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6、第五十六眼

56、第五十六眼

        第五十六章

        凌晨三点,穆际云从梦里醒来,去厨房倒水,却看见祁红还坐在待客厅里。

        他诧异地问:“妈,还没睡?”

        祁红刚睁开眼睛,电脑突然闪了一下,她弯腰打开屏幕,迅速浏览了一下。

        穆际云见她还在忙,没说什么,喝了水就回了房间。

        张助理发来的资料已经非常完善了,但也不足文档一页,因为这一家人实在没什么料。

        祁红看着屏幕,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在看到这个女孩的一瞬间,她脑子里有一股莫名的冲击感,总觉得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都和自己的丈夫很像。

        可当看到她的家庭资料时,她似乎都能听到脑子里希望破碎的声音。

        原来这个女孩是楚昭昭的妹妹,在她第一次去他们家的时候她就有所怀疑楚家有个血友病患者。

        原来是真的。

        张助理的电话再次打来:“祁姐,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祁红揉着眉头,“我看完了,接下来你准备主持一个会议吧。”

        “就这样?”张助理看祁红之前那么激动,以为她发现了什么,“祁姐,你是不是以为这个女孩……”

        “想多了。”祁红说,“她有父母。”

        “那会不会……”

        张助理话音未落就被祁红打断,“你会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倾家荡产吗?”

        张助理斩钉截铁地说:“不会。”

        “行了。”祁红准备挂电话,“我去睡了。”

        转眼到了周六,祁红见穆际云一大早就准备出门,还穿得特别随意,便问:“你去哪儿?”

        穆际云一边穿外套一边说:“昭昭的妹妹来了,我陪她们去逛逛。”

        本以为祁红会甩脸色,所以穆际云也没回头看她。

        等他准备出门了,却发现祁红只是站在他身后,见他回头了,便转身回去,丢下一句“晚上早点回来。”

        穆际云推开门,刚迈腿出去,祁红又叫住他。

        “怎么了?”穆际云回头问。

        祁红明明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却好像透过他看到了别人,许久,她垂下眼眸,说:“别去游乐场那种地方,人多杂乱,会弄脏衣服。”

        穆际云低头看了下自己的黑色衣服,无奈地说:“妈,我都多大了,你还管这些?”

        “叫你别去就别去。”祁红不耐烦地转身,留给穆际云一个孤松般的背影。

        穆际云自然不会去游乐场那种地方,他接到楚昭昭和楚明明后,往三环外开去。

        楚明明不知道今天同行的有穆际云,所以她坐在车上,挺直了背,却没有之前的兴奋劲儿。楚昭昭坐在后座是打算陪着她的,但此刻也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有穆际云一个人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但他也能感觉到后面两个人的不对劲,“你们怎么了?晕车吗?”

        “嗯,有点。”楚昭昭顺手打开了车窗,一阵冷风吹来,灌进脖子里,她立马打了个喷嚏。

        穆际云把车窗关上,降低了车速,“马上到了。”

        目的地是一座美术馆,楚昭昭下车后,正要去开另一边的车门的时候发现穆际云已经先她一步打开了车门,楚明明下车后立马站到了楚昭昭身边,但又觉得不礼貌,于是小声说:“谢谢叔……哥哥。”

        穆际云看着她,似乎在沉思什么,楚昭昭问他:“怎么了?”

        “我在想……”穆际云说,“她怎么总想叫我叔叔?”

        楚昭昭拽了一下他的袖子,说:“在她眼里,穿西装的都是叔叔。”

        “可我今天没穿西装。”

        听穆际云的语气,他似乎非常执着于纠正这个称呼。

        他又回头看楚明明,说:“饿不饿?”

        楚明明下意识点点头,立马又摇头,“还好。”

        “你怎么跟你姐姐一个样。”他带着两人往一旁的餐厅走去,低声嘀咕,“想听句直白的话真的难。”

        楚昭昭又扯了一下他的袖子。

        “怎么了?”穆际云回头,“我说错了吗?”

        楚昭昭小声说:“不要在我妹妹面前说这个。”

        穆际云兀自笑着往前走,进了餐厅,落座之后,他把桌上两份菜单推给楚明明和楚昭昭,“午饭多吃点,美术馆里没有吃的。”

        楚明明一开始不动,见楚昭昭开始翻菜单了才开始浏览菜色。

        然而琳琅满目的菜品让她产生一股莫名的胆怯,“有……扬州炒饭吗?”

        楚昭昭也抬头看着穆际云,“穆老师,可以给她点扬州炒饭吗?”

        这家餐厅虽然主营中餐,但却没有扬州炒饭这一道家常菜,于是穆际云只能吩咐服务员专门上一份扬州炒饭。

        不久后,服务员端上了这份特制扬州炒饭,同时还上了餐前暖胃汤。

        楚明明眼里有了笑意,却拿起筷子开始挑炒饭里的青豆。刚挑没几颗,楚昭昭就说:“不可以挑食。”

        楚明明眼里的光顿时暗了,撇了撇嘴角,“好吧……”

        她换了勺子,盯着炒饭里的青豆,慢吞吞地挖了一小勺。

        这时,穆际云突然把例汤推到她面前,说道:“先喝点汤。”

