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59、第五十九眼

59、第五十九眼

        第五十九章

        穆际云回头看见那楚昭昭和自己父母,还有祁红站在门口,竟也一点不觉得难为情,站起来说:“你们聊好了?”

        楚昭昭点点头,连忙去看楚明明。

        楚明明手里拿着水壶,看见家里突然出现这么多人有点没反应过来,而祁红似乎已经等不及了,就要朝着楚明明走过去。

        楚明明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看向楚昭昭。

        楚昭昭脱了外套,对祁红说:“阿姨,我先去跟她谈一谈吧。”

        祁红知道这件事由他们来说是最好的,便点了点头。于是,楚昭昭和自己父母便带着楚明明进了房间。

        房门一关上,祁红浑身的端庄退去了一半,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看着房门。

        穆际云坐得松散,也盯着房门看,但母子俩想的却不是同一件事。

        他们就这样坐着,一言不发,大致等了半个小时,房门打开了,出来的却是楚家夫妇俩。

        祁红立马紧张地问:“怎么样了?”

        “啊?哦……她们还在说。”楚妈妈神色落寞,抓了抓鬓间头发,然后转开头,说,“我、我去做饭。”

        楚爸爸扶着腰,慢慢走到沙发旁。

        穆际云起身扶他坐下,他恍恍惚惚地点点头,然后拿起自己的茶杯,拧开了盖子,却又忘了喝水就给放下了。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里面那道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却只有楚昭昭一个人。

        祁红立刻起身,微微前倾,忐忑不安地看着楚昭昭。

        “阿姨……”楚昭昭说,“三天后,您来接她吧。”

        听到这句话,祁红似乎没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楚昭昭,片刻后才喃喃说道:“真、真的?”

        一旁的楚爸爸搓了一下脸,起身回自己房间,关上了房门。

        轻轻的关门声让楚昭昭出了一会儿神,“嗯。”

        话已至此,祁红慢慢走到楚明明房间,推开门,看见她一个人坐在床边。

        楚明明看到她进来,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直到祁红蹲到她面前,她才扯着嘴角笑了一下,“阿姨。”

        祁红:“……”

        她无言地看着楚明明,心里五味陈杂,想伸出手摸摸她,看见她陌生的表情后,又摸摸收回了手。

        “我……我三天后来接你回家。”

        楚明明点点头,还是不说话。

        祁红突然觉得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即便有许多话想说,此时也说不出口。

        还好,来日方长。

        她站了起来,“那,我先回家了。”

        楚明明还是点点头,目送她出去。

        祁红走出房间后,脸上的落寞根本掩饰不住,她却不想让别人看见太多,便径直往大门走去。

        “我先走了,打扰了。”

        说完,也不等穆际云,独自走了出去。

        穆际云跟紧跟着起身,对楚昭昭说:“要给你放三天假吗?”

        “不用。”楚昭昭看了一眼时间,“我回去上班吧。”

        楚昭昭照常回去上班,繁琐的工作她也有条不紊地做了下来,完全不像个心里装着事的人。祁红接楚明明走的那天上午她跟着穆际云一起去了,但却没有在祁红家里多留,将楚明明送到后就回了公司。

        路上,穆际云说:“要去陪陪她吗?”

        楚昭昭深吸一口气,说:“不用。”

        穆际云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楚昭昭又主动问,“穆老师,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明明会不会觉得我很冷漠?”

        穆际云想了一会儿,说:“只是两种处理方式,没什么对错之分。”

        楚昭昭叹气道:“我不想在阿姨面前上演苦情戏码,也不想加深明明的离别伤感,但是她怕伤心。”

        “怎么会。”穆际云说,“这么多年来你们的感情是真的,她会理解你的。”

        车快要开到楚昭昭楼下了,穆际云又说:“昭昭,这段时间的你让我刮目相看,我以为你对上我妈会败下阵来,没想到完全不输。”

        楚昭昭嘀咕道:“我只是怕老师,又不是怕所有人……”

        “什么?”穆际云问。

        “没什么。”楚昭昭小声说。

        但穆际云其实听得一清二楚,他把车停在楚昭昭楼下,在楚昭昭解安全带时,他说:“我最近怎么没觉得你怕老师了?”

        楚昭昭打开车门,回头说:“你就很希望我怕你吗?”

        “当然不是。”穆际云笑着抬头看她,“我希望你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勇敢到……”

        “什么?”楚昭昭问。

        穆际云舔了舔唇角,“上我。”

        楚昭昭:“……”

        “砰”得一声,楚昭昭关了车门,往楼上跑去。

        穆际云失笑,倒车开了出去。

        他心情很好,开得很慢,一路上放着音乐,时不时还跟着哼两句。

        然后,十分钟后,楚昭昭打电话过来了。

        穆际云开着免提,问:“怎么了?”

