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向瞎子抛媚眼在线阅读 - 67、第六十七眼

67、第六十七眼

        第六十七章

        车缓缓开到小区楼下,楚爸爸和楚妈妈都在花台边上等着,楚明明一下车他们就围了上去。

        祁红下车便看到这个场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楚明明和楚爸爸楚妈妈说了几句话后,回头朝着祁红伸手,“阿姨,我们上去吧。”

        祁红愣了一下,没有伸出手,楚明明上前两步,一把握住她,“走吧。”

        祁红的步伐略显生硬,连走路都不会了似的。

        楚昭昭和穆际云跟在后面,对视一眼,都无可奈何地笑了。

        楚爸爸和楚妈妈还不知道楚明明要回来了,只当她回来玩两天,所以家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菜。

        当穆际云提着大箱子进来时,楚妈妈诧异地说:“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楚明明回头朝她一笑,“妈妈,我要回来啦。”

        夫妻两人同时愣怔住,“什么?”

        楚明明依然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而祁红自从进来就没有说过话,此时,她终于开口说了第一个字:“嗯。”

        楚妈妈和楚爸爸顿时被惊喜冲昏,也来不及细问,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一会儿搓搓手,一会儿摸摸后脑勺。

        可冷静下来后,楚爸爸对祁红说:“这、这……她始终是你的女儿……”

        祁红低头敛目,缓缓说道:“没什么,养恩大于生恩。”

        楚明明忽然抬头看着她,眼里有细微的触动。

        “哪里有啥大啥小的哟。”楚妈妈说,“我也生过孩子,生昭昭的时候,十月怀胎要了我半条命,这么多年过去,一到换季我肚子上伤口还痒,我……”

        “没什么。”祁红听不得这些,女人生孩子的痛只有自己知道,楚妈妈这话直直戳到了她心里,她怕自己忍不住后悔,于是说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穆际云即跟上,他开车来的,当然也要送祁红走。

        “昭昭,你留下陪明明,晚上我来接你。”

        楚昭昭点头:“好。”

        祁红和穆际云刚走到门口,楚明明追上去,说道:“要常来看我哦。”

        祁红回头,对上楚明明那双清澈的眼睛,胸口又一酸,感觉呼吸都要提不上来似的。

        她不想开口,怕自己的声音哽咽,于是点点头,转身离去。

        楚昭昭回到饭桌上,楚爸爸坐在她对面,也不回避楚明明,直接说道:“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楚明明抬头看了他一眼,楚爸爸说:“明明,我没有其他意思啊……”

        “我知道的。”楚明明又低头吃饭。

        楚昭昭拌着汤饭,语气平缓,“阿姨要带走明明,我们没有阻拦,现在要送她回来,也是她自己的决定,从头到尾,决定权都在她手里,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楚爸爸听后,不再说话,默默吃饭。

        晚饭后,穆际云果然来接楚昭昭了。

        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还洗了个头,头发稍凌乱,几根发丝略微遮了眼睛他也没在意。

        楚昭昭上车后,说:“你心情好像不错?”

        穆际云勾唇笑了笑。

        楚昭昭系上安全带,将他眼边的头发撩开,“今天阿姨应该很难过,你还这么开心。”

        “你不了解我妈。”穆际云发动车子,慢慢往外开去,“她雷厉风行惯了,唯我独尊,我之前还想这件事她会怎么解决,没想到却按照我最乐见的方向走着,意外之喜啊。”

        楚昭昭斜睨他一眼,“你可真没良心。”

        “我怎么没良心了?”穆际云说,“我下午说陪她散心,她直接把我赶走,自己回公司开会去了。”

        楚昭昭闷闷地不说话。

        穆际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放心,我妈这样是好迹象,她终于不像个刺猬了,以后会慢慢便得柔软,成为一个和蔼的老奶奶。”

        “老奶奶……”楚昭昭说,“有你这么说自己妈的吗?”

        “也到年纪了。”穆际云说,“她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做晚辈的不用太担心。”

        “哦。”楚昭昭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我眯一会儿吧。”

        半个小时后,楚昭昭睁眼,发现穆际云正往另一个方向开。

        “去哪儿啊?”楚昭昭说,“不回去吗?”

        “出去浪一圈。”穆际云说,“段骁找我。”

        “怎么了?”楚昭昭问,“有事吗?”

