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5、第五十五眼

55、第五十五眼

        第五十五章

        穆际云出来的时候,楚昭昭没有听他的话带着耳机看电影,而是——趴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

        穆际云走近一看,她倒是没有睡着,只是难受地趴着,时不时发出几声嘤咛。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日落西山,只剩影影绰绰的余晖从昏黄的窗帘里钻了进来。

        今天中午喝的酒是好酒,所以楚昭昭现在醒来也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只是反应有些慢而已。

        她慢慢坐了起来,被子滑落,发现自己只穿着内衣,她木然地抬头,发现穆际云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一簇夕阳洒落在他的鼻梁上,光影衬得他眼窝更加深邃,像工笔画出来似的。

        穆际云回头,目光与楚昭昭相接的那一刻,她慌张地移开眼,不自然地抓着床单,用眼神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

        “在这里。”穆际云突然出声,拎起一条白色的裙子,“现在还难受吗?”

        他慢慢走过去,把裙子递给楚昭昭,楚昭昭略急躁地夺了过来,正要转过身,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穆际云,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又自己背转过身,开始穿裙子。

        穆际云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你该不会以为是我扒了你的衣服吧?”

        楚昭昭自顾自地穿衣服,没有回答穆际云的问题。

        穆际云继续说:“是你喝多了不舒服自己非要把衣服脱了,”

        见楚昭昭还不说话,穆际云有些沉不住气,正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见她突然停下了动作,扭头对他说:“穆老师,帮我系一下后背的带子吧。”

        反而是穆际云愣了片刻,才伸手拉住她的带子。

        系好之后,楚昭昭站了起来,背对着穆际云说了一句:“我没喝断片。”

        说完,她就往浴室走去,关上了门。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阵阵水声,穆际云发现自己竟然发了好一会儿呆。

        回过神后,他笑着摘下眼镜,坐回沙发,伸腿搭在了茶几上。

        过一会儿,楚昭昭洗完脸出来了,她找到自己的包,确定没有东西遗漏后,说:“我们走吧。”

        穆际云起身,拿着房卡,打开门,一只手便悄悄从后面伸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掌心。

        穆际云勾起唇角笑了笑,扬着下巴,带着楚昭昭走了出去。

        “晚饭想吃什么?”路上,穆际云问。

        “火锅。”楚昭昭说,“很辣的火锅。”

        穆际云想了下,调转车头,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穆际云不吃辣,但既然楚昭昭提出了,他还是找了一家正宗的重庆火锅,但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吃辣的人却吃的满脸通红,眼泪汪汪,东西吃得不多,水却喝了三大瓶。

        穆际云一口没动,看着她吃辣的样子,乐不可支,“你还能不能行了?”

        “我……”楚昭昭说着又夹了一片牛肉,“我明天可能会拉肚子,但还是想吃。”

        “慢慢吃。”穆际云又叫服务员拿了两瓶矿泉水,半个小时后,他拦住楚昭昭,“行了,别吃了,下次再来,先回去吧。”

        楚昭昭依依不舍地吃了最后一个牛肉丸子才跟着穆际云离开。

        路上,她说:“我肠胃不太好,总是不敢吃太辣的东西,火锅更是很久没碰过了。”

        “你竟然这么自制。”穆际云说完,又问,“这几天在老家过得开心吗?”

        “嗯……”楚昭昭应了一声,想到了别的事情,犹豫着说不说,手指便不自觉地揪着胸前安全带。

        穆际云没看她,但感觉到了,“怎么了?”

        “我好像在老家……看到阿姨了。”楚昭昭说。

        穆际云突然降低了车速,瞥了她一眼,“你们遇到了?”

        “嗯。”楚昭昭没有详提细节,而是说,“阿姨去那里,有什么事吗?”

        “找人。”这时遇到红绿灯了,穆际云停下车,“记得我跟你提起过我有一个妹妹吗?”

        楚昭昭看着他,点点头。

        “我的妹妹……”穆际云的语气渐渐暗淡,“多年前走丢了,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最近得到消息,她可能在那个地方。”

        “丢了?”楚昭昭问,“什么时候丢的?”

        “十三年前。”穆际云抬头,长叹了一口气,“那时候她才三岁。”

        接下来,是许久的沉默。

        楚昭昭望着前方的灯光,目光闪烁。

        当车子继续行驶起来后,她才说:“穆老师,你想妹妹吗?”

