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48、第四十八眼

48、第四十八眼

        第四十八章

        穆际云将楚昭昭抱到车上,吩咐司机去买创口贴,然后将楚昭昭的鞋脱了下来。

        他说:“你上次试穿的时候,不是说很合适吗。”

        “刚穿上的确合适。”楚昭昭说,“但鞋子总是要穿上走一走才知道合不合脚的。”

        穆际云突然抬头,凝视楚昭昭半刻,随机说:“不合脚就扔了。”

        “别啊……”楚昭昭看他把鞋子扔到一边,连忙阻止,“新鞋子呢,磨合磨合就行了,现在还有专门用来擦脚的油,擦上就不磨脚了。”

        穆际云看着一边的鞋子,说:“重新给你买,好看又舒服的鞋子多的是。”

        楚昭昭将脚微微收起来,看向车窗外。

        川流不息,离举行宴会的酒楼越来越远。

        “我们就这样走了会不会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穆际云说,“都露面了,该见的也见了,难道还在那儿听听大家又捐了多少钱?”

        因为这是祁红的血友病基金慈善晚宴,楚昭昭想到了楚明明,所以是想看看的。

        穆际云见她留恋地往后看,便扶着她的头,不让她再回看,“真关心这个,你不如上网看去,这种晚宴……”

        他低笑一声,“以慈善之名,行牟利之实。”

        楚昭昭不明白,“什么意思?”

        穆际云说:“你刚刚都看到了哪些人?”

        楚昭昭回想了一下,说:“看起来都是有钱人,有些好像都是明星。”

        但楚昭昭认为这是正常的,慈善晚宴,难道请他们这种穷人参加,那谁来捐钱?

        “那就对了。”穆际云说,“每年大家捐出的钱数额惊人,但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付不起医药费?”

        楚昭昭似乎有些体会到他的意思了,越发震惊地看着他。

        穆际云想继续说,一看她的表情,无奈地笑了,“我妈不至于贪这几个钱。”

        “啊?”楚昭昭问,“那是怎么回事?”

        穆际云又拍了拍她的头,“用你这个高数考九十九分的脑袋想想吧。”

        楚昭昭还真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倏得睁大了眼睛,说:“逃税避税?”

        “聪明。”穆际云说到这个,又叹了口气,“其实这个基金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做了不少事的。”

        只是后来牵扯的利益太多,谁都身不由己。

        “难怪……”楚昭昭喃喃说道,“去年有个农民企业家做好事,给医院里的病人买了不少药,但他说他不捐钱。”

        当司机停车去买创口贴回来后,两人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穆际云让楚昭昭转过来,将她的双腿捞起来搁在自己腿上。

        他低着头,一边将创口贴仔细地给她贴上,一边说:“你明天怎么过?”

        明天是周末,楚昭昭说:“我回家,快一个多月没回家了。”

        “嗯。”穆际云说,“明天我要去上海出差,周一下午回来,到时候我直接去公司接你。”

        “明天几点的飞机啊?”

        “七点。”

        “那么早……”

        “怎么,你想来送我?”

        “没有……”

        “你不想送我?”

        楚昭昭抬头看他,不知道该说话,只能转转眼珠。

        穆际云扬着下颌线笑了,楚昭昭看着他的喉结,突然伸手摸了摸。

        被一只温热的手指触摸到的时候,穆际云感觉她的肌肤似乎有微微的电流,带起了一阵酥麻的感觉。

        “你干嘛呢?”

        他低头问,声音低沉,自带了他特有的诱惑力。

        “没什么。”楚昭昭嗫喏道,“手痒。”

        穆际云拉着她的手,直视着前方,面不改色地说:“下次别再找这么蹩脚的借口了。”

        楚昭昭:“……知道了。”

        到了楚昭昭的家楼下,穆际云下车时,看了眼那双鞋子,将其拎在手上,然后弯腰将楚昭昭抱了起来。

        司机坐在前面,眼观鼻鼻观心,不做声。

        “我自己可以走的。”楚昭昭说,“没那么严重,放我下来吧。”

        说话间,穆际云已经抱着她走上了楼梯。

        “你就别拆穿我了,不然我哪儿有机会这么抱你。”

        楚昭昭:“……”

        她抱着穆际云的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

        穆际云将楚昭昭送到家后,并没有多停留,就被楚昭昭赶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楚昭昭睡到自然醒,然后收拾东西回了家。

        她爸爸做了手术刚出院,楚妈妈又难得休假,楚昭昭便在路上买好了菜,回家做了一顿简单的午饭,然后陪楚明明午睡。

        两姐妹躺在床上,正要入睡时,楚昭昭接到了甘甜的电话。

        她已经很久没有打电话来了。

        “昭昭,你在忙吗?”

        “不忙。”楚昭昭问,“怎么了?”

        甘甜说:“下个月28号,你有空吗?”

        楚明明翻出日历看,下个月28号正好是周末,于是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有空的。”

        “嗯……”甘甜迟疑片刻,说道,“那天我订婚,你有空能来参加吗?”

