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小说 - 其他小说 - 全球狂宠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大家说

第十九章 大家说

        怀揣着无觉无惧轻生死,似鬼似神似疯魔的崩溃心态,冷若羽结束了一下午的课程,一脸木然地回到了家中。

        理所当然,此时家里等待着他的,是一家人兴高采烈的庆祝仪式。

        “啪啪啪!”

        “若羽,恭喜你!”

        “恭喜,恭喜!”

        “……”

        看着除了家人外,旁边还站着的一堆熟悉的,不熟悉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人们,冷若羽尝试着扯动了一下嘴角,最终,这已经冻住的嘴角还是没有被他给扯动。

        他冷若羽,心底的泪,冷若雨。

        或许,十六年前,母上大人在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了今天的“盛况”。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恭祝你生辰快乐,年年都有今日,岁岁都有今朝,恭喜你……”

        原来,今天居然还是他的生日?

        看着桌子上放着的一大个生日蛋糕,冷若羽眼里的泪真的忍不住流了出来。

        “傻孩子,有必要这么感动吗?”

        老妈杨知夏连忙给了他一个拥抱,冷若羽倒在母上大人怀里,整个人哭得泣不成声。

        在那之后,众人吹蜡烛,切蛋糕,闹得好不开心。

        大姑妈说,你看若羽这孩子,就是给咱们冷家争气,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一个s级战宠!

        冷妈连忙摆手,也不一定就是s级战宠,还要等有关部门的专家下来评定过后才能确定。

        小姨妈说,若羽这小子召唤出的,好像是当今唯一一只怪兽系战宠吧?真是太了不起了!

        冷爸嘴角一撇,整个人笑得好像裂开的老冰棍,这小子,不差。

        小舅子说,大家夸若羽也别忘了咱们家的若凝,这两孩子都是s级战宠,都特别争气!

        冷姐咬了一口手里的蛋糕,连嘴角的奶油都没来得及擦掉就连忙说到,他将来,肯定比,我厉害。

        ……

        之后的时间,冷若羽在一众亲戚一脸惊叹的目光下,拿出“自欺欺人”书,好像被处刑一样面无表情地当众秀了一圈。

        然后又在母上大人期待的目光下,睁开了那双如熔火般流淌的帅气“黄金瞳”,并且满脸写着高兴,浑身充满干劲(指眼眶红肿,有气无力)地和众人大闹了一通。

        酒桌上推杯换盏,人人都在笑。

        可惜,你们的喜悦,我感受不到。

        此时此刻,冷若羽终于理解了:有些时候,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这句话的含义。

        大家闹得很开心,此刻的他却只觉得吵闹。

        等到夜色渐渐深了,一众亲戚离去,打扫完凌乱的客厅之后,冷若羽走上天台,仰头看着无星的夜色发呆。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准备好,在这个世界走这一遭。

        他才十六岁,今天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却经历了太多太多。

        人终会长大,只是他的成长过程太过惨烈,颇有种揠苗助长的味道。

        此时此刻,唯有套用一句中二十足的话语能够抚慰他的心灵:

        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加强大!

        感受着黑夜里片刻的孤寂,冷若羽低垂下冰蓝色眸子,开始思考起今后要走的路。

        九只本命萌宠已经指望不上了,为今之计,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天赋,战技,体魄,外力辅助……

        照着现在这条路子成长下去,他感觉自己将会成为召唤师之中的异类。

        虚假的召唤师,成群结伴的召唤兽,孱弱的身体,躲在自家战宠后面瑟瑟发抖。

        真正的召唤师,磐石般的强大体魄,不可思议的夸张战技,挡在瑟瑟发抖的战宠前面力挽狂澜。

        很好,照着眼前这个思路发展下去,以后班里其他人进行多少训练,他全部翻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内心稍微给自己打了打气,冷若羽突然发现,之前一直趴在他领口口袋睡觉的小哥总好像不见了,在天台上找了一圈无果之后,他果断结束召唤,因为他担心小哥总在外面遇到危险。

        即使是死后能够在魂海重生的本命战宠,冷若羽仍然不希望这小家伙在外面受到伤害。

        从这一点来看,虽然他遇到夸奖容易骄傲自满,膨胀得没有逼数,但本质仍然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倒霉孩子。

        另一边,因为召唤小哥总的消耗和冷若羽自身的精神力比起来,就好像大海里面的一滴水,还没消耗就已经回复满了,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取消小哥总的召唤。

        这也就导致了冷若羽回家“庆祝”的时候,嘈杂的环境吵醒了躲在他怀里酣睡的“哥斯拉”。

        小哥总闲来无事,就从他怀里溜了出去,在大街上巡视起自己的“领地”。

        突然间,它好像从某个小巷子里嗅到了一种可疑的血腥味,循着这股血腥味,它一路上跋山涉水,穿过细小的墙壁缝隙,攀上颓圮的残垣断壁,甚至钻进了人迹罕见的干涸下水道……最后终于在某个陌生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只刚死去不久的战兽。

        这是一只像独角兽那样拥有神圣属性的野生战兽,有着彩虹般的鳞甲和格外优雅的身姿,外形看起来好像一只鹿,即使已经死去,那强大的实力仍然对小哥总有着非常强大的阶级压制。

        颤抖着小身子勉强来到鹿形幻兽倒下不远的位置,一颗散发着奇异光芒的半透明珠子顿时出现在了小哥总的面前。

        在本能的驱使下,小哥总一口将这颗珠子吞进了肚子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四下寻找无果的冷若羽果断结束了召唤,把小哥总拉回了魂海契约书内。

        不久后,循着鹿形幻兽一路上留下的踪迹,两道人影同时出现在这个阴暗的角落。

        “幻梦麋鹿已死,它身边没有找到‘梦境密匙’。”

        两人对着通讯设备说着什么,与此同时,一枚黑色的菱形设备突然飞到幻梦麋鹿正上方,开始旋转着一圈又一圈的扫描起了四周。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片空间终于传出一声冰冷无情的机械合成音:

        “检测失败,未发现任何能量残留……”

        “怎么可能,哪怕路边的一只老鼠或者一条蚯蚓经过这里都会留下能量痕迹,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彻查这座城市内所有拥有掩盖能量波动天赋能力的召唤师,除此以外,继续去‘梦境花园’搜索其他幻梦麋鹿的踪迹。”