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历史小说 - 武朝风云志在线阅读 - 六十一 车师灭国

六十一 车师灭国

        ……

        车师城下,白麒军前……

        “押上来!”

        塞提阿大吼一声,那不离多以及王室成员在须不离以及城内士兵的推搡下,带到了白麒跟前。

        除了人之外,还有足足二十七车装满黄金和珠宝的马车也一并送到。

        这可是从王宫内搜刮出来的,须不离和塞提阿是一分不动,全部给了白麒。

        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不离多等人,白麒策马上前,冲他们冷哼一声,问道:“谁是那不离多?”

        结果没人回应。

        塞提阿面色一沉,一脚将那不离多踹到白麒跟前,恭敬无比地说道:“白将军,这厮就是那不离多,是他勾结贵霜欲至大汉天军与不利!”

        白麒俯下身子,居高临下仔细打量了一眼那不离多,忍不住嗤笑一声,问道:“本将军真是感到好奇,就你这样的人也配跟大汉作对?告诉我,你这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玩意儿!”

        那不离多怯生生抬起头,在与白麒眼神对视一瞬间,立马吓的赶紧低下头颅,紧张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白麒直起身子,看向须不离和塞提阿道:“辛苦你们了,本将军信守承诺,既然你们帮大汉解决了一大隐患,便答应让你们继续过上富家翁的生活,你们的财产继续留着自己享用吧。”

        “多谢白将军!”

        塞提阿和须不离连声致谢,紧张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悬在心头的石块也总算是落了地。

        “至于你们,该如何处置呢……”

        白麒又看向那不离多等王族成员,轻甩手中马鞭,抬头做凝思之状。

        这时,那不离多总算认清了现实,再也不顾忌颜面,作揖告饶:“白将军,寡人知道错了,求你放过寡人,寡人愿意成为大汉世代友邦。”

        白麒略做沉思,随后点点头:“你这建议不错,勾结外敌陷害大汉重臣,然后卑躬屈膝在本将军面前卖惨乞求宽恕,嗯,唉你说该不该给他一次机会?”

        最后一句话是对副将王郃讲的。

        王郃轻声埋怨道:“督军,别闹了,你再怎么学,也学不到霍帅那率性的模样,人家多自然,你这……唉……”

        白麒无奈地白了王郃一眼:“就你嘴损,行了,既然如此,女眷留下给我们西北军还没成亲的兄弟讨一房小妾,至于男的,就怕他们记仇报复,所以嘛,为防万一,还是就地处决!”

        此言一出,那不离多和王族男丁吓的是魂不附体,齐齐哭着求饶。

        至于那些女人,倒是没有太大情绪波动,本身女子在西域地位比中原还低,即便在王宫之中的贵族女子也是相当卑微,只要能活下来,那就足够了。

        那不离多忙抱住白麒坐骑的马腿,大声哭诉道:“白将军,寡人真的知道错了,求你饶了寡人……”

        “啪~”

        话未说完,白麒狠狠一鞭甩在他脸上,脸色阴狠无比:“还敢自称寡人?那不离多,自你跟贵霜联合密谋以来,本将军就没打算放过你!

        当然,本将军也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只要你能主动将贵霜人的计划告知本将军,哪怕做个样子,本将军兴许也不会想过要你的命,

        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今日若放过你就是养虎为患,陛下知道也会责罚与我,所以,带着忏悔的心思,下地狱去吧,

        来人,拖下去,斩!”

        下一刻,一队手持宣花斧的新附军士兵二话不说来到那不离多等王族男丁身后,直接拖着他们来到不远处的沙地上,任凭他们如何哭喊,准备行刑的西域士兵都是无动于衷。

        “斩!”

        “噗呲、噗呲、噗呲……”

        随着一声令下,宣花斧直接将他们的脑袋和肩膀分离,足足一百三十名王族男丁,包括那不离多在内,尽数伏诛。

        行刑的刽子手都是西域士兵,但他们在屠杀这些王族成员时,内心非但没有丝毫波动,反而有一股莫名的快意。

        自从加入汉军以来,他们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福利待遇,早已把自己的命运和大汉紧密联系在一起。

        面对这群只会剥削压榨的王族权贵,他们当然不会有半丝心理愧疚,甚至有了吹嘘资本,昔日高高在上的王族,居然被自己砍了,说出去多有面子。

        看着满地尸骸,以及耳边不时传来妇孺的嚎啕大哭声,王郃摇摇头对白麒说道:“看来,少不得又有谏官在陛下面前弹劾你了。”

        白麒一脸无所谓:“让他们骂去吧,只要为了我大汉百姓从此能挺起胸膛立与这个时代,我白麒宁愿一辈子背负人屠骂名!”

        王郃苦笑着摇摇头,撇开话题道:“对了,白督军,末将有一事不明,今日这计谋似乎不像你的作风,到底谁出的主意?”

        白麒眼一眯:“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也不瞒你,前日收到诸葛侍郎的信,他建议本将军来个杀人诛心,不比屠戮一座城池来的效果强,

        所以,本将军就暗中命人联系须不离和塞提阿,共同演了一出戏,真没想到那塞提阿真是演的如此逼真,把段颎他们一行人都蒙过去了。”

        王郃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啊,诸葛侍郎也来西域了?”

        白麒点点头:“算算时日,再过两三日就到质新城了,他是这次随军参谋,有他在,阴谋诡计啥的就交给他去应对,本将军只管带兵打仗便行。”

        王郃想了想,又道:“白督军,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白麒:“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王郃:“白督军,末将觉得,你的杀伐气息实在太重了,是不是也该收敛一些?”

        白麒看了王郃一眼,回道:“王副将不必多言,本将军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胡人畏威不畏德,不杀的他们胆颤心惊,根本不可能对我大汉敬若神明!

        此次出征贵霜,本将军还会杀更多的人,不灭掉此国不足以显示我汉军天威!”

        见白麒如此偏执,王郃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