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66、第六十六章

66、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当一丝微弱的晨曦划破天际照进医院走廊时,抢救室的灯熄灭了,所有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医生推开门慢慢走了出来,祁红深吸一口气,上前说道:“医生,怎么样了?”

        她虽然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轻微颤抖着。

        医生摘下眼镜,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暂时脱离危险,等她醒来就基本没事了。”

        祁红半张着嘴,想说话,却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如窒息一般,许久才说道:“谢谢医生。”

        医生也是非常累了,连客套话都不想说,揉着肩膀离开了此处。

        祁红缓缓转身,对上楚昭昭的目光,似乎是要开口说话的样子,但护士们这时候把楚明明推了出来,她无心再管其他,追着推车去了。

        楚昭昭和穆际云以及穆际泽也跟上,进入病房后,一屋子人都沉默着。

        穆际云把病房里的窗帘拉开了一点,回头对祁红说道:“妈,怎么回事?”

        祁红站在床边,整个人摇摇欲坠,在她开口说话之前,先扶住床边坐了下来。

        “昨晚我睡得沉,贝儿她……又梦游了……我……我没发现,阿姨也没发现……她不知道怎么就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听到这里,楚昭昭一阵后怕,意识在一瞬间似乎抽离出去了一般,脑子里也只剩“嗡嗡嗡”的声音。

        但这些都仅仅只是后怕,楚明明始终还是脱离了危险,楚昭昭的情绪也如潮汐般慢慢退了回去。

        太阳也慢慢出来了,医院里走动的人多了起来,时不时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期间医生来看了两次,没多说什么,就是奇怪楚明明为什么还没醒过来。

        医生无意识的一句话又激起了千层浪。

        到了早上九点,楚明明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祁红已经坐不住了,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时而暴躁,时而悲戚。

        不知道为什么,楚昭昭竟生出一种……即将和楚明明天人永隔的感觉。

        虽然她知道自己也许过于悲观了,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所以她借口上厕所,悄悄给自己爸妈打了个电话。

        万一……万一事情的发展不如人意,她不想爸妈见不到她最后一面。

        电话接通,听到爸妈声音的时候,楚昭昭鼻子一酸,立刻哽咽了:“爸,妈……明明出事了……”

        楚昭昭蜷缩在角落里,卫生间狭窄的空间把她的一声声的呜咽放的无限大,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

        楚昭昭立马抹了抹眼睛,隔着门板,她也知道门外站的是谁。

        “穆老师……”楚昭昭声音还带着哭腔,“这里是女厕所。”

        “我知道。”穆际云说,“所以如果你不想我被人打出去,就赶紧开门。”

        楚昭昭:“……”

        楚昭昭伸手打开门闩,门被穆际云缓缓推开。

        他半蹲下来,用手指擦掉楚昭昭眼角的水痕。

        “怎么你们姐妹俩都喜欢躲在厕所里哭。”穆际云朝她伸手,“来,跟我走。”

        楚昭昭缩了缩脖子,“我现在这样子……我不出去。”

        穆际云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擦脸,“别墨迹了,一会儿来人了。”

        话音刚落,外面的门就被人打开,穆际云背脊僵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转身,一个拖把就怼到了他脚上。

        “抬脚抬脚啊!”

        穆际云:“……”

        他低头咳了两声,拉起楚昭昭:“赶紧走吧。”

        楚昭昭也觉得莫名有些丢脸,拽着穆际云的手就往外跑,谁知保洁阿姨还在他们身后嘀咕:“现在年轻人都什么癖好。”

        楚昭昭:“……对不起。”

        病房里的时钟滴滴滴地响着,医生又来了一次,楚明明还是没有醒,他叹了口气,安慰几句后便出去了。

        他说:“病人醒来的意志力不强。”

        这句话轻飘飘的,却犹如一记重锤砸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原来明明她不想醒来。

        她那么乐观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不想醒来,或许这个房间里每个人心里都有数,而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程度的自责。

        但此刻终归是没有什么用了。

        直到太阳彻底露出全貌,阳光洒进这间病房,有人按了门铃。

        楚爸爸和楚妈妈来了,他们赶得急,衣衫实在不整,就跟刚从床上爬起来似的——大抵也真是这样。

        因为楚爸爸的衣服扣子都扣错了,鞋子还是两只不一样的。

        看到这样的场景,楚昭昭莫名心酸,悄悄地往穆际云身后躲,把脸埋到他臂膀上。

        楚妈妈摘下围巾,也不知道该问谁,“这是怎么了啊?”

