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3、第五十三眼

53、第五十三眼

        第五十三章

        深秋的雨一下起来就连绵不断,幸好这里的村镇早在多年前就铺了水泥路,只有小路泥泞不堪,但经过的行人多多少少弄脏了鞋子。

        祁红走过这一段小路,立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正在翻包的时候,穆际云已经蹲下来用纸巾帮她擦拭鞋边的泥土。

        祁红有些不忍,说:“我自己来吧。”

        穆际云低着头没说话,把祁红的鞋擦干净了后,便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

        这是路边小卖部的椅子,来来往往的都是当地的居民,有的刚去摆了摊,骑着小三轮过来买东西,有的背着孩子,买了一块钱的棒棒糖。

        祁红和穆际云坐在这里特别显眼,许多人都会有意无意地多看他们几眼。

        而祁红只是望着这条街道出了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穆际云看了看表,说:“我们该走了。”

        等了许久,祁红才说:“你先回去吧。”

        穆际云问:“什么意思?”

        祁红说:“别担心,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想在附近再走走看。”

        穆际云沉默着,刚刚背着孩子进来买棒棒糖的女人经过他身边,背上的孩子对着穆际云笑了一下。

        穆际云一晃神,不知不觉伸出手摸了一下那个孩子的脸蛋。

        随着那两母女的走远,穆际云的神思也飘了回来,“算了吧,妈,线索已经断了。”

        祁红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望着远方说道:“你就当我一个人散散心吧。”

        她又伸出手朝穆际云摆了摆,“后天励靖的弟弟订婚,我不想去,你替我参加吧,别陪我在这里耗。”

        “妈。”穆际云说,“这附近起码有十几个县城,你要一个个找吗?别大海捞针了。”

        不知为何,祁红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她回头冲着穆际云说:“你懂什么?!你知道心口被人挖一一块儿肉是什么感觉吗?!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没一个晚上睡过好觉?!”

        祁红始终觉得她女儿还活着,一定还活着,即便家里其他人对此持悲观态度,但她还是坚持这么认为。

        在这西南的小镇寻访了三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但她心里总觉得她的女儿就在这附近,这种感觉给穆际云说了他也不会懂,他只相信密密麻麻的数据。

        穆际云无奈地张望四周,说道:“你要在这里待多久?”

        祁红沉默许久,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才说:“不知道,可能一两天,可能一两个星期,你不用管我,回去忙你的吧。”

        想着祁红向来固执得可怕,穆际云便不再跟她僵持,说道:“注意安全,随时跟我保持联系。”

        祁红点点头,“你回去吧。”

        穆际云看了看表,坐车走了。

        祁红转身在小卖部买了一瓶水,老板找零的时候,她问:“请问这附近的公交车站在哪里?”

        老板头也不抬,把零钱递过来的时候,说道:“前面直走右拐。”

        等了许久,手里的钱也没被人拿走,老板抬起头来,发现那个漂亮的中年女人早已不在了,连她买的水都没有拿走。

        老板看着自己刚刚收的一百块整钞,摸了摸后脑勺,嘀咕道:“这是几个意思啊?”

        又往外看了几眼,趁着没人,赶紧把钱给塞进了包里。

        祁红走到公交车站售票处,售票员问她去哪里,她抬头看着陈旧的路线牌,目光在五六线公交车站牌处逡巡,最后,她随意指了一个,说:“子岭县。”

        “六块五一张票。”

        淅淅沥沥的小雨持续了三天,终于在今天下午放晴了。

        楚昭昭家里的坟墓都在山上,这几天小雨虽不至于封了门,但也让山路变得泥泞难行,楚昭昭和妈妈断断续续去了几次才把家里去世亲人的坟墓都扫过,恰逢今天出太阳,母女俩便出门买菜。

        这几天楚昭昭和妈妈一直借住在亲戚家里,白天亲戚出去工作,她们就去扫墓,四处逛逛,顺便也把饭菜给做了。

        这天,亲戚照常出门了,楚昭昭和妈妈想着来的时候也没给亲戚带什么好东西,便准备做一大桌子好吃的,于是她们去菜市买了两条鱼,一只鸡和新鲜的排骨。

        回来的路上,楚昭昭和楚妈妈看见那道熟悉的小桥,都不约而同地走了过去。

        站在这道小桥上,她们就能看见她们曾经住过的地方,虽然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家了。

        院子里晒着刚洗的衣服,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孩子的妈妈坐在屋檐下正织着毛衣。

        看了一会儿,时间也不早了,楚昭昭说:“走吧。”

        楚妈妈默不作声地跟着她继续往回走,也不知道为什么,气氛突然就沉闷了一下。

        走了一会儿,楚妈妈突然说:“昭昭啊,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楚昭昭问:“什么事?”

        楚妈妈说:“就是……你那个男朋友,家里是不是挺有钱的?”

