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4、第五十四眼

54、第五十四眼

        第五十四章

        女人挥了挥手,“晓不得。”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黑了,而祁红额头却出了细汗,她抬手擦了下,光影照在她脸上显得特别憔悴。

        这家女人不忍,便指着北方的一座红房子说:“这家老主人的亲戚住那里,你可以去问问咯。”

        祁红轻声道谢后,朝着她说的红房子走了去,脚步慢慢变得沉重了起来。

        她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所以走向那栋红房子时就像完成任务一样。

        这里要是没有消息,她就放弃这个子岭县了。

        此时这户人家正散发着炊米香,隐隐有炒菜的声音传来,祁红敲了敲院子大门,许久后,便传来了脚步声。

        祁红整理衣冠,静静地等着来人开门。

        但几分钟过去,脚步声停下了,门却没打开。

        祁红又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在吗?”

        门缓缓打开一条缝,祁红看到里面的人,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楚昭昭打开门,却站在门正中间,说道:“阿姨,有什么事吗?”

        祁红看着她,愣了许久,缺什么都没说就打算转身。

        刚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问:“你们家……有没有什么亲戚收养过一个女孩?”

        楚昭昭平静地开口,说:“没有,我们家亲戚都生的男孩。”

        祁红点点头,沿着小路离开了这里。

        楚昭昭转身关门,靠在墙上,望着地面出神,直到楚妈妈在厨房叫她才回去。

        第二天一早,楚昭昭和楚妈妈拎着大包小包踏上回程,亲戚一家把她们母女俩送上了大巴车才离开。

        到高铁站后,楚妈妈看着人来人往的行人,突然说:“昭昭,我来给你拿包吧,你别拿着这些东西,不好看。”

        楚昭昭执拗着不愿意让妈妈帮她拿包,“说什么呢,有什么好看不好看得。”

        说着,她大步跨进了候车大厅。

        长达八个小时的高铁,楚昭昭几乎昏睡了大半时间,快到的时候,穆际云的电话在预料之中打来了。

        楚妈妈看到来电显示,别开头看窗外。

        楚昭昭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直到亮光灭掉也没有接听。

        她烦躁地拿出一本书强迫自己去看,但一个多小时过去,她一页都没有翻过。

        楚妈妈这时低声说:“昭昭,有事别憋在心里,给人回个电话吧。”

        楚昭昭点点头,拿着手机去了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连接处,拨通电话后,手机里传来穆际云的声音。

        那一刻,楚昭昭突然按住了心里的想法。

        她不想再诉苦,把一切东西丢给穆际云,加深他和祁红之间的不愉快。

        于是,她说:“穆老师,刚刚我没接到电话。”

        穆际云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他说:“你是今天晚上七点到站是吗?我来接你。”

        楚昭昭:“好。”

        楚昭昭是个习惯收敛自己情绪的人,即便是面对自己的父母,她也总是自己消化情绪。

        所以当穆际云来接她的时候,楚妈妈见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她也就默不作声。

        一切就跟几天前穆际云送楚昭昭来动车站一样,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下车时,穆际云说:“你明天有事吗?”

        楚昭昭没有立刻回答,看着他,片刻后,摇了摇头。

        穆际云却依然紧紧盯着她。

        楚昭昭被他看得有些不知如何自处,便说:“穆老师,你回去吧。”

        穆际云的眼神渐渐暗淡了下来,什么都没说,一踩油门离开了这里。

        他在看到励婧弟弟订婚的请帖时,就知道楚昭昭一定也在受邀之列。只是没想到楚昭昭还是对他隐瞒了这些事,到底是不愿意带他出席,还是在隐瞒什么,穆际云想不通,也不想去想,只能将一枪烦躁化作车速。

        楚昭昭到金格酒店时,遇到了几个大学同班男生。

        何贸然一眼看见她,双眼顿时亮了,“楚昭昭!这才几个月不见,怎么变这么漂亮了?!”

        楚昭昭笑了笑,走过去,正要打招呼时,一旁几个男生也开始起哄,“嗨哟!我们都快认不出来了!”

        气氛一下子被这几个男生带得热闹了起来,同时,秦舒月和张可也过来了,她们走近一看,发现三个人都默契地穿着白色连衣裙,不由得相视一笑。

        何贸然在一旁打趣儿说:“哎哟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一个寝室的吗?今天女主角也穿了白色礼服。”

        三个女生朝宴会厅中央看去,甘甜果然穿着一条白色长裙,只是裙摆上坠了亮片,远远看去,十分耀眼。

        甘甜在那边朝她们招手,随后挽着一个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陌生的男人叫励亭,长得干净,说话也温和,是一个非常容易招女生好感的男人,所以当甘甜一一介绍后,张可悄悄说:“我就觉得这个男的比之前那个男朋友好多了,你们觉得呢?”