        “不知道。”穆际云说,“心情不好,想借酒消愁吧。”

        说完,他的车停在了一家俱乐部门口。

        楚昭昭看着晃眼的招牌,和门口停的各式豪车,莫名想到了云烟府邸的日子。

        “不想去?”穆际云说,“不想去我们就回去休息。”

        “不是。”楚昭昭说,“我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很真快啊。”

        她跟着穆际云进去,闪光灯照得她眼花,而地面又黑漆漆的,要死死拽着穆际云才敢大步卖出去。

        穆际云低头看她,笑了一下,楚昭昭莫名有些脸红,“我……不熟悉这里,怕摔。”

        穆际云没说什么,牵着她找到了段骁定的卡座。

        奇怪的是,坐在那里的只有段骁和赵清媛两个人,卡座显得空荡荡的。

        段骁黑着脸,而赵清媛却笑眯眯地望着台上歌手,时不时还挥挥手。

        奇怪的氛围。

        穆际云坐下后,脱了外套,靠着沙发,翘起腿,问:“怎么就叫了我们俩?”

        段骁正要说话却被赵清媛抢先一步:“哈哈哈哈现在谁还赴段大公子的约啊!”

        “怎么了?”穆际云说,“你家破产了?”

        段骁:“……你会不会说话?”

        “不好意思。”穆际云说,“跟你学的。”

        段骁噎得说不出话,抓起桌上的酒杯猛灌了自己一杯,然后把杯子重重地搁桌上。

        “你干嘛呢?”穆际云说,“还真是出来借酒消愁的?”

        段骁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抿着唇,双眼死死盯着桌面。

        穆际云也不催他,侧身晃了一下灯牌,叫服务员拿了两瓶矿泉水来。

        段骁见状,说:“你不陪我喝酒?”

        穆际云说:“我不喜欢喝闷酒。”

        这时,段骁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便暴躁地丢开手机。

        “我爸现在闹着要把我赶出家门。”

        “恩?”穆际云来了兴趣,“叔叔终于想通了?”

        “穆际云!”段骁一拳头挥他肩膀上,吓了楚昭昭一跳。

        “哎呀!”楚昭昭说,“你怎么打人?”

        楚昭昭声音细细的,让段骁一下没了脾气。

        他像个泄气的皮球,脑袋搭着,“去年我不是跟我爸要了一大笔钱要做投资嘛,结果不、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合伙人坑了,钱全打了水漂,我爸嫌我丢人,扬言要赶我出家门。”

        “那是挺丢人的。”穆际云说道。

        段骁的爸爸本就是干这行的,都说虎父无犬子,段骁若是平庸一点也就罢了,偏偏还被人骗了钱,这就太丢人了,也难怪他爸爸气成这样,那一大笔钱倒还是小事。

        “穆际云你他妈就不能安慰安慰我?”段骁气得一脚蹬到桌子上,桌子一震,把认真听歌的赵清媛给惊动了,她回头瞪了段骁一眼,嘴里不知碎碎念着什么,又转过身去继续听歌。

        段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给自己满上。

        穆际云俯身收走他的杯子,“然后呢?”

        “然后就……”段骁说,“我爸好像来真的,今天下午把我东西给扔出家,车子给我没收了,连卡都给我冻结了。”

        不知为何,穆际云还是想笑,楚昭昭轻轻掐了他一把才忍住,但也只是“哦”了一声。

        “哦?!”段骁就差跳八丈高了,“你就哦?!”

        “不然呢?”穆际云说,“收留你吗?”

        “你不给我想想办法?”

        “借钱?”

        “谁稀罕你那几个臭钱!”

        “那你要我怎么办?”

        “去劝劝我爸?”

        “得了吧,你爸看着我长大的,我什么样他不清楚吗?别到时候觉得是我带坏你,连我一起撵出去。”

        段骁沉默了,他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

        穆际云则悠哉悠哉地喝了口矿泉水,“你在这儿急什么急,你爸就你这一个孩子,现在就是气头上而已,你这段时间好好表现表现,过几天给他的台阶下,完事儿。”

        赵清媛回头:“就是!不知道在急什么即急,多大点儿事。”

        “就他妈……丢人!”

        段骁憋了许久才憋出这么一句。

        这事儿动静闹得挺大,除了穆际云和赵清媛,其他人都真以为段骁面临重大危机了,因为他爸爸几年前就因为差不多的事情跟自己亲兄弟闹翻,至今老死不相往来。

        但倒不至于真的人走茶凉,只是段骁觉得丢脸,今晚也没找其他人。

        “诶?”大家沉默之时,赵清媛突然问,“你那个模特女朋友呢?分手了?”

        “你以为我是你?”段骁说,“她前天回去处理签证的事情。”

        “哦~”赵清媛说,“签证呀……可是我们段大少爷现在落难了,她会不会到时候说签证出问题了回不来了呢?”

        “开什么玩笑。”段骁说,“她回去处理签证,就是要长居中国。”

        “哦哟喂~”赵清媛做着夸张的表情,“看来段大少爷的金钱炸|弹够狠的啊。”

        段骁把自己杯子拿回去,一口喝干,说道:“少肤浅,我们是认真的。”

        “认真?多认真?”赵清媛说,“奔着结婚去的吗?”