        穆际云为了稳住他们的情绪,说:“暂时脱离危险了,等醒来就好了。”

        “昏迷多久了?”楚妈妈问。

        穆际云抿着唇,思量片刻后,还是如实回答:“五个小时。”

        “怎么这么久还没醒过来!”楚妈妈说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焦灼地闭上了嘴,然后绕到床脚,揭开了楚明明的被子。

        “你在干什么?!”祁红惊慌地说,“会着凉的!”

        楚妈妈只管伸手摸了一下楚明明的脚,说道:“她睡着了容易脚凉,我给她捂捂。”

        说完,她用双手捧住楚明明的脚,时不时搓两下。

        祁红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她看着这人的动作,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有点气有点急,却又无法开口阻止。

        她看向楚昭昭和穆际云他们两人似乎也没别的意见。

        似乎没人感觉到她的尴尬。

        “她现在没有意识。”祁红对楚妈妈说,“你这样是没有用的。”

        楚妈妈抬头看了她一眼,“啊?我……”

        突然,她感觉手里的纤瘦脚趾动了动。

        楚明明缓缓睁开了眼睛。

        “明明!”

        “贝儿!”

        几个人同时开口,叫法各异,楚明明一时有些迷茫,慢慢睁大了眼睛,看着楚爸爸和楚妈妈,下意识地说:“爸爸妈妈,你们来啦?”

        祁红喉咙一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一时间叫医生的叫医生,问情况的问情况,病房里忙作一团。

        不知过去了多久,穆际云往四处一看,问穆际泽:“妈呢?”

        穆际泽看了眼门外,说:“早就出去了。”

        楚昭昭趁大家不注意,也偷偷走了出去。

        祁红坐在门外的椅子上,盯着地面出神。

        楚昭昭走过去,低声说:“阿姨,我想跟您商量个事情。”

        不等楚昭昭说完,祁红就说:“我不会把贝儿送回去的。”

        楚昭昭沉默片刻,说道:“我不是说这个。”

        祁红抬眼,疑惑地看着楚昭昭。

        楚昭昭说:“快圣诞节了,她的同学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来看她,但是现在她住在您家里,同学来了可能会多想,不如……圣诞节那天,您让她回我家跟朋友聚会,第二天我们就把她送回来,好吗?”

        祁红双手紧紧交握,眉头也锁在了一起。

        虽然她自视手腕强硬,有权有势,但她却怕这一送回去,就再也接不回来了。

        怕这对平平无奇的夫妻,怕她的钱她的权她的血浓于水都抵不过这对夫妻十年的养育。

        但看着楚昭昭的眼睛,楚楚动人,却又坚韧。

        祁红搅碎了心肝,终是点了点头。

        楚昭昭笑着说:“阿姨,谢谢您。”

        楚明明醒来后,虽然有楚爸爸楚妈妈陪着,但情绪也不怎么好,直到楚昭昭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真的吗?”楚明明的声音很虚弱,但依然充满了欣喜,“我回……过去,住多久?”

        楚昭昭说:“第二天就送你回家。”

        楚明明眼里依然难掩开心,“好的!”

        楚昭昭又问穆际云:“圣诞节不是法定节假日吧?”

        “不是。”穆际云说,“但是可以给你放假。”

        楚昭昭正纠结着,楚明明却说:“姐姐,你工作要紧,我有同学来陪我就够了。”

        “那好。”楚昭昭摸了摸她的额头,“你现在少说话,多休息一会儿。”

        楚明明醒了,医生也宣布她彻底脱离了危险,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

        祁清树也是在楚明明脱离了危险才知道这件事,又生气又无奈。

        夜里,祁红要在医院陪着楚明明,她看了一眼楚爸爸和楚妈妈,两人略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那我们回去了。”

        穆际云提出送他们回去,却被拒绝,楚妈妈说:“不用了!我们现在去赶末班车,你们这一来一回的明天还上班,多累啊?”