        秦舒月和楚昭昭笑了笑,没说什么,拉着张可坐下。

        这一场订婚宴办得十分盛大,现场足足有五十桌,比许多人家的正式婚礼还隆重。也因为客人多的原因,甘甜和她的未婚夫周旋于各桌客人之间,难以照顾到她们这一桌大学同学,所以她们便把这场订婚宴当作小型同学会,吃吃喝喝聊得十分开心。

        而她们隔壁桌是男方亲友,看样子应该也是大学同学,和楚昭昭她们年纪一般大,都有说有笑的,偶尔还能听到他们说大学怎么怎么样。

        原本大家也无心听旁边那桌的对话,只是偶然间看到一个女生低低地啜泣了起来,在这喜乐的气氛中显得格外突然。

        女生们毕竟敏感,张可和秦舒月都频频回头去看。

        没几分钟,便有同桌的人带着那个女生走了,刚好这时候甘甜来这一桌敬酒,看到了这一幕,却只是撇撇嘴,没说什么。

        张可忍不住问:“怎么回事啊?”

        甘甜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说:“励亭的前女友。”

        此话一出,桌上其他几个人都愣住了,甘甜倒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高中就在一起了,前几个月才分的手。”

        面对大家诧异的眼神,甘甜耸耸肩,“我前几天还见过她,挺好的一个女孩儿,只是家里不同意,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是她提的分手,主动结束了这段关系。”

        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我倒成了接盘侠,厉害不?”

        最后一句话出来,大家都配合地笑了起来,甘甜又把话题扯开,跟这桌人聊了许久才去了其他桌。

        只是当甘甜走了,张可才注意到旁边楚昭昭的异样,见她又在倒酒,便说:“你喝这么多干嘛?”

        楚昭昭酒量不好,这桌上的一瓶酒却不知不觉被她吞了一小半,绯红已经从脸颊爬上了脖子。

        被人发现后,楚昭昭立马放下了酒杯,开始吃东西,大家这才放心下来。

        张可又继续跟大家聊了起来,“你们知道吗?二班的班长跟团支书结婚了诶!上个月办的婚礼!”

        “什么?!结婚?”何贸然说,“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不知道啊!”聊到这种八卦,张可特别兴奋,“听说大三就在一起了,我们都没看出来啊!”

        “我也有个秘密。”晕乎乎的楚昭昭突然插嘴,但声音太小,大家都没注意到她,她便自说自话,“我喜欢上了老师。”

        “我还以为二班的团支书跟……等等……”何贸然突然顿住,看向楚昭昭,“你说什么?”

        楚昭昭捂着红红的脸笑了笑,“我说,我喜欢上了老师。”

        张可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盯着楚昭昭,而秦舒月脸上则是浮动着八卦的光芒,说:“哪、哪个老师?”

        楚昭昭看着她,没有说话。

        张可接嘴道:“该不会是……穆老师吧?”

        这一桌子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楚昭昭回答。

        她却盯着酒杯,一字一句地说:“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他,可是……”

        “可、可是什么?”张可问。

        “可是……”楚昭昭说,“他家里人不喜欢我。”

        瞬间,桌上的人连眼睛都不眨了。

        这是,见过家人的节奏?

        楚昭昭慢慢垂下头,趴在桌子上,声音渐渐微弱,“很喜欢他……”

        耳边顿时清净了,楚昭昭趴在桌上,闭上了眼睛,感觉天旋地转。

        几秒后,一双温热的手摸上了楚昭昭的脖子。

        楚昭昭愣了一下,缓缓抬头。

        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楚昭昭没有回头,眨了眨眼睛,看见的全是同学们呆滞的脸庞。

        随后,穆际云从背后揽住她的腰,对大家说:“她喝多了,我先带她走了。”

        但楚昭昭却愣着没有动,直到穆际云俯身对她说:“走不动吗?要我抱你吗?”

        倏地一下,楚昭昭就站起来了。

        她愣怔地回头,看着穆际云,而穆际云只是牵着她,对众人点点头后,带着她走了。

        直到进了电梯,楚昭昭才反应过来,“穆老师,你怎么来了?”

        穆际云按了三楼,说:“这场订婚宴,你以为只有你是宾客吗?”

        几秒后,电梯门开,穆际云带着楚昭昭走到了酒店前台。

        他拿出身份证,“开一间房。”

        前台小姐看着楚昭昭,于是,穆际云说:“你带身份证了吗?”

        楚昭昭还处于脱线状态,点了点头,穆际云便直接从她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了前台小姐。

        收齐了两张身份证,前台小姐却没有立即开房,而是盯着他们看。

        穆际云无奈地搂着楚昭昭,“情侣,看不出来吗?”

        “哦哦。”前台小姐脸一红,立马低头开房,几分钟后,递了一张房卡出来。

        穆际云接过房卡,带着楚昭昭找房间,刷卡进门,开灯,脱外套,一气呵成。

        只有楚昭昭还在状况外,她看着穆际云,说:“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穆际云坐到沙发上,顺手摸了烟盒出来,打火机都拿出来了,却顿了下,又把烟放下。

        “我想找个地方,听你把话说清楚。”

        楚昭昭还站在门口,局促地说:“说、说什么?”

