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8、第五十八眼

58、第五十八眼

        第五十八章

        楚昭昭在电话里听到了鸣笛声,她知道穆际云正在飞速赶来。

        而身旁的楚明明,还在梦乡里,抱着被子,甜甜地咂嘴。

        楚昭昭在客厅里坐立难安,等了大致半个小时,门铃突然响了,她立马跑过去打开门,“穆……”

        出现在眼前的却是祁红和一个陌生男人。

        “阿姨?”楚昭昭见到祁红的那一刻,突然明白,该来的总比她想的要更早。

        祁红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的平静,“你好。”

        她往屋内望着,却看不见人影,“她呢?”

        “阿姨您进来坐。”楚昭昭让开过道,给祁红和她带来的男人倒了水,“她在睡午觉,我去叫她。”

        楚昭昭转身走到房间外,刚抬起手,又犹豫着转身,再次坐到客厅里。

        “阿姨,我们先聊聊吧。”

        祁红看她一眼,没说话,而是起身走到房间门口,轻轻推开了房间门。

        在楚昭昭这个方向,只能看到祁红的背影,竟异常地平静。

        看了一会儿,她坐回沙发上,将自己的裙子掖平,慢条斯理地说:“我就不绕弯子了,我要带她走。”

        即便知道早晚会听到这句话,楚昭昭还是生出了一股巨大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来源于她的身份和立场,于情于理,她都不能拒绝祁红的要求。

        “阿姨,这个事情要等我父母回来的。”

        祁红点点头,“我知道,不急。”

        楚昭昭却看到她的双手紧紧握着拳放在膝盖上。

        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地坐了一会儿,祁红又突然起身,走到房间口,推开一条缝往里看。

        楚昭昭在她身后说:“她午睡时间长,一般要三四点才起床。”

        祁红关上房门,慢慢走了回来,正要坐下,大门却被人拉开。

        穆际云走进来,看到客厅里的祁红,倒是没有惊讶,他刚刚在楼下看到车的时候就知道她已经来了。

        “妈,你居然来的比我快。”他慢慢走进来,脱下了外套,额头有细汗。

        对比起祁红的严肃,穆际云显得轻松得多,他进来问楚昭昭:“你中午休息了吗?”

        楚昭昭点点头,又悄悄看了祁红一眼,“阿姨,如果我父母不同意您带走明明,这件事还能商量吗?”

        祁红倏地抬头,震惊地半天说不出话。

        怎么可能不同意她带走楚明明?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我父母就快赶回来了。”楚昭昭说,“但是他们不太会说话,我怕你们一会儿起冲突,所以想跟您聊聊。”

        穆际云坐在楚昭昭旁边,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们两人对话。

        “不可能。”祁红斩钉截铁地说,“我可以给你们补偿,但是我女儿我一定要带走。”

        她瞟了穆际云一眼,见他没有表态,便说:“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会走法律程序。”

        祁红语气平静,态度却十分强硬,楚昭昭听了,只是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如果……明明她不愿意跟您走呢?”

        “……”

        换来的是祁红久久的沉默。

        她光考虑到楚家没有立场拒绝,却忘了楚明明的意愿。她知道即便里面那个女孩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分离了这么多年,那个女孩早就忘了自己,取而代之的是这家人的陪伴。

        她作为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怎么可能让楚明明心甘情愿地跟她走?

        这时,穆际云终于动了一下,祁红和楚昭昭都以为他要说话的时候,他却只是拧开了矿泉水瓶,喝了一口,然后挑挑眉,“你们继续,别管我。”

        楚昭昭便继续说:“阿姨,您会尊重明明的意愿吗?”

        祁红:“……”

        她感觉楚昭昭在跟她下套似的,如果她说尊重,那楚明明多半不愿意跟她走,但她要是说不尊重,那她在楚明明面前已经失去了大半立足点。

        祁红看着楚昭昭,“所以呢?”

        楚昭昭抬头看了一眼钟,已经三点半了,按照以往的习惯,楚明明大概要睡醒了。

        “阿姨,我父母已经到小区门口了,我们下去说,好吗?”

        祁红也看了下时间,因为底气不足,所以她只想速战速决,于是起身说:“好。”

        楚昭昭又对穆际云说,“穆老师,明明一会儿醒了要是家里没人她会害怕的,你可以就在这里陪她吗?”

        穆际云笑着点头,“你们下去吧。”

        祁红带着张助理,跟随楚昭昭走下楼去。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冷得刺骨,祁红站了没几分钟,就看到一堆夫妻提着袋子往这边走来。

        楚爸爸楚妈妈距离走过来还有一段距离,这时,楚昭昭在祁红身边站着,说道:“阿姨,明明她会愿意跟您走的。”

        祁红诧异地看着楚昭昭,“你……为什么这么说?”