        楚昭昭也执拗不过两人,便只把他们送到了车站。

        与此同时,穆际泽还留在医院病房里。

        楚明明已经睡着了,祁红在沙发上坐着,一刻也不放松精神。

        穆际泽给她倒了杯水,坐到她身旁,说:“妈,我想跟你谈谈。”

        祁红极其疲惫,揉着眉心说道:“你明天不是还要出差吗?你先回去工作,有什么事情等你忙完了再说。”

        “妈,你先听我说。”穆际泽说,“我觉得我们把妹妹带回来这件事做的太急了,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当然我也理解你这么多年思子心切,但还是要考虑到她的想法。”

        “你没有体会过失去亲身骨肉的感觉,知道什么是心如刀割吗?”祁红额头浮着青筋,“没有感同身受,就没有资格去审度别人的做法。”

        穆际泽无奈地站了起来,穿上外套,“那我先回去了。”

        他临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祁红一眼,她还是紧紧盯着床上的女孩儿,连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穆际泽只能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夜深了,祁红还坐在沙发上。

        保姆也在这里待着,几次劝她睡一会儿,祁红都不愿意,最后倒是保姆先撑不住睡了过去。

        深夜或许是最适合窥探内心的时候,祁红终于卸下一身盔甲,窝在沙发上,释放自己的脆弱。

        她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人,特别是重逢了失散多年的女儿,恨不得把所有遗漏的时光都补回来。可她明显得感觉到,在她和楚家的博弈里,她处于下风,所以才越发把手里的那根绳子拽得死死的,一刻也不愿意放松。

        突然,床上的楚明明翻了个身,祁红无心再去想别的,立马起身去看她,发现她只是睡梦中的动作后才松了口气。

        脑子里的弦绷久了也累,祁红拿着杯子去倒水,却发现饮水机里的水居然空了,于是她只得去走廊上的开水间打水。

        医院从来不会在深夜里沉寂,祁红走出来时,依然看到有的病房亮着灯,有医生和护士在走动。

        开水房就在楚明明病房旁边的拐角处,祁红轻手轻脚走过去,正要拐弯,在听到一些略微熟悉的声音后,就停下了脚步。

        她心生疑惑,微微探头去看。

        这一刻的祁红没有想到,她看到的这一幕,会长年累月地留在她心里,成为她内心深处酸涩而又无可奈何的秘密。

        在那个狭小的拐角处,楚爸爸和楚妈妈挤着坐在地上,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用矿泉水瓶子捧着热水取暖。

        楚妈妈小声说:“我困死了,我要是睡着了你记得叫我。”

        “你就睡吧。”楚爸爸说,“我在这儿守着呢。”

        “——砰!”

        一道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楚爸爸和楚妈妈吓了一跳,立马起身,“谁啊?”

        他们走出来看,发现走廊上只有两个护士在低声交谈,而地上却有一只碎了的玻璃杯。

        自从楚明明这一病,楚昭昭和穆际云每天下班后还要往医院跑,虽然停留的时间不长,但也蛮耗费心里的,而且他们公司近期有新产品发版,常常加班,幸好一周后楚明明出院了,情况才有所好转。

        再等发版也完成了,也就到了圣诞节前夕,楚昭昭和穆际云便去祁红家里接楚明明。

        路上,楚昭昭略微有些忐忑,害怕祁红临时反悔。因为前几天她去医院的时候,总觉得祁红怪怪的,时不时问她家里暖气怎么样,房间里有没有装空调这样的问题。

        楚昭昭不得不老实回答,暖气是有的,但是没有装空调。

        祁红听了便不满地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楚昭昭就担心她嫌弃她们家里环境太差,甚至不愿意让楚昭昭回去过一个圣诞节。

        但当她到了祁红家,发现楚明明在客厅坐着,身边放着一个书包。

        穆际云把她书包拎起来,“就这么点儿东西?”

        “里面放的是给同学的礼物。”楚明明说,“我就回去过个圣诞节,不需要带什么东西的。”

        因为家里都有。

        楚昭昭没看到祁红的身影,便问楚明明:“阿姨呢?”

