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1、第五十一眼

51、第五十一眼

        第五十一章

        楚昭昭转身,正对穆际云,眼前的人面色发白,额头还布着细汗。

        “真的不去医院吗?”楚昭昭扶住他,“你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不去。”穆际云站直了,握住她的手,带她往外走,“我想休息。”

        楚昭昭没有说话,跟着穆际云走了出去。

        夜风很冷,穆际云站在路边打车,衣服被一阵阵冷汗打湿,贴着衣服,风一吹便凉了几分。

        他伸出手,把楚昭昭揽进怀里,站了一会儿,车便到了。

        到了楚昭昭家楼下,穆际云抬头望了一眼,说:“你一个人搬家?”

        “嗯。”楚昭昭拿出钥匙开门,“叫了搬家公司。”

        穆际云:“那倒是方便一点。”

        楚昭昭抿着唇,没有说话。

        走进楚昭昭的家里,穆际云环视一圈,发现这房子格局跟她之前住的差不多,都是小单间,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小沙发,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楚昭昭到了一杯温水给穆际云,随后又打开衣柜,翻了一床被子出来。

        “你干什么?”穆际云问。

        楚昭昭抱着衣服走到沙发边,怔怔望着穆际云:“我……睡沙发。”

        穆际云看着她,不说话,自以为眼神到位了,谁知道楚昭昭却开始铺“床”。

        穆际云一掀被子,躺到床上,然后拍了拍旁边的空位,“过来陪我躺一会儿。”

        楚昭昭的动作一顿,接着又埋头继续铺沙发。

        “穆老师,你拍床的动作像在哄小狗。”

        穆际云的手僵在床上,另一只手慢慢摸了下鼻子。

        “别扭个什么劲儿呢。”

        楚昭昭没理他,拿着衣服去洗澡。

        穆际云一个人坐在床上,频频出神。

        不一会儿,楚昭昭洗完澡出来了,她穿着睡衣,头发斜斜绑着,站在沙发边,说:“穆老师,我睡了。”

        穆际云没说话,她等了片刻,便关了灯。

        屋子一下陷入黑暗,显得尤为安静,楚昭昭躺到沙发上发出的声响便充斥着整个空间。

        于是,她放慢了动作,尽量不发出声音。

        而穆际云那边也没动静,楚昭昭以为他已经睡了,便放心得闭上了眼睛。

        加班到半夜,楚昭昭困得很,头一沾到枕头就几欲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楚昭昭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身下软了许多也暖和很多,便下意识地朝着更暖和的地方蹭过去。

        几秒后,她惊觉不对——哪儿是更暖和的地方,身边分明就是多了一个人!

        楚昭昭立马伸手去按灯开关,被穆际云伸手给拦住。

        他抓着她的手,塞回被窝,“你睡沙发差点摔下去知道吗?”

        楚昭昭:“……”

        她怎么就不信呢。

        穆际云见她不说话,便问:“怎么,你怀疑我人品?”

        楚昭昭:“……”

        穆际云叹了口气,“昭昭,我在你眼里怎么就不是个正直的人呢?”

        楚昭昭的头半埋在被窝里,低声说:“上次,在云烟府邸,你为什么搂着我睡觉?”

        “因为这个吗?”穆际云说,“不然我让你像个啄木鸟似的在那儿点头?”

        楚昭昭被噎得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你一直知道是我,为什么不说?”

        这个问题,穆际云倒是想了一会儿才回答:“我要是说了,我在你眼里的人品可能会更败坏。”

        楚昭昭:“什么意思?”

        穆际云:“一个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有兴趣,那不是人品败坏吗?”

        楚昭昭没应声儿了,翻身背对着穆际云。

        穆际云也跟着翻身,将她搂在怀里:“跟我说会儿话吧。”

        楚昭昭嗯了一声。

        “我妈去过你们家了?”穆际云说。

        黑暗中,楚昭昭睁开眼,看着窗外的月光。

        原来他知道。

        “嗯。”楚昭昭说,“去过。”

        “对不起。”穆际云低声说,“我替我妈的冒昧道歉。”

        原本憋在心里的委屈,因为他的一句话,便敞开了一个口子,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不知不觉,眼眶就红了。

        “穆老师,我爸妈很好,他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很善良,也很孝顺,他们不比谁低一等的。”

        顿了一下,楚昭昭又说:“我爸妈也没做过对不起谁的事情,所以谁都不可以看不起他们。”

        楚昭昭的言下之意,便是你的妈妈不可以看不起我的父母。

        穆际云自然听明白了,心下反而更舒坦。

        外界的一切干扰他都不在意,他怕就怕楚昭昭内心自卑,反而让他不知所措。

        “我知道。”穆际云说,“你不用操心,我会解决的。”

        楚昭昭转身问他,“怎么解决?”