        这句话像一记闷鼓,打得楚昭昭心里沉了两下。

        “嗯,是挺有钱的。”

        “唉……”楚妈妈说,“我不是说他不好啊,挺有礼貌的一个人,我就是觉得吧……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那些有钱人家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他妈妈那次来我们家,我就看出来了,她好像不太看得上我们家。”

        “嗯。”楚昭昭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你这么大了,按理说我也不该干涉,就是妈妈怕你到时候受伤啊,虽然我书没你读得多,但是看人还是能看的,他的妈妈……算了,我不说了,你自己想想吧。”

        楚妈妈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女儿第一次谈恋爱,她本不该说这些丧气话的。只是短短一次会面,她就感觉到了两家的巨大差距,这种差距不仅是金钱上的,还有家庭底蕴等等方面。

        她希望自己女儿嫁个富裕人家,有车有房,不愁吃穿,过一辈子好日子,但却从来没有奢望过这样的家庭。

        楚昭昭依然平静地说:“我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楚妈妈心里反而更忐忑不安。

        楚昭昭是她女儿,她自然是最了解她的。从小她就听话温顺,但执拗起来也是一只牛拉不回来的。她记得许多年前,楚昭昭在电视里看到了芭比娃娃,喜欢的不得了,当时他们夫妻俩觉得这东西又贵又不实用,就不给楚昭昭买。楚昭昭也没哭闹,从此再也不提这事情,他们都以为她放弃了,谁知道到了暑假,她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去摘新鲜的栀子花,用针线串起来拿到街上去卖。

        整整两个月,她晒黑了一圈儿,最后凑够了钱,开开心心地抱着芭比娃娃回家了。

        所以,楚妈妈就怕楚昭昭一头栽进恋爱的漩涡中,像喜欢上那个芭比娃娃,一定要得到他。

        母女俩心里各自怀揣着心事,一路上也不怎么说话,直到走到了一个小坡上,楚妈妈看见一个老大爷骑着三轮车,载着一个女人,在这坡上死活骑不上去。

        楚妈妈立马加快了步伐,小跑着上去帮忙推车。

        “妈,你慢点儿。”楚昭昭跟上去,在后面助了一把力,三轮车终于顺利爬过了这个坡。

        老大爷回头对楚昭昭和楚妈妈笑,“谢谢啊!”

        越过了这个上坡路就是下坡路,楚昭昭正想提醒老大爷看路,这时车轮硌到了一个石头,电光火石之间,三轮车就失去了平衡。楚昭昭和她的妈妈来不及思考,立马去拉住车杆,但最终还是没能阻止车翻的趋势,四个人连带车一起倒了,他们手里买的鱼和鸡也一同坠地。

        幸好天气冷了他们都穿得厚,听声音就知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现场十分狼狈罢了。

        但是楚昭昭和楚妈妈一抬头,立刻傻了眼。

        那从三轮车上摔下来的女人,不就是穆际云的妈妈吗?!

        祁红也震住了,坐在地上,许久回不了神。

        刹那之间,楚昭昭似乎想到了什么,心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她居然跟到这里来了?!至于吗?!

        清醒的只有楚妈妈,她立马去扶老大爷起来,然后又去扶祁红。

        只是她将将弯腰伸出手,祁红就慌张地退了一点:“你别碰我!”

        楚妈妈僵住了,她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沾满了泥浆。

        楚昭昭亲眼看着自己妈妈的脸色一阵泛红,眼神里闪动着难以名状的委屈。

        楚昭昭什么都没说,她站了起来,拍干净身上的泥土,然后帮着老大爷把车扶了起来。

        这时候楚妈妈还将在原地,楚昭昭便蹲下来把落在地上的鱼和鸡肉捡了起来,然后拉着楚妈妈的手,“妈,走吧。”

        楚妈妈不自觉地用裤子擦了擦手,然后默默转身,跟着楚昭昭走了。

        直到回到家里,母女俩把脏衣服换了下来,然后一起去厨房做饭,她们都没有说一句话。

        这股压抑的气氛一直持续到锅里的水沸腾,楚妈妈把鸡肉丢了进去,说道:“她怎么在这儿?”

        楚昭昭低头片鱼肉,“不知道。”

        刚刚看见祁红的那一刻,她以为祁红因为她来这儿的,一下子气得难以自抑。但冷静下来想想,祁红不至于为了她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至于她为什么来,楚昭昭一点儿不在乎。

        楚妈妈就看着鸡肉在锅里沉沦,直到水又重新沸腾了起来,说:“你看看,我说了吧,她瞧不上我们家。”

        楚昭昭突然一用力,将鱼头剁成了两块儿。

        楚妈妈一下子惊得闭了嘴,连忙去洗排骨。至此,母女俩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祁红遇到这么个意外后,一直心神恍惚。

        倒也不是因为楚昭昭母女俩,但就是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心里隐隐不舒服。

        下车后,她看到那座小桥,桥后有房子,便缓缓走了过去。

        一到院子口,她就看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正在写作业。

        祁红的心头一下子咚咚跳了起来,她按住胸口,深呼吸了几口,走了进去。

        小女孩抬头,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个陌生女人。

        而祁红也看着这个小女孩,她胖乎乎的,脸盘子很大,头发微卷,眼睛细小,鼻梁矮且塌,完完全全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她知道,她又要失望一次了。

        “你是谁?”小女孩儿问。

        祁红走到她面前,说:“你家里大人在吗?”

        小女孩又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片刻后,朝着屋里喊:“妈!妈妈!有人找你!”

        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走了出来,远远看着祁红,问:“你是哪个?”

        祁红走上台阶,说:“我听人说,你们家十几年前曾经收养了一个女孩,请问……”

        她话没说完,就被女人打断:“那家人早搬走了嘞!”

        刹那之间,心里希望的火苗又燃了起来,祁红克制住情绪,问道:“搬去哪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