        “想啊。”穆际云无奈地笑了笑,“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

        楚昭昭再次沉默了下来,她侧身看着穆际云,他的眉眼,他的轮廓,越发与另一张面孔相似。

        渐渐的,她心跳如擂鼓,脑子里冒出了一个非常荒谬的想法。

        她一边告诉自己不可能的,一边又忍不住往那方面想。

        “穆老师。”楚昭昭突然伸手,但看见穆际云在开车,便又收回了手。

        “怎么了?”穆际云问。

        “呃……没什么。”楚昭昭慌乱地看向别处,十指一会儿蜷缩,一会伸展,难以安定下来。

        直到车停在了她楼下,楚昭昭解安全带的时候,发现穆际云也下了车。

        她说:“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穆际云站在车旁,眼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怎么,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楚昭昭双手背在身后,盯着穆际云看了许久,才伸出手指触了一下他的手背,“那你要上去坐坐吗?”

        穆际云低头看着楚昭昭,眼里的笑意却来却浓,却也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该上班了。”

        楚昭昭立马转身,哒哒哒地跑上了楼。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的心还狂跳不止,但却是因为另外一个人。

        她慌乱地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妈妈。

        “妈,你已经下班了?”

        电话那头传来厨房切菜的声音,“刚下班,你爸非要起来做饭,怎么了?”

        “明明呢?”楚昭昭问,“她在做什么?”

        楚妈妈往房间张望了一眼,“在。”

        “哦……”楚昭昭踌躇片刻,说道,“你让她接电话吧,我想跟她说话。”

        “好。”

        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楚明明的声音,“姐姐,怎么了?你是不是要回家了呀?”

        “我周末才有空回来……对了。”楚昭昭问,“你最近在干嘛?”

        “我在看书和画画。”楚明明说,“姐姐你工作很忙吗?”

        “还好。”楚昭昭看了一眼四周,说,“你要不要来找我玩?”

        “可以吗?我可以来吗?”楚明明特别兴奋,立马回头喊,“妈妈!姐姐叫我去找她玩!”

        家里那头立马吵吵闹闹地说了半天,最后决定周末送楚明明来玩一天。

        楚昭昭挂了电话后,心情还是难以平复,她打开电脑,搜索“祁红血友病慈善基金”,连带又搜出了许多相关资料,一看就是一个晚上。

        夜里十点,是穆际云的电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睡了吗?”穆际云问。

        楚昭昭神思有些恍惚,“正、正要睡呢。”

        “我刚刚接到电话,明天早上要去刘叔家,你自己去上班,记得吃早饭,知道吗?”

        “好……”楚昭昭的语气里始终带了点犹豫,穆际云听出来了,便问,“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穆老师,我妹妹周末来找我玩,你……”楚昭昭慢吞吞地说,“要一起吗?”

        即便是隔着电话,楚昭昭也感觉到了穆际云的笑意,他说:“好。”

        穆际云到家的时候,在车库遇到了祁红,司机帮她拎着箱子,跟在她身后。

        “妈,回来了?”穆际云问。

        祁红疲惫地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两人一同进了家门,穆际云也没问其他的,而是说:“早点休息吧。”

        祁红丢开包,往沙发上一坐,蹬了鞋子,弯着腰揉脚。

        穆际云也坐到她身边,说:“怎么了?”

        “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祁红说着,便靠着沙发躺了下来,“你去休息吧,等下我还有个线上会议。”

        穆际云走后,祁红重新坐直,强打起精神,打开电脑,打开助理在几个小时前发给她的文档。

        她的慈善基金最近要做宣传,需要选定几个合适做内容的病人拍摄宣传片,张助理做足了准备,把合适的人选信息直接整理好了发给了祁红。

        祁红打开一看,一目了然。

        这时张助理正好打了电话过来,“祁姐,你在看资料了吗?”

        祁红迅速浏览着文档,嗯了一声,“你直接简短地跟我介绍一下。”

        “那你先看第一个吧。”张助理说,“我把这个女孩放在第一个是因为我觉得她最合适,这个女孩叫楚明明,今年十六岁,在网上有一定名气,而且……长的也好看,做在宣传内容里非常抢眼。”

        随着张助理的解说,祁红往下拉文档,看到了一张并不算高清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孩儿,明眸皓齿,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许久没有得到祁红的回话,张助理喂了两声,“祁姐,你还在吗?”

        “在、在。”祁红回神,“怎么了?”

        张助理说,“除此之外,还有三个人选,第二个是……”

        “我要这个女孩的详细资料。”祁红说,“越详细越好,收集好了立刻发给我。”

        作者有话要说:                咦,昨天那章没事,是不是说明……【在违法的边缘一点点试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