        听他口气,好像这是一件非常容易搞定的事情一样。

        穆际云没说话,反而撑起了上半身。

        虽然没开灯,但就着月光,楚昭昭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每一个动作。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楚昭昭,开始解衣服扣子。

        解完了自己的衣服扣子,把上衣脱到一边,又开始解皮带。

        楚昭昭呼吸骤紧,身体僵硬,“啪嗒”一声,皮带解开了,楚昭昭也随着一颤。

        不知道为什么,楚昭昭觉得他打开皮带扣子的动作,带着一点刻意诱惑的感觉。

        “这么穿着衣服不舒服。”穆际云一边说,一边摘了皮带,想放到楚昭昭那边的床头柜上。但黑暗中他看不清,皮带顺着柜子就滑到了地上。

        穆际云只得再起身,弯腰去捡。

        这个姿势,他刚好撑在楚昭昭身上。

        楚昭昭动都不敢动一下,僵硬地跟一具雕塑一样。

        “你干什么?”即便声若蚊鸣,楚昭昭还是说了出来。

        穆际云捡回了皮带又躺了下来,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

        楚昭昭这才松懈了下来,正想翻个身,却被旁边的人一把抱住。

        他在她耳边说:“我的意思是,你只要按照你的想法走下去,别人的看法碍不着你,你也不用去管。”

        他又摸了摸楚昭昭的头发,“老师今天再教你一门本事。”

        楚昭昭身体还是紧绷着,战战兢兢地说:“什、什么本事?”

        穆际云说:“要是有人看不起你,看不起你的家人,你要做的就是——不要脸。”

        楚昭昭:“啊?”

        穆际云笑了下,“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瞧不起你,他想看到的只是你的服输与懦弱,而你能做的就是偏不如愿,在他优越的领驭里,理不直气也壮地活着。”

        他想了想,补充一句:“以上言论不单独针对任何人。”

        楚昭昭似懂非懂地说:“这样就能消除别人的优越感了吗?”

        穆际云捏了一下她的耳朵,说:“谁要你消除别人优越感了?我教你的这些东西目的只是为了气别人。”

        楚昭昭:“……穆老师,这样真的好吗?”

        其实楚昭昭是想说,你这么对你自己的妈,会不会不太好,这样只会加深她和祁红之间的矛盾。

        穆际云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跟我妈打了快三十年交道了,我比谁都知道她吃哪一套,你听我的不会有问题。”

        说完,他沉吟半刻,“虽然路子是野了点,但是有效就好。”

        听懂了也好,不懂也罢,总之楚昭昭觉得把这件事说出来就好多了。

        “我知道了。”

        穆际云又问:“这几天你就是因为这件事跟我生气呢?”

        楚昭昭说:“明明是你,打电话也打不通,联系不上人。”

        她差点就想说,自己被搬家公司的人欺负了,却找不到帮他的人。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她向来不习惯诉苦。

        穆际云没有说话,而是想撑起上半身,却发现肠胃依然绞痛着,半分力气都没有了。

        他翻身躺平,松开楚昭昭,说道:“昭昭,主动吻我一次,好吗?”

        我在你楼下等了你一夜,却只等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主动吻我一次好吗,不要让我觉得我在唱独角戏。

        以上,穆际云自然没法说出口。

        楚昭昭背对着穆际云,久久不出声,也不动。

        穆际云也安静的躺着,呼吸声起起伏伏。

        不一会儿,楚昭昭转身,飞速在他脸颊亲了一下,然后又转了回去。

        穆际云摸了摸脸颊,神情竟慢慢严肃了起来,“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里。”

        楚昭昭闭眼,暗自咬牙,深呼吸几下,然后慢慢转身。

        幸好没开灯,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她才慢慢将上半身撑在了他身体上。

        心里在打着鼓,楚昭昭慢慢俯身下去,唇部轻轻贴合,如蜻蜓点水一般。

        “昭昭……”穆际云说,“看不起谁呢?”

        楚昭昭:“嗯?”

        穆际云说:“就你这样的,出去可别说是我学生。”

        楚昭昭:“我怎么了?”

        片刻沉默后,穆际云说:“你总是这样,让我把话说直白。”

        他看着楚昭昭,“我说我要舌|吻,是不是怪不好意思的?”

        楚昭昭盯着他,没有动。

        没觉得你不好意思。

        穆际云笑着说:“我记得我在香山教过你吧,怎么,又全都还给老师了?”

        楚昭昭:“……!”

        求求你别说了!

        楚昭昭脸红得厉害,像折了翅膀的小鸟一样埋下头去,胡乱吻着。

        技艺青涩的她,吻得断断续续的,心想穆际云应该没多久就受不了了,然后叫停吧。

        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穆际云突然抬起手,从楚昭昭耳边的头发顺着摸下去,抓着她的发带,轻轻一扯,一头青丝便披散了下来,垂在穆际云颈边。

        随后,他手指插进楚昭昭的发间,撩拨着她的头发。

        一下、两下、三下……突然,他一用力,便抱住楚昭昭的腰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

        楚昭昭没有反应的机会,眼前的人便毫不讲理地闯了进来,唇舌缠绵,缓缓深入。

        衣服与衣服直接发出窸窣的声音,而穆际云的手慢慢扶住了她的腰。

        就在楚昭昭以为他会有其他的动作,因而身体僵硬时,他却仅仅只是扶住她的腰,没有下一步动作。

        这个吻很长,长到楚昭昭不知时间的流失。

        黑夜里两人唇舌交缠发出的声音清晰可闻,有些羞耻,又有些色|欲,竟听的人欲罢不能。

        这也是楚昭昭第一次在接吻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穆际云也是明白的,所以他沉浸于这个吻,耗尽了所有力气,睡得也格外沉。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他一觉醒来,床边又空荡荡的。

        作者有话要说:                祁红阿姨:这一定不是我亲儿子。

        阿晋真的很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