楚昭昭最终还是接过了阿绿的卡,连连说道:“谢谢,真的谢谢,等我发了工资就还你。”

        “不急。”阿绿说,“你分期还吧。”

        他想了想,又说:“我不收利息,你可千万别再给我买咖啡了。”

        楚昭昭笑不出来,沉默着去了缴费处。

        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把一切都处理好了,楚昭昭也打算回去了。

        她在病房跟妈妈交代了一些事情后,环视一圈,没看到楚明明的身影。

        这才想起,竟然很久没看到她了。

        “妈,明明呢?”

        楚妈妈也说:“嗯?一直没看到啊?是不是跑出去玩了?”

        楚昭昭有些担心,打算去找找她。

        但走廊上没人,她又能去哪儿呢?

        楚昭昭想,可能是去厕所了,于是便去女厕找。

        她一个个厕所挨个找过去,却没发现楚明明的踪迹。

        楚昭昭开始着急了,阿绿也帮忙下楼去找。

        到了走廊尽头,这是最后一个厕所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楚昭昭叫了两声楚明明的名字,没听到回应,就打算下楼去找。

        刚转身离开,却听到隔间里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

        “明明?”楚昭昭走了回去,敲了敲门,“明明?你在里面吗?”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哭声却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楚昭昭确定了那人就是楚明明。

        “明明!你出来啊!”楚昭昭开始用力敲门,“你躲在里面干嘛?出来啊!”

        楚明明还是不开门,以至于楚昭昭无法知道她的状态,只能干着急。

        许久,楚明明终于开口了。

        她哽咽着说:“姐姐……你们放弃我吧……”

        楚昭昭敲门的手顿了片刻,又重重地拍了下去:“你在胡说什么?!快出来!”

        楚明明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她泣不成声地说:“你们放弃我吧,反正我也不是你们亲生的!”

        楚昭昭突然沉默了下来,也不敲门了,就依着门,不言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楚明明也哭累了,渐渐安静了。

        这时,楚昭昭才说:“哭够了吗?哭够了就出来吧,我很累,想回家休息了,明天早上还要上班。”

        这句话对楚明明有绝对的威慑力,因为这些年来,她一直努力让自己早熟懂事,不给楚家添任何麻烦。

        所以当楚昭昭说她很累时,楚明明不管前一刻情绪有多崩溃,还是乖乖走了出来。

        她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睛红着,抬不起头。

        楚昭昭用纸巾擦干了她的眼泪,柔声说:“我先送你回家,今晚你一个人在家,管好门窗水电气。”

        楚明明点点头。

        楚昭昭又说:“别胡思乱想,妈妈要在医院陪着爸爸,我要回去上班,你把家看好,好吗?”

        楚明明泪眼婆娑,咬着唇,再次点头。

        楚昭昭牵着她,说:“走吧。”

        阿绿把车开了出来,先送楚明明回家。

        一个梨花带雨的小姑娘坐在车上,阿绿也拘谨了许多,一路上都没说话。

        直到楚明明回了家,车上只有他和楚昭昭了,他才说:“你妹妹怎么哭了?”

        楚昭昭叹了口气,说:“担心爸爸。”

        “小孩子就是这样。”阿绿说,“不过我真羡慕你有个妹妹啊,我独生子女,直到上了大学才发现好多同学家里都有兄弟姐妹,羡慕死我了。”

        楚昭昭笑了笑,“是啊,独生子女或许比较孤单吧。”

        两个人闲聊着,到家时,也快半夜三点了。

        楚昭昭下车前,对阿绿说:“你加班这么久还陪我去医院,真的太麻烦了,我改天请你吃饭吧。”

        “再说吧。”阿绿说,“反正我现在有特权,明天早上不去上班就是了。”

        楚昭昭点点头,再次道谢后,又说:“阿绿,今天这事儿,你能不能别说出去?”

        阿绿表示理解:“放心吧,不会说的。”

        他以为楚昭昭是觉得家里窘迫,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于是爽快地应了下来。

        然后楚昭昭真正想瞒的只有一个人,阿绿却偏偏只告诉了那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稳住!告白肯定是会告白的,只是社会穆的告白不走寻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