        楚昭昭只是看着前方的父母,缓缓说道:“明明她很懂事,她知道跟您离开,会减轻我们家的负担,所以您不用担心。”

        祁红隐在大衣袖子的手轻颤了一下,“她这么懂事,小时候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不管她吃了多少苦,在这十三年里,我们家对她问心无愧。”楚昭昭微微侧身,面对祁红,“所以,阿姨,我希望您带走明明的时候,能跟我爸妈道谢,真诚地感谢他们这十三年待明明如亲生女儿。”

        祁红再次震惊地看着楚昭昭,而对方的眼神清澈又坚定,似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祁红觉得很奇怪,她既然说了楚明明会自愿跟她走,那她手里没有任何筹码,却仿佛占了上风,压制着她。

        楚昭昭就那样静静地站着,看着自己的父母。

        祁红袖子的手慢慢蜷缩起来,脑子里也开始发热。

        她看不上楚家,若不是楚昭昭和穆际云的关系,她根本就不可能和这样的人家有任何的牵连。甚至她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在子岭县的那个下午,她狼狈地摔到了地上,楚妈妈手上沾着鱼鳞和泥土朝她伸手,吓得她撑着地面连连后退。

        远处的楚家夫妇越走越近了。

        祁红还是僵硬地站着,一旁的楚昭昭始终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压力,将她丝丝笼罩着,无处可逃。祁红的呼吸越来越紧张,神经也僵着,低声说:“我会给你们一大笔钱作为补充。”

        “我们家如果要钱,就不会在这些年陆陆续续卖了老家的地,还有我妈妈的金戒指金项链,和家里一切值钱的东西。”

        祁红感觉到心跳在加强,她恍然间明白,楚昭昭要的不是道谢,而是“道歉”。

        楚爸爸楚妈妈已经走了过来,看了眼祁红,楚妈妈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怎么了?”楚爸爸问,“叫我们回来什么事啊?”

        楚爸爸刚从医院回来,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棉外套,胡子许久没有刮了,夹杂着几根白胡子,像老树根上长出来的须。

        而楚妈妈虽然整洁得多,手里却提着一只刚宰杀的鸡,散发着难闻的腥味。

        “爸,妈,我有事跟你们说。”楚昭昭说。

        楚爸爸点点头,又不自然地瞟了祁红一眼,对楚昭昭说:“怎么在楼下站着啊?多冷啊,上去吧,明明呢?一个人在家吗?”

        楚昭昭正要说话,忽然感觉身旁一阵异动。

        她回头去看,祁红对着她们,深深地弯下了腰。

        楚爸爸和楚妈妈都懵了,不明所以地看着楚昭昭。

        楚昭昭却看着祁红,见她肩膀在轻微地颤抖。

        “谢谢。”祁红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谢谢你们。”

        楚明明醒来后,发现家里安安静静的,客厅里也没有熟悉的电视声,便穿上衣服走出来,却发现只有穆际云坐在沙发上。

        楚明明刚醒来,站在房门外懵懵地看着穆际云。

        穆际云也抬头看着她,目光缱绻地滑过她的眉毛,她的眼睛。

        “明明。”穆际云朝她招手,“过来。”

        楚明明疑惑地走过去,心里想着这叔叔怎么奇奇怪怪的,于是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穆际云还是怔怔地看着她,许久,楚明明说:“哥、哥哥,怎么了?”

        听着她这声“哥哥”,穆际云仿佛置身十三年前。

        那时候她的妹妹正牙牙学语,会说简单的句子,每天醒来就叫他:“哥哥!哥哥!”

        穆际云忽然略显慌乱地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在掌心,递给楚明明,“给你。”

        楚明明远远地看了一眼,那是一颗彩色纸壳包着的巧克力。

        “这什么啊?”楚明明拿着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放到了一边,“我姐姐呢?”

        穆际云的目光却随着那颗巧克力回到了十三年前。

        那时候楚明明喜欢吃巧克力,但祁红不让她吃,她只能悄悄找穆际云帮忙。

        那天下午,穆际云放学的路上专门让司机在路边停了一下,悄悄买了一盒巧克力,然后自己吃得只剩一颗,捏在手心里,美滋滋地准备拿这一颗巧克力逗逗妹妹。

        没想到那一颗巧克力,直到变质,被保姆丢了,也没有机会喂进妹妹的嘴里。

        穆际云低着头,揉了一下额发,然后再抬起头,脸上已经带了笑容。

        “你姐姐下楼去了。”

        楚明明听了,便往阳台走去,却没看到楼下有人。

        “姐姐下楼买菜去了吗?”

        穆际云回想起今天的楚昭昭,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你姐姐,下楼战斗了去了。”

        “啊?”楚明明猛然回头,片刻后又觉得穆际云在开玩笑,于是努了努嘴,不再跟她说话。

        “你姐姐今天很勇敢。”穆际云自言自语般说道,“为了你,为了你的爸爸妈妈,她很勇敢。”

        楚明明漫不经心地拿起壶,给阳台上的花浇水,“有多勇敢?”

        “勇敢到……”穆际云淡淡地说,“我希望她有一天也为我这么勇敢。”

        楚明明的手一顿,正想说点什么,一回头,却发现门口站了四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说,看这篇文看得很沉重,其实我也知道啊,熟悉我的读者应该知道我之前的文,女主不管是性格还是条件都很强势,但写多了也会想改变,所以才写了这样的男女主,不管大家喜不喜欢,这都是我的一步尝试,也谢谢大家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