        楚昭昭先是叹了口气,才说:“穆老师,我……我今天早上把钥匙忘家里了。”

        穆际云沉默着,没说话。

        “穆老师?”楚昭昭又说,“你在听吗?”

        “在。”

        穆际云立马调转车头,“十分钟。”

        然而并没有十分钟穆际云就又回到了楚昭昭楼下,她就坐在外面的石凳子上,见穆际云的车开过来了,便走过去,略带委屈地说道:“我今年早上忘记拿钥匙了,现在这么晚了开锁的人也不来,我……”

        “你跟我解释这些干嘛?”穆际云抬抬下巴,“上车。”

        这时,已经下起了小雨,格外的阴冷。

        楚昭昭上车后一边用纸巾擦衣服上的水,一边说:“对不起啊,害你又倒回来。”

        穆际云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半个小时后,他带着楚昭昭回了他的家。

        还是这个熟悉的地方,连桌上杯子的位置都没有变动。

        穆际云进门后直奔卧室,打开衣柜,拿出了一套睡裙。

        “去洗澡。”

        楚昭昭看着那套……蕾丝睡裙?

        “这……?”

        穆际云面不改色地说:“你总不能每次来都穿我的衣服吗?”

        “我觉得你的衣服挺好的。”楚昭昭直接无视他,又把以前穿过的衣服拿了出来,“穆老师你先出去吧,我去洗澡了。”

        说完,她还真的关上了门。

        穆际云再次笑得眯了眼,将那套赵清媛强行送给他的裙子塞回了衣柜,然后躺在床上看书。

        楚昭昭洗完澡出来,穆际云看她一眼,站了起来,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说:“我去洗澡。”

        楚昭昭:“……”

        知道你要去洗澡,但是他说这话的意味,总让楚昭昭觉得怪怪的。

        楚昭昭吹干了头发,坐到床边,一会儿看看穆际云刚才看的书,一会儿又翻翻手机,一直静不下来。

        直到穆际云洗完澡出来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复杂,分明充满了暧昧的气息,穆际云却总觉得面前隔着一道玻璃,让他跨不过去。

        过了一会儿,穆际云长叹一口气,“我后悔我刚刚在车上调戏你了。”

        他无奈得转身,“成,我出去睡沙发。”

        看着他的背影,楚昭昭张了张嘴,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她慢慢坐下来,皱着眉,脑海里穆际云的身影一直转来转去。

        后来她受不了了,干脆开始蒙头大睡。

        冬天少雨,像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更是少见。

        楚昭昭向来喜欢伴着雨声入眠,但今天,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看,竟然已经凌晨一点了。

        楚昭昭觉得有些冷,又将被子裹紧了些才继续闭眼睡觉。

        恍恍惚惚中,楚昭昭突然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的雨,回想起刚刚穆际云出去的时候连一床被子都没有带。

        她连忙起身,打开门看了一眼,客厅沙发上的穆际云果然没有盖被子。

        楚昭昭拍了拍脑门,懊恼自己怎么这么任性,便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慢慢蹲在沙发边上,正想叫醒穆际云,但透着窗外微弱的光,楚昭昭竟一时忘了自己是出来干嘛的,就蹲在一旁看了许久。

        她伸手摸了摸穆际云额头上的头发,慢慢靠近他,用手指轻轻描绘他的眉毛。

        正入神时,穆际云缓缓睁开了眼睛。

        楚昭昭怔住,与他对视着,连眼睛都不眨了。

        “你在干嘛?”穆际云的声音极小,但两人靠得太近,楚昭昭不但听得清清楚楚,而且还觉得耳廓痒痒的。

        “没、没干嘛。”

        楚昭昭回神,立马起身就要往房间里逃,手腕却被人牢牢抓住,她还没来得及回头说话,整个人就被拉倒在沙发上,而穆际云极快地翻身,压在她身上。

        “你知道吗。”穆际云一手撑着沙发,一手按住她的手腕,“今晚我一直在想,只要你出来找我,我就……”

        他顿了顿,侧头附在楚昭昭耳边说:“要跟你做|爱。”

        夜色下,楚昭昭看不起穆际云的表情,只觉得他漆黑的眼睛此刻像蒙了一层热气。

        而她自己的脸颊也在迅速升温。

        穆际云附身,将吻轻轻落在她的唇上,辗转于舌尖。

        不一会儿,他的吻慢慢从唇角移到脖间,再继续往下。

        突然,楚昭昭抬起手抵住他的胸膛,“穆、穆老师……”

        穆际云停下,看了她许久,问:“怎么了?”

        他的声音有些发抖,同时蕴含着情|欲与克制。

        此刻,他很忐忑。如果楚昭昭喊停,他会克制自己,但同时也会觉得丢了什么。

        所以他的目光灼灼,却安静得等着楚昭昭的下文。

        “我……”楚昭昭含糊地说,“我怕疼,你轻点。”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留言的都有红包,以及,不是故意要断在这里,是要拉灯的,明天就可以看详细版,具体上车方式等我明天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