        穆际云抬眼看她,目光灼灼:“说你喜欢我,很喜欢很喜欢我。”

        楚昭昭的脸一下红得能滴血,双手绞着手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穆际云起身朝她走去,楚昭昭却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穆际云停下,说道:“为什么你嘴里说着喜欢我,却总是要后退?”

        他昂着下巴,一字一句道:“楚昭昭,过来,证明给我看。”

        楚昭昭抬头与他对视,“证明……什么?”

        “证明你喜欢我。”

        楚昭昭:“……”

        她站了这么久,已经是醉酒后的极限了,此时慢慢往床边挪过去,慢吞吞地坐下来,说道:“穆老师,我这几天想了一下,我们的家庭不合适,一点都不合适。”

        说完,她悄悄看了穆际云一眼,见他脸色无异。

        穆际云:“你继续说。”

        “今天我们看到甘甜未婚夫的前女友了,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了,却因为门不当户不对被迫分手……我觉得……”

        穆际云打断她:“你觉得我会是励亭?”

        楚昭昭没有说话,默认了这一切。

        穆际云起身,站到她面前,抬起了她的下巴,“你知道励亭为什么会被迫和前女友分手吗?”

        楚昭昭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表达了一切。

        不就是刚刚说的原因吗?

        穆际云说:“因为他现在在体制内做个小公务员,非常轻松,但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根本供不起他的高消费。”

        他捏了捏楚昭昭的下巴,“你懂我意思吗?”

        楚昭昭似懂非懂地看着他。

        穆际云叹了口气,蹲下来柔声说道:“因为他连自己都养不活,仰仗着爸妈的钱才能过日子,当然要对父母唯命是从。而我早已经济独立,代表着我的人格独立,你别看我妈平时对我管东管西,其实却从来没有左右过我的任何决定,她知道手里没有任何筹码能控制我。”

        许久的沉默后,穆际云继续说道:“所谓的门当户对,是因为两方家庭在这个婚姻中牵扯了太多的筹码,一荣俱荣,但如今的我,脱离开我的原生家庭,也有足够的能力选择我喜欢的女人,明白吗?”

        楚昭昭翁声翁气地说:“可是你妈妈还是不喜欢我,你跟我在一起,会让她难过。”

        穆际云摸着她的头发,轻言细语道:“她是我妈没错,但我因她而来,却不为她而活。”

        楚昭昭慢慢抬头,伸手抱住了穆际云。

        穆际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蹭着他的脖子咬了两口。

        穆际云说:“你咬我干嘛?”

        “我……”楚昭昭埋在他的颈窝里,低声说,“我证明给你看啊。”

        脑袋里有烟花轰然炸开,而穆际云的眼神却越发冷静。

        “就这样?”

        楚昭昭停下动作,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后,她抬起头,舔了舔他的唇角,然后学着他的方式探入口中。

        这一次,她主动地惊人,唇舌交缠间竟一直占着主动权,交缠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

        但渐渐地,穆际云还是拉回了主动权,越发缠绵。

        恍惚之间,楚昭昭扭动着腰,本能般扯开了后背的系带。

        她感觉到穆际云愣了一下,然后一双炽热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中。

        肌肤相触的那一刻,楚昭昭如浑身过电,身体颤抖了起来,慢慢升温。

        她紧紧闭着双眼,大脑里嗡嗡作响,天气都在旋转。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内衣扣子解开了,肩带滑了下来,紧接着胸前一热,整个人都僵住了。

        随后,她不知是自己没有力气了,还是穆际云将她压倒,身上承载着他的重量,越发滚烫。

        空气是燥热的,身体却是柔软的,穆际云的吻也慢慢从她的双唇移到了她的胸前。

        楚昭昭嘤咛一声,紧紧抓住了他的衬衣。

        这时,穆际云却停了下来。

        楚昭昭睁眼,她的眸子里闪动着迷醉的光芒,双颊绯红,呼吸紊乱。

        穆际云在她耳边说:“要和我做|爱吗?”

        楚昭昭突然闭上了眼,睫毛却在颤动。

        等了许久,穆际云却只是吻了吻她的额头,“你喝多了,别一会儿酒醒了怪我。”

        楚昭昭还是不说话,胸口却剧烈起伏着。

        穆际云坐了起来,连带把她给抱起来,转到她身后,将她的内衣扣上,并系上了裙子系带。

        他的动作很慢,并伴随着她温柔的声音:“我也不想在酒店这种一次性的地方对你做什么。”

        系好了带子,他站了起来,往浴室走去。

        刚要关门,他又对楚昭昭说:“戴上耳机看电影,给我点时间,我自己解决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社会穆:我为人师表,绝不趁人之危,呵。

        ps:感觉会被锁,但是我要加班去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惨剧,麻烦大家去微博通知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