        “不可以吗?”段骁反问。

        “可以呀~”赵清媛声音慢慢尖锐起来,“你求婚啊!”

        “求就求!”段骁竟然拍桌而起。

        “冷静。”穆际云抓住他的手腕,“别冲动。”

        “求啊!”赵清媛也突然怒了,“不求才是孬种!”

        “老子等她下周回来就求婚!”

        穆际云:“……”

        这场名为“借酒消愁”的聚会最后竟然因为求婚这个话题不欢而散,赵清媛拎着外套就走,而段骁连外套都不拿就走了。

        留穆际云坐在那里,无奈地摇头。

        “怎么回事啊?”这一场闹剧看得楚昭昭一头雾水,“这是在干嘛?”

        “你还看不出来?”穆际云揉了揉眉心,“算了,等他们闹去。”

        他带着楚昭昭起身,正要走,却被服务员拦下。

        “先生,你们这桌还没结账,刚刚那位先生说你来买单。”

        穆际云:“……”

        个孙子!

        穆际云结了帐,没好气地走出去,发现段骁正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穆、穆老师,借我点钱,我打车……”

        穆际云:“……”

        “你他妈连打车钱都没有?”

        “我没有带现金的习惯,卡被冻结了,我有什么办法?”

        穆际云懒得听他说话,从钱包里抽了几张一百的扔他脸上,“以后少稀罕我的臭钱!”

        穆际云把这事儿当成了一场闹剧,也没放心上,没想到五天后,他接到了赵清媛的电话。

        “穆老师,你在哪儿?”

        恰逢周末,穆际云和楚昭昭窝在家里,哪儿也没去。

        “在家里,干嘛?”

        赵清媛说:“段大少爷要求婚,找我们帮忙呢。”

        穆际云沉吟片刻,说道:“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虽然隔着电话,穆际云却感觉自己看到了赵清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人家要弄一个大阵仗,找我们帮忙助阵。”

        穆际云:“……”

        他这是才发现,段骁这回是真的被刺激疯了。

        他立马给段骁打电话,这人却不接,穆际云又打了好几次,他才接起,声音里充满了疲惫,“你们都干嘛呢?”

        穆际云说:“我还想问你干嘛呢,疯了?”

        “我没疯。”段骁说,“不就是结个婚嘛,谁还不敢了似的。”

        “你冷静一点。”穆际云说,“婚姻大事,别儿戏。”

        “我没儿戏。”段骁的声音里带着不耐烦,“明天晚上她到了我直接带她过来,你和赵日天帮着点儿。”

        穆际云:“……”

        他知道段骁这次是非得发一次疯了。

        楚昭昭实在看不懂这操作,“他真的要求婚?”

        穆际云也烦躁地很,站在阳台想了一会儿,说道:“两个人总有一方要先疯,随他们吧,我倒要看看谁先疯。”

        “你说赵小姐和段……段骁吗?”楚昭昭问。

        穆际云挑挑眉毛,“不然还能有谁?”

        楚昭昭沉默着想了一会儿,“你们有钱人的世界真的很难懂。”

        “我跟他们可不一样。”穆际云说,“我多直白啊。”

        “你哪里直白了?”楚昭昭说,“当初要不是我……你还憋着不说呢!”

        “我憋着不说什么?”穆际云问。

        “就……”楚昭昭看他眼里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顿时不想说下去招他取笑,“没什么……就……就那时候在云烟府邸,你那样……你也不说……”

        穆际云慢慢走过来,俯身靠近她,两人鼻息缠在一起,“我不是憋着不说,是怕我说了,你当我是流氓。”

        第二天晚上,穆际云带楚昭昭开车往赵清媛说的地方赶去。

        在西郊的绿草地上,段骁就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了正在拍广告的那个巴西模特。

        “你干嘛?”穆际云冷着脸走过去,环视四周,没有看到男主人公,“段骁呢?”

        赵清媛靠在自己车边,后备箱开着,里面放了许多箱子。

        她冷冷一笑,“机场接他女朋友去了。”

        穆际云扫了一眼她的后备箱,问:“这些是什么?”

        赵清媛转身,抱起一个箱子,放到地上,“烟花啊,蜡烛啊,这不是要求婚嘛,我帮段少爷准备齐活了。”

        说着,她就把箱子一个个抱了下来,挨个打开,里面还真的都是些漂亮的烟火蜡烛。

        楚昭昭看着这些东西,其实还挺漂亮的。

        赵清媛看他们一眼,“来啊,帮忙啊。”

        穆际云站着没动,赵清媛就冷哼一声,一个人开始摆那些东西。

        夜里的风很大,这里又是空旷的草地,连棵挡风的树都没有,寒风就直接往人脸上招呼。

        赵清媛个子很高,但在这夜色中,显得十分瘦弱。

        楚昭昭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蜡烛。

        “我帮你吧。”

        赵清媛对她笑了笑,走到另外一边去摆弄。

        楚昭昭刚弯下腰,穆际云就把她拎了起来,“你瞎掺合什么?”