        这个消息说不上有多冲击,但却在楚昭昭胸口里回荡了半天。

        电话两头都是沉默。

        许久,楚昭昭说:“怎么这么突然?”

        甘甜笑了笑,释然地说:“我不是说了我毕业就准备结婚了吗?”

        “是方泽吗?”楚昭昭问。

        “不是,我们分手后没有联系过了。”甘甜说,“他是我小学同学,知根知底的,今年才回国,爸妈都认识。”

        楚昭昭低低地嗯了一声。

        甘甜又说:“那下个月28号中午十二点,格金酒店,我等你。”

        楚昭昭:“好的。”

        挂了电话,楚昭昭对着墙壁发了许久的呆。

        楚明明知道她没睡觉,便戳了戳她的肩膀,说:“姐姐,谁啊?”

        楚昭昭说:“我大学室友。”

        楚明明:“怎么了?”

        楚昭昭:“订婚宴。”

        说完,楚昭昭翻身搂着楚明明,“睡吧,下午我们大扫除。”

        下午两点,楚昭昭醒来时,楚明明和爸妈都还在午睡,她便一个人下楼去两条街外的小卖部买消毒液。

        她拎着袋子走到楼下时,发现巷子外停了一辆车,驾驶座坐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即便楚昭昭对汽车的品牌并不熟悉,但她也知道这辆车的标志很少见,估计价格不菲。

        在这里住的都是多年的老邻居,突然见到一辆这样的车,楚昭昭心里便有些狐疑。

        上了楼,拿钥匙打开门,眼前的一幕让她僵在了原地。

        陈旧的沙发上,坐着她的妈妈——和祁红。

        楚昭昭不知为何,看到祁红的那一瞬间,脑子里思绪就乱做一团。

        昨天晚上才和她正式打了个照面,今天下午,她就出现在了她郊区的家里。

        楚昭昭没办法往好的方面想。

        最先看到楚昭昭的还是祁红,她望着门口,说道:“楚小姐回来了,怎么不进来?”

        楚昭昭将买的东西放在玄关处,趁着这个时间收住了自己表露出来的情绪,随后才往客厅走去。

        “阿姨怎么来了?”

        祁红看着她,没有说话,是楚妈妈回答了这个问题:“她说她是你男朋友的妈妈,路过这里,顺便上来看看。”

        顺便?楚昭昭一阵心惊。

        这么快,她就已经知道了她家里的确切地址,并且从容地出现。

        此时,楚明明房间的门正关着,估计还没有睡醒,而她爸妈的房门开着,楚爸爸躺在床上往客厅张望。

        楚昭昭明白,她妈妈这句话的重点在于“她说她是你男朋友的妈妈”。

        楚妈妈看着她的眼神,似乎也在求证这件事。

        “是的。”楚昭昭点头,“妈,这位阿姨是我男朋友的妈妈。”

        闻言,祁红的眼神里浮现出一丝诧异。

        她没想到,楚昭昭居然这么大方地承认了。

        祁红站了起来,在客厅里走了两步。

        她目光所及之处,包括桌角,柜子角,所有尖锐的地方都用泡沫包了起来。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祁红张嘴想问,但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楚小姐家里就三口人吗?”

        “还有一个妹妹。”楚昭昭说,“在午睡,还没起来。”

        祁红点点头,又抬头看着挂在客厅里的一副没有装裱过的画。

        “这是……?”

        “这是我妹妹的画。”楚昭昭说。

        “挺好的。”祁红说,“你妹妹是美术生吗?”

        楚昭昭还没说话,楚妈妈就抢着说了:“哪儿是什么美术生啊,从小就没学过画画,自己瞎画的。”

        祁红倒也相信,勾着唇角笑了出来,“这画法,确实不像学院派,很有张力,楚小姐的妹妹看来也不是池中物。”

        听着祁红的话,楚昭昭心里很不舒服。

        想必楚妈妈心里也不舒服,撇下嘴角,不再说话。

        见没有人接话,祁红又说:“不过你妹妹很有天赋,你们不打算让她接受正规的美术教育吗?”

        楚昭昭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妹妹生病,一直在家,退学了。”

        祁红震惊地看着楚昭昭,目光一闪,又看着周边那些包着桌角的泡沫。

        她脸色慢慢沉了下来,原先那一丝若隐若现的高傲逐渐消失。

        她站着看了许久,一屋子都没有人说话,气氛怪异又僵硬。

        目光从画又落到桌角上,祁红说:“冒昧打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楚昭昭不知她为何突然这样,只得送她到门口,“阿姨慢走。”

        祁红嗯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关上门,楚妈妈立马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楚昭昭故作轻松地笑,“没什么呀,阿姨之前说过有机会来家里拜访的。”

        但楚妈妈看着茶几,脸色并不好。

        那一杯给祁红倒的水,她碰都没有碰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阿姨,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