        楚明明没有饭前喝汤的习惯,可她面对穆际云,总有一股莫名的惧怕,因为她和楚昭昭一样,都是怕老师星人。

        于是,楚明明只得把目光转向例汤,尝了一小口后,意外地发现这汤很好喝,便一口接着一口地喝了起来。

        在她喝汤的时候,穆际云把她的扬州炒饭拿到面前,抽出一双干净的筷子,说道:“你还在长个子,挑食不好。”

        可他这么说了,却开始一颗一颗地挑炒饭里的青豆。

        楚昭昭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就这么看着穆际云。他低着头,纤长的手指握着筷子,一颗颗地挑青豆,认真的样子和他工作的时候没有区别。

        几分钟后,穆际云挑完了青豆,随手就将饭碗推了回去,同时对上了楚昭昭的目光。

        楚昭昭立马低下头,夹了一筷子牛肉塞到嘴里。

        楚明明看着面前一碗没有青豆的炒饭,有些受宠若惊,又不敢动勺子。

        楚昭昭说:“快说谢谢啊。”

        楚明明眉梢带笑,小声地说:“谢谢哥哥。”

        穆际云勾了勾嘴角,慢条斯理地开始吃饭。而楚昭昭却始终无法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饭菜上,她总是吃两口就忍不住去看穆际云,抑或看看楚昭昭。

        十来分钟后,穆际云终于忍不住了,他说:“昭昭,过来,坐我旁边。”

        “啊?”楚昭昭拿着筷子,怔怔地看着穆际云。

        “坐过来。”穆际云又重复一遍。

        楚昭昭原本是和楚明明一起坐在穆际云对面的,他这么说了,她就只能换到他旁边去。

        正在这时,服务员上了一盘虾,穆际云便带上透明手套,十分熟练地剥了几只,放到楚昭昭碗里。

        “好好吃饭。”他一边摘手套,一边低声说,“别总是看我。”

        楚昭昭:“……”

        虽然穆际云声音不大,但对面的楚明明开始听得一清二楚,难以克制地笑了一下。

        楚昭昭机难为情,又不敢怎么样,只能悄悄在桌下掐了一下穆际云的大腿。

        随即,穆际云也在桌下反握住她的右手,楚昭昭立马挣脱,连忙拿起筷子认真吃饭。

        饭后,他们往美术馆走去。

        三层高的美术馆及其空旷,虽然是周末,馆内也只有零星的人。

        一开始,楚明明还有些局促,但慢慢地她便不再跟在楚昭昭身后,会自己主动去四处寻找感兴趣的东西,渐渐地便把楚昭昭和穆际云甩在了身后。

        油画展示区吸引了楚明明的全部注意力,而穆际云和楚昭昭则有些无聊,他们俩都看不懂这些抽象的话,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后天要去出差,你跟我一起去吧。”

        “去哪里啊?”楚昭昭问。

        “成都。”穆际云说。

        “可是下周最后一次rdqa,能赶上吗?”

        “交给阿绿吧。”

        楚明明又往另一头走,楚昭昭和穆际云也赶紧跟上。

        “要去几天啊?”楚昭昭问。

        穆际云牵着她慢慢走,像闲逛一般,“两三天。”

        楚昭昭点点头,思路又飘到了另一头。前几天,她在网上查祁红慈善基金资料的事时,发现了一些关于穆际云父亲的信息,此时不知不觉就问了出来,“穆老师,你爸爸……”

        “我爸爸怎么了?”穆际云问。

        “没什么……”楚昭昭看着前面的楚明明,“就是没听你提起过,有点好奇。”

        “我爸爸病逝了。”穆际云说,“和明明一样的病。”

        即便网上的信息非常清晰,但此刻从穆际云嘴里说出,楚昭昭还是难以抑制住震惊。

        见楚昭昭愣住不动了,穆际云笑着说:“放心,x隐性遗传,传女不传儿。”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出来,楚昭昭更挪不动腿了。

        “你今天怎么了?”穆际云说,“身体不舒服?”

        “穆老师……”楚昭昭抬头望着他,心脏猛跳,却不知该说什么。

        穆际云静静地等她的下文,许久,楚昭昭说,“我可以看看你爸爸的照片吗?”

        穆际云:“怎么突然想看这个?”

        楚昭昭:“就是想看看你爸爸长什么样子。”

        穆际云也没多想,拿出手机,翻了许久才找到一张陈旧的照片。

        那是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眼镜的英俊男子,看他身后的摆饰,这张照片应该有十几年了。

        都说女肖父,儿肖母,楚昭昭看着这张照片,喃喃说道:“穆老师,你觉不觉得明明和叔叔有点像呀?”

        穆际云往楚明明的方向看去,眯了眯眼睛,“是有点儿像。”

        楚昭昭也看着楚明明,渐渐出了神。

        “穆老师,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楚昭昭虽然是在跟穆际云说话,但眼神却始终在楚明明身上。

        穆际云说:“什么?”

        楚昭昭还是望着楚明明,似乎忘了自己刚才还在跟穆际云说话。

        穆际云弯腰,凑到她面前,强行占了她的视野,“你要说什么?”

        楚昭昭心里始终有些犹豫,她慢慢凑到穆际云耳边,想开口告诉她心里那个荒谬的想法。

        可是真的太荒谬了,荒谬到她觉得要是说出来别人一定以为她疯了。

        但眼前这个人,与她而言不也是非常荒谬的一段缘分吗?

        她闭了闭眼,轻轻吻住穆际云的耳垂,什么都没说。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倒计时,我决定明天开始还是在中午十二点更新,我做不到我就发红包,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