        赵清媛抬头瞪了他一眼,穆际云十分无奈。

        “你不帮忙就闪一边儿去。”赵清媛说,“不是好兄弟吗?求婚都不帮忙?”

        穆际云:“……”

        他觉得这两人疯了,自己也疯了,才会在这儿帮忙搞这些东西。

        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现场布置地有模有样的,但现场都是楚昭昭指挥该怎么怎么弄,要不是她,穆际云和赵清媛恐怕是要摆个正方形出来。

        蜡烛和烟花摆了个俗套的心形,楚昭昭看电视剧里都是这么做的。

        其实看着这些东西,不管谁将将站在这个圈里,楚昭昭觉得,当烟火燃起的那一刻,应该也是幸福的吧。

        如果两情相悦,这种俗套的手段反而梗能戳中心。

        赵清媛摆完这些东西后就不再说话,靠着自己的车门站着,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从包里摸出一个东西,捏在指尖,偶尔会反射月光,亮晶晶的。

        穆际云问:“你拿的什么?”

        “戒指啊。”赵清媛盯着手里那枚戒指,在月光下,笑得清冷,“他现在哪儿有钱买戒指,我送佛送到西,够意思吧?”

        “够。”穆际云冷冷地说,“真的够了。”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段骁那边还没有一丝动静。

        穆际云等不及了便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喂……”

        “你人呢?”穆际云问。

        段骁没说话,电话里却很安静,不像在机场的样子。

        许久,他才开口说道:“我在河边。”

        “你去河边干嘛?”

        又是许久的沉默。

        “我他妈疯了。”段骁说,“昨天她登机前,我不知道抽什么风,给她说我家破产了。”

        “然后呢?”穆际云问。

        “然后……老子都到机场接她了,她说签证出了问题,来不了中国了!”

        穆际云:“……”

        他不想再跟段骁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只是夜里安静,这里又空旷,段骁的话被赵清媛一字不漏地听了去。

        穆际云看向她,发现她依然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长臂一挥,将那枚戒指扔出老远,落地的时候连声音都没有。

        戒指便这样隐身在了夜色中,再也看不见。

        赵清媛转身拉开车门,上车,踩油门,动作一气呵成,只留了一溜烟儿的尾气给穆际云和楚昭昭。

        楚昭昭看着这一地残局,叹息道:“这两人真别扭啊。”

        穆际云在一旁站着,盯着这些东西不说话。

        “我们收拾收拾这些,回去了吧。”楚昭昭说。

        穆际云点头,准备弯腰去捡,但伸手的一瞬间,他突然顿了一下,又收回手,从包里摸了个打火机出来。

        当他点燃第一支蜡烛的时候,楚昭昭问:“你干什么?”

        穆际云说:“布都布置了,就不要浪费了吧。”

        于是,楚昭昭眼睁睁看着他把所有蜡烛烟花点亮。

        黑暗的夜色下,烟火照亮了这一处,火光之间,美得像漫画。

        楚昭昭看着这一幕,有些出神。

        “你走进去,我给你拍照。”穆际云说,“也不算浪费了这些东西。”

        楚昭昭说好,便两步跳进圈里,转身面对穆际云。

        穆际云拿出手机,调出设摄像头后,楚昭昭比了个剪刀手。

        按下拍摄键的那一刻,穆际云看着照片里的楚昭昭,神思恍然。

        而楚昭昭看着四周的烟火,脸上笑意浅浅。

        果然啊,她喜欢粉色蕾丝,喜欢烟火蜡烛,喜欢这一切俗套的东西。

        忽然,她听见穆际云开口说了一句话。

        夜风太大,吹得火光乱飘,她没听清。

        “你说什么?”

        穆际云垂下手臂,看着夜色中的她。

        在风中跳跃的火光照在她脸上,光影斑驳,如灯下看美人,竟有摄人心魂的美。

        而她的眼睛里,除了火光,也只有穆际云一人的倒影。

        穆际云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的话:“昭昭,嫁给我吧。”

        楚昭昭顿时愣住。

        风在耳边呼呼地吹,发丝扬起,在夜空中跳舞。

        穆际云没听见她的声音,只看见她的嘴形。

        “好。”

        这次换穆际云愣住了。

        四周的烟火在他眼里黯然失色,只剩这个穿着黑色外套,素面朝天的女人。

        许久,他语气略显慌乱地开口道:“不行,这次不算,你先记着,这些得我亲自来。”

        顿了一下,他又说:“你可别反悔啊。”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是怎么看出来赵日天和段骁有事情的???你们是魔鬼吗??不是说好不猜剧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