        “不知道。”楚明明说,“早上就上楼去了,一直没下来。”

        楚昭昭抬头往楼上看去,心里有不安了起来。

        穆际云看出她的想法,拍拍她的肩膀,“你放心,我妈是个很守信用的人。”

        说完,他看了看表,往楼上走去。

        “我去找找她。”

        穆际云这一上去,大半个小时都没再下来。

        楚昭昭等得坐立难安。

        她前段时间对祁红提出这个请求,就是想稍微试探一下她的想法,如果可以,以后能慢慢拉近她和自己爸妈的关系是最好的,倒不是为了自己和穆际云事,只是不想楚明明被这么生硬的分开。

        但是她看得出来,当时祁红答应得并不乐意。

        眼看着要到了说好的出发时间,穆际云和祁红都没有下来,她便慢慢走上去,发现这母子俩都在楚明明的房间里坐着。

        楚昭昭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我可以进来吗?”

        祁红回头看她一眼,眼角红红的,又别开了脸。

        穆际云朝她伸手,“昭昭,过来,有事要跟你说。”

        楚昭昭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床边还放了两个行李箱。

        “怎么了?”

        穆际云看着祁红,发现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便对楚昭昭说:“我妈决定,把明明送回楚家。”

        “啊?”楚昭昭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穆际云一字一句道,“明明要回到你们身边了。”

        楚昭昭惊得说不出话,目瞪口呆地看着祁红。

        而祁红胸口剧烈起伏着,说道:“我会常去看她的。”

        半个小时前,穆际云上楼找祁红,发现她一个人坐在楚明明的床边,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她脚边,是已经整理好的属于楚明明的行李。

        穆际云一看就明白了,他也惊诧了好一会儿,才说:“妈,你这是做什么?”

        祁红背挺得直,双手垂在大腿上,平静地开口:“我昨晚帮贝儿整理东西,碰到了她的日记本……没忍住翻开看了。”

        穆际云心里五味陈杂,知道这时候不是讨论该不该看别人日记的时候,便问:“怎么了?”

        祁红起身,打开床头抽屉,拿出一本陈旧的粉红色日记本,递给穆际云:“你看吧。”

        穆际云接过本子,犹豫着没翻开,祁红说:“看也看了,现在再讲究这些道德没意义了,你先看看里面的内容吧。”

        穆际云随便翻开一页,里面的字迹工工整整。

        “今天下雨,雨棚坏了,爸爸自己站到窗户去补了一下,吓死我了。姐姐又瘦了,她说她在减肥,骗鬼咧,肯定又是忙着打工没时间吃饭吧,唉……都怪我。”

        “妈妈加班,爸爸回来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没人陪我说话,那么——我要把家里的青椒全都藏起来!”

        “青椒还是被妈妈找到了,qaq”

        “唉,姐姐买的乳鸽,妈妈悄悄送给邻居一只,姐姐有点不高兴。也不是姐姐抠门,就是妈妈太愚善。唉,不过我才是妈妈最大的愚善吧。”

        “姐姐带了个男人回家!那个叔叔看起来好凶,还让我叫他哥哥……”

        “天啦!我觉得姐姐恋爱了!怎么办!有人要跟我抢姐姐!天要下雨姐要嫁人!”

        “那个哥哥的妈妈来家里了,看起来好凶……她没发现门缝里的我,还对妈妈有点凶。”

        “唉……那个哥哥又来了,看来姐姐真的恋爱了。他有什么好啊!就只有眼光好!”

        “今天去美术馆了,累,但还是很开心。”

        “姐姐有男朋友了,回家次数越来越少了,果然嫁出去的姐姐泼出去的水。”

        穆际云看到这里,嘴角还带着隐隐的笑。

        他又翻了几页,笑容便慢慢消失了。

        “又大又冰冷的房子,像坐牢。”

        “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他们都没来看我。”

        “今天爸爸妈妈还是没来看我。”

        “今天姐姐来了,开心,但是爸爸妈妈还是没来。”

        “好想爸爸妈妈,想给他们打电话,但是昨天才打过,今天又打,阿姨会不开心的。”

        “他们是不要我了吧。”

        “好想回家,可是爸爸妈妈好累,好穷,我真是个负担。”

        “他们不要我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掐指一算,正文就快完结,欢迎点单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